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之死
初三 其它 745字 1866人浏览 lisa4212

离开酒店,孔乙己漫无目的的

走着。他躬着背,高大的身材已经变得极其消瘦,脸色苍白,皱纹间的伤痕显得格外分明,一部花白的胡子耷拉在嘴上,遮去早已干裂的嘴唇。身上依旧披着那件破烂不堪的长衫,灰黑色的布料上一道道血丝依稀可见。伴着暗红的夕阳余晖,孔乙己用手挪动着自己身体艰难的向前,从远处望去像极了一个濒死的小老头子。

傍晚的街巷并不冷清,往来的人似乎都对这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残疾人”而感到特别的好奇。认识他的人嘲笑他,不认识他的人冷漠他,没有人上前给上一句最简单的安慰。孔乙己似乎什么以没有看见,又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些。一群嬉闹的孩子从他身边跑过,是那些曾经问过他要茴香豆的邻舍家的小孩,孔乙己依然记得。那些孩子在他面前停下,如往常那样把小手摊在孔乙己面前要豆吃。孔乙己苦笑,却又立即扬起微笑看着这些单纯可爱的孩子,“无哉,无哉。无乎哉?皆以……”“离我家孩子远点!”一个尖利的怪声打断了孔乙己的话,接着就拉着自己家孩子走了,背后还留下了几句恶毒的咒骂。其他的孩子也便在周围人的笑声里走散了。

孔乙己收起那先前的笑,他本以为这个鲁镇除了嘲笑之外还会有人继续陪他说说话的,即使只是一个小孩子的索要,他都会觉得至少有人还会留意着他。但是如今他已经什么也没有了,留给他的只有残缺的双腿,令人叫骂的口碑,冷淡的人心……现在还会有谁比孔乙己更加的落寞呢?没了吧。

天色越来越黑,夕阳退去,月光冷冷地打在孔乙己的脸上。从傍晚到现在,孔乙己一直在走,没有停歇。是在寻找新的路吗?还是在单纯发泄多年来的不满?他走了好久好久,出了鲁镇了吧。孔乙己来到一个悬崖边,望着脚下深不可测的幽邃,想着别人的嘲讽与戏弄,眼圈渐渐得红了。又心一狠,跳崖,死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自此鲁镇消失了这个叫孔乙己的人,只有酒店的掌柜还天天念叨着那19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