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艾草
三年级 记叙文 781字 166人浏览 痴情的峰哥

姥姥的艾草

闲暇之余,托腮静思,姥姥与艾便总浮现在心中,激起一片波澜。 姥姥喜欢艾草,说能带来好运。

记得从前,随父母来过姥姥的园子,到处是绿色。艾也过于青翠,隐在草丛中,无处寻觅。我挽起袖口,刚伸手就觉得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定睛一看,是些带刺的野草,而那艾竟在又高又大的荆草后面,挺拔着,耸立着。我若脱兔般跳上石板,一手捏住艾草把它固定好,一手掐住下面的茎,用力往上一提,再在顶端处往下一折,一簇鲜嫩的艾就像听话的娃娃落入我的手里,青绿色的汁液便顺着手臂流淌下来,一丝清凉。我蹲着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艾草,一株也不放过。姥姥也笑着让我们多采些,说来年再种,能迎来好运气。

姥姥没上多几年学,未读过几部书,对家人的爱,也总碍于言表。于是,那一株株,一簇簇无疑便成了最好的载体。她总会在我们都出门时提一个小袋子,挤过拥堵的公交车后爬上五楼,不言,不语,将一頡艾草置于门前,心满意足地离开。有时她也会分给邻居些,“好运不能全给自己,大家快乐俺才乐”这是她的口头禅,人生经。此后,家门前,楼道中,便总充盈着艾草的香气,流淌着浓浓爱意。

由于上学的缘故,我搬了家,许久没有见过她,固然也没有那魂牵梦绕的艾香了。当我以为只能在回忆中寻找艾草时,一枚香囊摆在了我的桌上。三角形的小袋,正中央的一颗红石,金丝缕缕描绘出的边框,散发着闲神的清香。欣喜之余,却已勾出了一丝惆怅——姥姥年事已高,竟让她亲自为我这般操劳。清晨的阳光斜射到层层金丝上,仿佛折射出了她即使戴着眼镜也要紧眯着双眼缝线的模样:仿佛折射出了她拖着身子尽力下床到菜园中细心挑选的神态:仿佛折射出了他将香囊交给母亲是的那一份宽慰与释然。我终没有克制住,任凭眼泪打在香囊歪歪曲曲的“考试好运”上。

艾的香气永远不会散尽,

那万绿丛中高耸坚挺的身影;街坊楼道里时常来回的脚步:对子女无言表达,却又语之不尽的爱,永远定格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