故乡的桃花开了
三年级 记叙文 3505字 578人浏览 beiwangchung

三月,是一个鲜花的季节。桃花、杏花、梨花、李花...... 漫山遍野,争奇斗艳。春暖花开,情系山野,我似乎和桃花有一个约定。周末,我邀约几个成都的朋友,来到故乡施家镇赏桃花。一下车,一枝枝,一树树,一蔟蔟姹紫嫣红、绚烂无比的桃花,便映入了我们的眼帘。朵朵风情万种的桃花,如个个美丽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争先恐后、含情脉脉地展示出她那最妩媚的微笑,等着游人亲近她们。清晨,阳光如同一条条金色的丝带,流淌在一片的桃林之中,让粉嫩的桃花更加鲜美动人,也为春天增添了更多艳丽、更多温情。一株株桃花天真灿烂地开着,每一瓣花瓣都那么柔软娇嫩,好像轻轻一碰就会飘落下来似的。我们漫步在桃园之中,只见蜜蜂在花间穿梭,彩蝶在枝上飞舞,嘤嘤嗡嗡的吟唱着。春风轻轻的吹拂着,觉得舒服极了,一股股花香沁人心脾,感到神清气爽,我感叹道,真是“吹面不寒杨柳风”啊。在这里,城市里那种钢筋混凝土中的孤独、寂寞早已荡然无存。一树树桃花,粉得似霞,红得似火,让人目不暇接。抬头看到的,是桃花,低头看到的,还是桃花,闭上眼睛闻到的,依旧是桃花。站在桃园的小径上极目远眺,一层淡淡的薄雾漂浮在山坡上,微弱的霞光洒在桃树上,弥漫在桃林间,把远处、近处的景物染上了浅浅的粉红色。满山遍野的桃树,绽放在枝头、枝丫间的桃花,在微风的吹拂下,则精神焕发地摇头晃脑、手舞脚蹈。粉红的雾浮游缠绕在粉红的花间,粉红的花颤动绽开在粉红的雾间,使桃林红成一片,这山坡也红成一片。一朵朵桃花像一个个舞女,翩翩起舞,争先恐后地舒展着她们婀娜多姿的身姿。桃花总是开放在令人喜悦的季节,你看桃花挨挨挤挤的开放在树上。每一朵都象搽过胭脂似的,粉红艳丽。有的花躲在叶子后面,羞羞答答,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有的单独开放在高高的枝头上,扬起头颅,像一个傲慢的女郎。这些桃花呀,春风将她吹红,春风也被她熏香。也许冬天太残酷,积累了一个冬天的能量,等春风一到,就争先恐后的次第绽放,是为了显露自身绚烂,还是弥补迟到的春天,朵朵桃花都角逐枝头,互相抢占春光。阳光灿烂中,她艳丽得几乎燃烧;细雨迷蒙里,她又娇柔得惹人怜爱。无论晴天,还是雨天,她总是那么妩媚动人;无论浓烈,还是清淡,她都不失婉约和温柔。无论是人们把她喻为丽人也好,还是比喻成红霞也罢,她不为招蜂引蝶,只是绽放属于自己的美丽,只是为了不负春风。她“俏也不争春”,“总把春来报”。她站在高高的枝头笑迎春至,目送春归。当她初绽枝头时,觉得春天是舒缓清淡的;当她花开满树满林时,又觉得春天是热烈奔放的。她们犹如天上的红霞扑向了大地,一时间,天是红彤彤的天,地是红彤彤的地,到处是红彤彤的世界。我们陶醉于这粉红的花雾间,好像人坠入红色的烟雾之中。这时感到地是红的,天是红的,人是红的。我们爬在高高的山坡上,这时再看那些桃花,犹如一团团细小的火苗,燃遍了整个山林,温暖着周围的空气;燃烧着整个天地。这些桃花在一片金黄色的油菜花和雪白的梨花映衬下,显得异常甜美,异常娇艳和高贵。含苞欲放的,个个都抿着小嘴;盛开枝头的,朵朵都袒露笑脸。每一朵桃花都开得那么认真,那么努力,让人情不自禁地脱下棉衣,换上春装,展露出轻盈的身姿。白色的梨花洁白如玉,红色的桃花鲜艳似红霞,黄色的菜花金黄似流云。。不经意间,一阵春风从我们身边吹过,几片尚未开尽的花瓣飘落下来,坠入泥土,我的心突然激烈地颤动一下。桃花的美,弱不禁风啊!我不禁想起了《红楼梦》里的黛玉葬花:“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真是无限的感慨。你看,那些你刚刚还在枝头昂首微笑的花儿,眨眼之间便落入了地下,“零落成泥碾作尘”,这种现实实在有点让人不忍,这时一丝毫没有来由的悲凉从我心底犹然升起。娇艳的桃花生命是及其短暂的,盛花期就一个星期左右,短暂的生命也许对它有点残酷。不过,我认为,其实,任何美的东西都有一定的时限。人也是一样,有少年、青年、中年、老年,这是客观规律。人生不要要求得太奢华,有时候,要求得太多会感到心累。人的一生中只要做过一两件自己满意的、成功的事,人生只要绽放过,热烈过,就不错了,踏踏实实的工作,踏踏实实的生活也就够了。桃花年年开,年年败,又年年开不败,因为花开花落是一种生命规律,只有我们将内心的那

