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游戏:某个冬天的麦田守望者
高二 散文 3094字 65人浏览 粮毓

一场游戏

◎ 林歌

爱情这种东西,很早就进入了我的生活,早到已经记不清具体的年代。在那个刚刚萌生爱情的季节里,春天刚刚来临,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一种大地复苏的生机,我们便趁着周末的时候,到南城门外的湖边去寻找那一个春天的浪漫气息。那个时候,南城门外的那一片广阔的草地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完全开发出来,周围也没有被围上钢铁的栅栏,随便每个人随便地进进出出,不用买上两块钱一张的门票,所以,从草地的边缘高处远远地望去,你可以发现那些刚刚萌发出来的青草上面,从早到晚都躺满了各种各样的人群。在他们之中,有浪迹天涯的乞丐,有从学校里逃课出来约会或者干坏事的学生,还有各种已经进入青春期的青年男女在上面做出各种下流的动作。很显然,我们则属于中间的那种类型。闲来无聊的时候,我们便跑那个整日都蹲在草地上乞讨的乞丐那里,从他的破碗里的抢一些零钱,去买零食或者冰棍吃。要么就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向那些正在做各种下流动作的少女那敞开的衣领里扔小石头,看谁能够击中那两只跳动不已的小兔子。而在更多的时间里,我们则是在草地上玩游戏,在上面吃东西,有时候干脆什么也不做,直接躺在上面睡觉。其实,也不是真的在睡觉,而是睁着眼睛,看着天空中那些浅黄色的阳光铺天盖地地飘落下来,飘入我们那些年轻而懵懂,犹如油墨般黑亮的瞳孔之中,发出天真而求知若渴的光,那个时候,我们才真正懂得,年轻真好。

现在,当我对着电脑敲出这些深深埋藏在记忆的片段的时候,都忍不住一时的冲动,而手舞足蹈起来,一不小心就敲出一大段的乱码,然后,再一字一句地删除掉。我想,我的大脑已经完全陷入了记忆的荒漠之中了。当我对着开始敲出那些日渐模糊的记忆的时候,那些褪色的画面又开始重新复苏。以前看《圣斗士》的时候,老是看见星矢大喊,爆发吧,我的小宇宙,总觉得这哥们儿脑袋有毛病,什么小宇宙不小宇宙的,你举着个拳头在那里手舞足蹈的有什么用呀。现在才终于明白,其实,他所谓的小宇宙就是我们内心的世界。记得雅典娜曾经说过,在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小宇宙。我想,我的小宇宙就是残存在我记忆中的那些残存的已经褪色的画面,就像是墙壁上脱落的碎片。踏入社会,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之后,还真是怀念那一段纯洁无暇的快乐时光呀。我记得某个作家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这样的,当一个人开始怀念他的过去的时候,就说明他已经开始老了。我即将度过我人生中的第二十四个生日,而二十四岁也正好是人生中最灿烂的季节,在这个灿烂的季节里,我本应该去憧憬那些美好的未来才对,可是,我却在对着我的电脑开始回忆。当我开始回忆的时候,才豁然发现,原来时间过得真快,在一眨眼的工夫里,二十年的光阴就这么匆匆过去了,快得简直不可思议。

当我把双手按在键盘之上,对着那些正在飘落着满地樱花花瓣的屏幕,敲击出这些文字的时候,才忽然想起,在这二十年之中,很多东西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其中包括我们的外貌,我们的人生,我们的理想,甚至是我们的思维。大概谁也不会想到,二十年前那个口口声说要做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到月球上探险的黄毛小子,如今却一本正经地坐在电脑前,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正在把他二十年前所想象的那些东西,和在这二十年之中所发生过的东西,一字一句地敲进电脑里,写进书里,作为一种终身的职业,这不能不说这就是上帝对我们这些人的戏弄吧。所谓人生如戏,如今,我虽然没有入戏,可是,我的人生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与之一起发生变化的还有我的理想。小学的时候,我的理想是能够尽快地考上

初中,因为上了初中就可以骑上自己心爱的自行车到处乱跑了;初中的时候,我的理想是能够考上高中,因为上了高中之后就可以在学校住宿,从而摆脱父母的视线,再也不用整天听他们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唠叨;高中的时候,我的理想就是能够考上大学,因为上了大学才可以名正言顺地谈一场恋爱;可是现在,当我真的已经坐在大学的校园里的时候,才忽然明白,小学的时候那可真是一段纯真无邪的时光呀。

