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
初一 议论文 1852字 219人浏览 风偏11

青春是个小剧场,开幕落幕,你方唱罢我登场。——题记Act

1入学唐钠是怀着极度景仰的心情踏入这个校门的,Y中的校名在烈日之下金光闪闪,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这就是父辈们口中的圣地啊。轻快地来到报名处,唐钠只见硕大的家长接待室里庄严威武地坐着几位老师。自己窗前的是一位从满脸褶子一看便知道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接待室里的大吊扇呼啦呼啦地着,老先生头顶仅剩的几缕头发也欢快地随风摇摆。“名字?”老先生突然开口。“唐钠。”洪钟般的声音吓得唐钠赶紧回神,老实交代。Y中的老师果然厉害,那一笔张牙舞爪龙飞凤舞的草书在辨识度上可以与张旭媲美,在质量上可以与唐钠媲美。尽管如此,唐钠还是认出了那个斗大的错字儿。“老师,不是这个‘娜’,是那个‘钠’。”“那是哪个‘娜’?”狮子吼震得众人心跳慢了半拍。“钠镁铝的‘钠’。”“那美女?”一群小乌鸦从唐钠头顶飞过,老先生您是教哪一科的,思想还挺前卫。唐钠抹了把汗:“金字旁加个内。”“这不结了吗?”老先生明显是在质疑唐钠的表达能力。就这样,唐钠开始了忙碌的高中生活。在历史课上她重逢了“狮子吼”老先生;还认识了同班的阿瑟同学,阿瑟之所以叫阿瑟,是因为她最喜欢得瑟。趁着周末,唐钠去书店买了一摞教辅资料,不过也就在开学第一个星期做了那么几道题吧。初秋的风吹起,资料的空白页被哗啦啦吹起,日历也被哗啦啦地翻过。Act

2分科马上就要分科了,选文还是选理,好纠结。这是众多如唐钠一样文理科成绩都一般的同学最伤脑筋的问题。郭敬明写了篇《七天里的左右手》来阐述分科之痛,可是唐钠更为悲催,她没有七天,只有24小时。左手还是右手?历史课上,“狮子吼”老先生照旧操着一口夹杂着普通话的方言讲秦皇汉武,唐钠完全听不懂。而阿瑟却两眼泛着桃心说这是范儿,阿瑟是铁定选文的。物理课上,“国字脸”先生写了一黑板的火星文,然后在噼里啪啦讲完一道解答题后,春风满面地说道:“这道题真的很简单。”唐钠嘟囔道:“可我还是不会啊。”阿瑟摇头晃脑:“要不你也选文,咱俩双宿双飞,我把历史笔记借给你看,放心,价格绝对优惠。”唐钠接过笔记,看了5分钟后哭丧着脸说:“姐姐,你的笔记上怎么这么多字啊!”阿瑟叹了一口气:“你这个扶不起的阿斗。”晚上坐在书桌前,唐钠决定用最经典的方式解决问题———抛硬币,正面选文,反面选理。硬币落地的声音清脆无比,反面的花纹冰冷冷地折射着灯光。唐钠深呼吸,一甩头,大有江姐、刘胡兰英勇就义之势,在理科前的方框重重画下了勾。分科已数月,唐钠在二楼的某个阴暗角落里与物理题死磕,阿瑟在三楼摇头背书。放学后,唐钠问候阿瑟:“日子可还滋润?”“风景这边独好。”好几个星期前,阿瑟就已经得瑟过:她的新位子刚好可以看见学校里的白鸽。唐钠默默想起了书包里惨不忍睹的试卷。唐钠不断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着那个座位,以及座位上的那个人———今天他的头发有点乱,目光有点散,嘴角没有笑意,蓝格子衬衫很好看,手里的笔一定是新买的……唐钠日复一日地用余光向那个座位行着注目礼,收藏着他的一点一滴。她有点着魔,有点入迷,全然听不见“国字脸”先生在讲什么。“国字脸”先生神情兴奋,仿佛正在指点江山:“所以,这道题的结果是虾米坏坏一笑,突然轻声喊道:“唐钠。”“到!”唐钠高声答道。“国字脸”先生愣了一下,全班哄堂大笑。唐钠满面绯红,余光扫过,只见他的嘴角也牵了起来,唐钠恼羞成怒。5秒钟后,虾米低喊:“我知道姐姐你指甲尖……喂,喂……别拿我胳膊不当回事儿。”课后,虾米和阿瑟历尽千难万险,吃尽千辛万苦,几经周折终于弄到了他的手机号码。唐钠是个内向的好孩子,她一面埋怨两个死党太冲动,一面忍受着内心一千伏高压的冲击。终于,在虾米的鼓动和阿瑟的威胁下,唐钠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发出了一条表白的短信。忐忑不安了很久之后,唐钠收到了一条简短的回复:对不起。从此,唐钠对“对不起”这三个字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阴影。无论虾米和阿瑟怎么花心思,唐钠都像一条因中暑而伏地不起的狗一样一蹶不振,同样一蹶不振的还有她那日渐下滑的成绩。“国字脸”先生开始关注唐钠了,特地找她进行了单独谈话。在接受了一番思想教育之后,唐钠若有所思。然后她无意间在杂志上看到了几米的一句话:看见的∕看不见了∕夏风轻轻吹过∕在瞬间消失无踪∕记住的∕遗忘了。唐钠释然一笑。落幕唐钠重新找出那些空白的教辅资料,在深夜温暖的灯光里埋下头去。自己选择了理科这条路,跪着也要走下去,不是吗?青春剧场里的每一个剧本内容都是相似的,但细节却各有各的精彩,在这幕剧里,你看到自己的影子了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