朵桃花呵护好,你脑子里便会有永远开不败的娇艳的桃花。三月,是一个鲜花的季节。桃花、杏花、梨花、李花...... 漫山遍野,争奇斗艳。春暖花开,情系山野,我似乎和桃花有一个约定。周末,我邀约几个成都的朋友,来到故乡施家镇赏桃花。一下车,一枝枝,一树树,一蔟蔟姹紫嫣红、绚烂无比的桃花,便映入了我们的眼帘。朵朵风情万种的桃花,如个个美丽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争先恐后、含情脉脉地展示出她那最妩媚的微笑,等着游人亲近她们。清晨,阳光如同一条条金色的丝带,流淌在一片的桃林之中,让粉嫩的桃花更加鲜美动人,也为春天增添了更多艳丽、更多温情。一株株桃花天真灿烂地开着,每一瓣花瓣都那么柔软娇嫩,好像轻轻一碰就会飘落下来似的。我们漫步在桃园之中,只见蜜蜂在花间穿梭,彩蝶在枝上飞舞,嘤嘤嗡嗡的吟唱着。春风轻轻的吹拂着,觉得舒服极了,一股股花香沁人心脾,感到神清气爽,我感叹道,真是“吹面不寒杨柳风”啊。在这里,城市里那种钢筋混凝土中的孤独、寂寞早已荡然无存。一树树桃花,粉得似霞,红得似火,让人目不暇接。抬头看到的,是桃花,低头看到的,还是桃花,闭上眼睛闻到的,依旧是桃花。站在桃园的小径上极目远眺,一层淡淡的薄雾漂浮在山坡上,微弱的霞光洒在桃树上,弥漫在桃林间,把远处、近处的景物染上了浅浅的粉红色。满山遍野的桃树,绽放在枝头、枝丫间的桃花,在微风的吹拂下,则精神焕发地摇头晃脑、手舞脚蹈。粉红的雾浮游缠绕在粉红的花间,粉红的花颤动绽开在粉红的雾间,使桃林红成一片,这山坡也红成一片。一朵朵桃花像一个个舞女,翩翩起舞,争先恐后地舒展着她们婀娜多姿的身姿。桃花总是开放在令人喜悦的季节,你看桃花挨挨挤挤的开放在树上。每一朵都象搽过胭脂似的,粉红艳丽。有的花躲在叶子后面,羞羞答答,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有的单独开放在高高的枝头上,扬起头颅,像一个傲慢的女郎。这些桃花呀,春风将她吹红,春风也被她熏香。也许冬天太残酷,积累了一个冬天的能量,等春风一到,就争先恐后的次第绽放,是为了显露自身绚烂,还是弥补迟到的春天,朵朵桃花都角逐枝头,互相抢占春光。阳光灿烂中,她艳丽得几乎燃烧;细雨迷蒙里,她又娇柔得惹人怜爱。无论晴天,还是雨天,她总是那么妩媚动人;无论浓烈,还是清淡,她都不失婉约和温柔。无论是人们把她喻为丽人也好,还是比喻成红霞也罢,她不为招蜂引蝶,只是绽放属于自己的美丽,只是为了不负春风。她“俏也不争春”,“总把春来报”。她站在高高的枝头笑迎春至,目送春归。当她初绽枝头时,觉得春天是舒缓清淡的;当她花开满树满林时,又觉得春天是热烈奔放的。她们犹如天上的红霞扑向了大地,一时间,天是红彤彤的天,地是红彤彤的地,到处是红彤彤的世界。我们陶醉于这粉红的花雾间,好像人坠入红色的烟雾之中。这时感到地是红的,天是红的,人是红的。我们爬在高高的山坡上,这时再看那些桃花,犹如一团团细小的火苗,燃遍了整个山林,温暖着周围的空气;燃烧着整个天地。这些桃花在一片金黄色的油菜花和雪白的梨花映衬下,显得异常甜美,异常娇艳和高贵。含苞欲放的,个个都抿着小嘴;盛开枝头的,朵朵都袒露笑脸。每一朵桃花都开得那么认真,那么努力,让人情不自禁地脱下棉衣,换上春装,展露出轻盈的身姿。白色的梨花洁白如玉,红色的桃花鲜艳似红霞,黄色的菜花金黄似流云。。不经意间,一阵春风从我们身边吹过,几片尚未开尽的花瓣飘落下来,坠入泥土,我的心突然激烈地颤动一下。桃花的美,弱不禁风啊!我不禁想起了《红楼梦》里的黛玉葬花:“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真是无限的感慨。你看,那些你刚刚还在枝头昂首微笑的花儿,眨眼之间便落入了地下,“零落成泥碾作尘”,这种现实实在有点让人不忍,这时一丝毫没有来由的悲凉从我心底犹然升起。娇艳的桃花生命是及其短暂的,盛花期就一个星期左右,短暂的生命也许对它有点残酷。不过,我认为,其实,任何美的东西都有一定的时限。人也是一样,有少年、青年、中年、老年,这是客观规律。人生不要要求得太奢华,有时候,要求得太多会感到心累。人的一生中只要做过一两件自己满意的、成功的事,人生只要绽放过,热烈过,就不错了,踏踏实实的工作,踏踏实实的生活也就够了。桃花年年开,年年败,又年年开不败,因为花开花落是一种生命

规律,只有我们将内心的那朵桃花呵护好,你脑子里便会有永远开不败的娇艳的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