那个时候,南城门外的空气还没有现在污染得这么严重,那些古旧的街道巷陌里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人,空气中整日都飘散着一种春天般清新的气息,里面仿佛还搀和着那些刚刚萌发出来的青草的芬芳,湖面上夹带着潮湿的藻类植物的清香,以及刚刚绽开来的茉莉花蕾的苦香。当你站在石桥上的顶端,看着那些河水从脚下汩汩流淌而过的时候,就会有柔柔的,暖暖的阳光绵绵地落在你的耳朵上,你的面颊上,你的衣领里面,痒痒的,酥酥的,就像是有一只纤细的小手正在你的身上轻轻地蹭来蹭去,而耳畔还响着一些吐字不清的港台的流行歌曲。站得累了,便深深地吸上一口还没有被污染过的空气,这个时候,你几乎可以感觉到空气中还弥漫着那些淡淡的雨季的味道,古旧的城墙上爬山虎的味道。这些味道一直在你的鼻孔里钻来钻去,挥之不去,直到你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清新,最舒适的地方,以后就准备着老死在这里,哪里也不去。这里很安静,没有喧嚣,没有争吵,也没有机器的轰鸣声,更没有那些拖着长长的尾气呼啸而过的汽车。每当日落西方的时候,你可以捧着一本书,坐在湖边的台阶上,一边大声地朗诵,一边倾听着波浪敲打着湖岸的声音,哗啦,哗啦。读书累了,你可以看看那些笼罩在暮色之下的古城墙,和那些蜷缩在城墙根下晒着太阳,扎堆的老人。他们在聊天,他们在下象棋,他们在回顾着过去,神情慈祥而安静,就像是一群永生的人。

在开头我曾经提到过的那片草地的最南端,我记得是一座已经荒废了不知道有多少时日的英雄陵园。英雄已去,故园仍在,只不过,那些陵园已经破败不堪,大老远地就可以看见那些残旧的墙和长满杂草的坟墓,折射着凄冷的光辉。在夕阳下,它就像是一位迟暮的老人,躺在那里苟延残喘,对后世子孙的大不敬愤怒而又无可奈何。后来,有人觉得这样对待家乡的英雄实在是有点儿不恭,便开始投资开发,打算把它恢复成往日的模样,从而招揽大批的游人大赚一笔。所以,没过多久,那些破墙头被拆掉了,那些散发着硝烟味道的古建筑也拆除了。再后来,大车小车开过来,勘察地形,测量地基,实施建筑计划。再接下来,存放材料的地方有了,资金也有了,却有迟迟不见施工。有的时候吧,刚刚施工了没有几天却又突然没了动静,就那样拖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年年日日,日日年年,陵园里仍然破败不堪,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在搞什么鬼把戏。假如世界上真的有鬼的话,我相信这些胡乱折腾英雄墓地,让死了的人也不得安生的家伙,就是有九条命,应该也被英雄变成的厉鬼给掐死了。在这座陵园的最中间,屹立着一座挺大的坟墓,大得简直有点儿离谱,几乎有两层楼那么高。据说底下埋着的是唐朝一位和我同宗的大英雄。这位张姓的大英雄虽然威名远扬,可是,这里的人却老是不拿英雄当回事,他们没事儿的时候,就爬到他的坟顶上去拉屎,去撒尿,甚至是在上面干缺德事,调戏人家小姑娘。所以,坟头上面已经给这些不肖子孙折腾得不像话了,屎尿满地,臭气熏天,到处扔着已经用过的卫生纸,安全套。这种公然侮辱英雄墓地的行为整天都把我给气个半死,每次见到有人爬到上面干坏事,我就有种也爬到这些人的祖坟上去拉屎撒尿的冲动,看看他们会有什么反映。我想,他们的反映肯定不会很小,具体有什么反映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我挨顿揍是肯定的。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对于这种不拿英雄当回事的家伙,你就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他们也尝尝自己的祖坟被人爬的滋味,否则,照此下去,他们指不定哪天就把我们英雄的脸面都给丢光了。当然,既然他们可以做得出爬到英雄坟顶上的缺德事来,估计也就没什么脸面可言了,因为他们根

本就不要脸。顺便交代一下,这为大英雄叫做张巡,《唐史》上查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