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记忆里的疼痛至极
高三 散文 746字 265人浏览 suxue131421

谨以此文献给曾经知心却又末路的朋友,可知,我依然在记忆的伤里徘徊。

三月初,小雨。二月末,小雨。十九岁的青春里仿如这连绵的阴雨,百结纠填。但看起来还有点江南烟雨的朦胧,虽然,这只是荆楚。其实,荆楚也算是江南的边缘吧,惹上那么一点氤氲美也无可厚非。湖畔、轻柳、小雨,好柔好澈的一幅图。流连在寒气依旧的街道,微凉的墙壁,沾湿了衣角。开始喜欢上这样的天气,虽然愁郁得让人难受,不过,这冰凉的温度能使人格外地清净。

这些天,反复念叨着两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这都是安意如的书名,有一种淡淡的,对于道不破、理不清的人生扑朔迷逆的无奈。可能,谁也无法知道将来会是怎样,也无法知道自己选择的路是否正确,或许有一天会后悔,会厌倦,在纳兰容若的眼里,什么样的遭遇才使他写下“人生若只如初见”呢?蓝砖红瓦间的藕断丝欲连,也许本来就不属于这样的格局。面对未知,谁的双手都会曾颤抖过,路很曲折,即将脱离轨道的灵魂会不会在左顾右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眼泪湮没在这春雨的离歌里,漫遍经络的透凉。“天色流离已逐晴,涯角婉觞未粉饰”这是我曾经的某个雨后不经意所写出的句子。然而时过景迁,再也找不回那种悸动。墨迹熏然的山水画,融化在那尺咫之间。微暖的春风拂过被砺砂碎石所划破的肤体,有种缓缓复苏的感觉。受伤的创口,却不知道怎么去掩盖。

泪角潸潸,抓不住那幸福的尾巴。就那么一点,然而距离已成了决别,如何叫我走完这一旅途。我究竟怎么了,我一直在问。看不见我,看不见你,只看见漫天的雨丝。凄婉由心而生,豁成青春的疼痛印记。没有在雨中独自孓行过的人不会知道这份伤疼。谁是谁的了解,谁是谁的记忆。闭上眼嗅着孤单的气息,我已经想不起那些场景。双手的颤抖握不住我想要的,曲终……天地间苍茫无物,何以往,何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