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宜昌三峡人家
五年级 记叙文 2316字 408人浏览 hansh300

二儿子和三儿子买断后在宜昌创业并安家。二媳妇二0一一年十月喜得千金,我带老家客人到宜昌祝贺,也顺便带众人游览了宜昌市的著名五A 级景点三峡人家。

一行九人(另加三个一岁半到两岁四个月的孩子不需要买票)每人在旅行社花费170元后随团,倒也不算太贵。三儿子代表他们的公司为我们这次三峡人家的游览抢先买单,让我有一种廉颇老矣必须退居二线之感。当然,看到儿子的诚挚,我内心感动。看来,幸福还是当今世界的主旋律。

二0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在宜昌葛洲坝上游的坝前码头坐上游船。脖子上挂着旅行社配发的旅游胸牌的游客,把一个偌大的船舱挤坐得满满当当。年近七旬的老嫂子一辈子与泥土打交道,从没出过远门,更没见过外面世界的风光,这次也能和电视上的人们那样去旅游而且是有导游陪伴的随团而行,让她更是欣喜异常。从建南井队赶到宜昌来的魁伟健壮的侄女婿,则荣幸地成为了我们一行人中背载沉重的装着饮水和食物旅行包的后勤保障人员。 八点整,汽笛鸣响,游船起航,缓缓朔江而上。长江的江水由于葛洲坝的阻隔而波澜不兴,异常清冽。虽值初冬时节,沿江的山峰上却还是绿树掩映,碧草茵茵,苍翠依然。峡江两岸鬼斧神工,峭壁千刃。顺江西行,长江三峡之一西陵峡的壮丽风光扑面而来。一个小时左右的航程在新奇与兴奋中度过。

来到三峡人家旅游点索道码头上岸,大伙如离弦之箭,纷纷挤往索道入口处争相乘索道上山。不一会儿,我们一行人也相继坐到了四周透明全封闭的索道吊舱里。老嫂子在坐上去的一刹那间,紧张地拉住了我的胳膊。第一次坐在索道的吊舱里于树梢和山头上飘移的滋味,让干惯了农活的她一时难以适应。我微笑给予鼓励,她才慢慢让紧张的心绪平和下来。随着吊舱在树梢的上空向山顶的移动,随着海拔高度的增加,斜下方的长江慢慢变成了一条飘在山谷间宛蜒曲折波光粼粼的缎带。借助索道的便利,林木遍布荆棘丛生悬崖断壁的西陵峡的山峰,也让我们骄傲地踩在了脚下。

站在索道出口处的一个用铁道枕木一样的实木建成的硕大观景平台之上,心胸为之豁然开朗。但见景点之处林木森森,薄雾轻浮,江水如练,群峰竞秀,峡江风光尽收眼底。突兀而出的酷似唐僧师徒西天取经的四块巨石,让人眼睛一亮。导游小姐介绍说,每当夕阳西照,晚霞映衬峰顶,远远望去,它们仿佛灯影戏幕上的《西游记》人物造型。灯影石即由此得名。看到其惟妙惟肖的轮廓,不得不让我们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叹为观止。这里也就是西陵峡中著名的灯影峡了。

沿途的观光线路旁,全是用在其它景区不可多见的粗壮的实木围成的护拦,很多游览栈道也是用这样的实木凌空在绝壁上建成。这样的创意,更凸显出三峡人家景点的典雅与奢华。大概昔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历史典故中的栈道也不过如此吧。顺着观光线路绕过灯影石一路下山,真是一步一景,步步皆画,画在景中现,人在画中游。

此时,一块白色的巍然屹立于绝壁之旁如碑石一样的巨石映入眼帘。这就是长江西陵峡中中外闻名的石牌。它高40米,宽12米,厚4米,重达4300余吨。长江在这里突然右拐弯110度,形成一个巨大的月牙形。这就是长江三峡第一弯,称之为明月弯,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位于长江拐弯处南岸顶端的石牌村也因这块石牌而得名。抗日战争时期,被称之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就发生在这里。

导游小姐一反在其它景点轻描淡写解说之常态,浓墨重彩地向游人们介绍了曾经在石牌所发生的国军浴血抗击日本侵略军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故事。

抗战时期,日军侵占宜昌后,石牌便成为保卫陪都重庆的第一道门户,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如果石牌失守。日军会顺长江长驱直入攻克重庆并占领整个大西南。这样,中国就必将遭受亡国之灾。蒋介石对石牌要塞的安危极为关注,他不止一次地给六战区司令官陈诚、江防军总司令吴奇伟拍来电报,强调要死保石牌要塞。死守此要塞的第十一师师长胡琏在石牌的猎猎江风中给老父和妻子写下遗嘱,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不成功便成仁,再没有别的选择。他决心与石牌共存亡,并把师指挥所推进到离火线很近的虫客蚂包,亲临指挥。战斗之艰苦,之惨烈,之悲壮,为八年抗战中鄂西战事所绝无仅有。 国军从宜昌到石牌之间铺开,阻挡十万精锐日军空中地面猛烈炮火的进攻。几十公里长,几十公里宽的丛山峻岭间,枪弹横飞,杀声震天,每一个山头,每一条河流都在反复争夺。鲜血染红了河水,也染红了山岩。镇守石牌的国军与日本王牌陆军面对面厮杀,贴身肉搏,喋血拼刺。石头被日军的猛烈炮火打烂了,树木被打成了树桩,泥土被炮火翻了个遍,但是国军将士却象钉子钉死在石头上一样,一步也没有后退。那个挡住了10万日军西进铁蹄的石牌关隘,被我数万抗日将士的鲜血染红。胡琏将军及其英勇的国军将士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座高大的城墙,这道城墙遮挡着了尚未被日寇的侵略战火摧残的半壁江山。

石牌保卫战,彻底扭转了中国抗战的局面。此后,日军节节败退,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曙光。

导游小姐的讲述感动着每一个游客,只知道我们的宣传机器宣传的地道战地雷战和平型关之战的游客们,听着这些闻所未闻的抗战故事,看着现在已是葱郁秀丽风景别致的昔日战场,感慨唏嘘不已。

绕过带有沉重的历史印记的巨大石牌,来到巴王宫,这就是所说的山上人家了。巴王宫是一座雄伟巍峨的石材和木质建筑。其古朴典雅的装饰,沉稳厚重的风格,木制的机弩等大型攻防设备,让我们领略到了三峡先民的勇敢勤劳和智慧。我们走进了巴人部落,走进了一个神秘的远古时期,走进了最后一个巴王和他情人凄美的爱情故事里。

在巴王宫的作坊一条街,每一件物件和陈设,无不反映出古代巴人浓郁的生活气息。听着两位身着巴人服饰的老人弹着三弦唱着流传两千多年的南曲,且看春去夏来,江风渔火渔歌唱晚的意境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