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来得异常早
初一 散文 809字 85人浏览 追求糜烂的生活

在一切的拘束下,也始终不懂究竟是什么在作怪,清冷了许多,淡薄了许多,空洞了许多……今年的秋天,好似比往年来得要早些,要快些,也要冷些,在这莫名的突变中,也不知是不是神经错乱了,脑袋里总会划过一些零碎的画面,想去抓住,却又抓不住。

见着满眼的纷繁褪变成了带着褶皱的透心凉,心中总是会莫名的颤了又颤,总觉得好像是在什么的摧生下空灵了不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以前的时候,似乎异常的喜欢坐公车,总是把脸贴在窗玻璃上,看着窗景特别快的划过眼睛,有种视觉的冲击,用眼角的余光去扫,却只看到下一个路标,耳边,还有飒飒的风声留下的余温,灵魂就总是很容易的出窍了,外面的一切,很像经过精心编排的戏剧,渐趋麻木的做着一件事,等同于昨日的你,这种生活总是让我特别的害怕,因为我怕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也是同等麻木的神经,主观的来说:就是一个没有生命气息的躯干在做着一件昨天并未做完的事,比起去背10个复杂难懂的方程式还要没有追求,枯燥难闻,很难想象在一个已然索然无味的环境下还手脚并用地利索着一些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现在的我,特别喜欢走路,也不知是谁总喜欢在我耳边说:“走走更健康。”感觉上讲,就是留下遗世而独立的一个我,行走在不算干净的街道上,走走停停,前前后后都有一种看破红尘的味道,却始终是一种不堪重负的想象价值观。跟公车上不同,在公车上,好像是我在看她,他,他们(她们),好像是我在看一部戏子般虚华的片段,透过橱窗看表演的感觉。明亮。伤感。无穷尽。而走路的多重视觉感官告诉我的不是那种我看世界,无人看我的高仿视觉感,给我留下一种别人看我的特种感觉,好像我才是戏子里的角色,一遍一遍地做着那种毫无追求的事情。空洞。无灵。没出口。背后刮起一阵寒冷,缩缩肩,抱成团,低头看着地面,缓缓地走。

走着走着,地上有了影子,影子上透着金黄,从指缝里看天,看到的是太阳,我笑了,突然想起一句话:有些路很远,走下去会很累,可是,不走,会后悔……

初一:张睿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