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斯巴鲁
初一 其它 2270字 175人浏览 princefdhgj

斯巴鲁是一头雪狼, 麾下拥有30头骁勇善战的勇士, 在西伯利亚那些食草动物眼里, 斯巴鲁是当之无愧的霸者。但在波塞敦眼里, 斯巴鲁却根本不值一提。 体重350公斤, 身长2.5米的波塞敦是一头白化的西伯利亚虎, 一身雪一样的外皮, 灿烂的灰色虎纹, 犹如传说中的上古神兽“白虎”一样神秘和充满杀伤力。 波塞敦看斯巴鲁, 犹如斯巴鲁看那些北极狐, 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俯视和不屑。再加上它们的菜单如出一辙, 尽管斯巴鲁从未主动去招惹过波塞敦, 但波塞敦却很给它面子, 抬举它和它的同类成了自己的敌人。

对于波塞敦而言, 敌人这个概念是很短暂的。因为凡是被它视为敌人的目标, 都已经被它干净利落地干掉, 就连尸体也化为了它体内的卡路里———这种同化敌人的方法, 波塞敦觉得非常直接且管用。

波塞敦体型庞大, 但脑子却不笨, 没有弱智到以一当十地去攻击狼群。但是, 一旦有落单的狼被它盯住, 结局就不容乐观了———打, 打不过; 逃, 逃不了。就算在第一时间发出求援的嚎叫, 波塞敦也可以在后援军团赶到前发出致命一击, 然后叼起战利品远遁。

半年之内, 斯巴鲁的7个手下葬身在了波塞敦的口里。既然躲不过, 那就拼了吧, 斯巴鲁带着狼群里最勇敢的12头公狼, 向波塞敦发起了主动进攻。波塞敦起先就没打算自己一个单挑一群, 如今更不会接受对方一群群殴自己一个。它很迅速地拔腿就跑, 领着这一群狼们兜圈子, 除了吓得行经途径上的别的动物们鸡飞狗跳外, 它连毛都没掉一根。

围剿以闹剧收场, 日子于是又回到了原点, 落单的狼遇到波塞敦, 它依然毫不手软, 若不是狼群里的母狼能生善养, 狼群就差点走到了灭族的边缘。悻悻地蹲守在远东的冻土上, 斯巴鲁苦恼无比———遇上这样一个难缠的对手, 真的很头痛! 如果说有比被一头猛虎盯上更头痛的事, 那么就是被两头猛虎盯上了。也不知斯巴鲁走了什么霉运, 一个波塞敦已经让狼群惶惶不可终日了, 偏偏又冒出了一个奥丁。

奥丁是一头正值壮年的雄性西伯利亚虎, 因为迁徙来到中国东北境内, 相对温暖的气候使得它身上的斑纹比别的西伯利亚虎来得更深, 透着一种奇异的红色, 如同巫师用暗红的鲜血描绘的符咒, 充满了勾魂夺魄的威慑力和神秘感。远远打量着奥丁与波塞敦的雄壮身躯, 斯巴鲁发自内心的泄气———准备迁徙吧, 恐怕这片世代栖息的土地上再没有狼群的容身之处了。

可是, 波塞敦与奥丁的第一次会面让斯巴鲁小小松了一口气。或许都是睥睨一世的王者吧, 它们谁也不服谁, 而且彼此看起来都觉得对方不怎么顺眼。它们隔着一段距离, 态度强硬地吼叫和恫吓, 并借此衡量对方的实力。或许最后双方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它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各自退走, 火速用尿液圈定自己的地盘, 各自为政地守着自己的势力范围, 暂时相安无事了。

但只要它们不是朋友, 斯巴鲁就一定要它们成为敌人———它吃准了波塞敦和奥丁最大的弱点———或许是太相信自己的实力, 它们就像两个火药桶, 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火苗, 就会马上炸开。

斯巴鲁很愿意担起这点火的任务, 火苗就是一头被狼群活捉的小驯鹿。斯巴鲁轻手轻脚地将小驯鹿拖到了一个很敏感的地点放下, 然后毫不犹豫地咬断了小驯鹿的四肢, 随着鲜血喷涌, 小驯鹿顿时发出了尖利的惨叫———斯巴鲁马上远遁。放下小驯鹿的地点正好处在波塞敦和奥丁地盘的交界处, 鲜血的气息和垂死的惨叫很快就会惊动它们———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果然, 小驯鹿同时吸引了波塞敦和奥丁, 率先赶来的是波塞敦, 它扑上去结束了

小驯鹿的性命, 开始享受最爱的新鲜内脏。可刚刚咽下两口心脏, 前方传来的威严吼叫就打断了波塞敦的飨宴———奥丁也来了, 对于波塞敦在自己地盘边上享用美餐的举动, 奥丁非常不满, 它以一声低吼明确表示了自己的驱逐意思, 希望波塞敦能识趣地离开。

换作平时, 波塞敦可能会避开争端, 可是, 进食的时候是老虎最危险的时候, 被迫中断美餐更是会让它们马上变得暴躁起来。波塞敦毫不示弱, 双眼变得血红, 怒吼着回应奥丁的驱逐, 让它滚开, 不要打扰自己的美餐。波塞敦的这种态度顿时也激怒了奥丁, 它怒吼着接受了挑战。一个照面之后, 它们已经闪电般地打斗到了一起。

躲在远处观战的斯巴鲁根本只能看见一白一黄两道身影忽而融合忽而分开, 间或会有血花迸发, 震天动地的吼声已听不出到底出自谁的喉咙。随着双方不断挂彩, 它们的真火也完完全全拼了出来———从未有过对手能让自己陷入这样的苦战狼狈境地, 若不杀了它, 实在无法消解心头之恨———战斗, 陷入了不死不休的死地。

波塞敦和奥丁的扑击终于慢了下来, 每次发起冲锋前, 双方都需要趴在地上静静养精蓄锐, 斯巴鲁悄悄退却, 它火速返回狼群, 召集属下最善战的队伍, 激动无比地向战场开进了。

当狼群浩浩荡荡地来到波塞敦和奥丁的战场时, 以往让它们畏惧不已的两只西伯利亚虎都已经筋疲力尽, 伤痕累累, 波塞敦的咽喉遭到了重创, 而奥丁的肚腹上也有一个狰狞的大洞。

不用斯巴鲁催促, 狼群顿时兴奋起来, 分为两组向波塞敦和奥丁发起了最后的进攻。换作平日, 波塞敦和奥丁都不会把这些雪狼放在眼里, 可是, 应战几乎耗尽了它们的力气, 身体的创伤更是让它们无法展开及时的反击。几乎只在转眼之间, 似乎可以耸立天地间永远不败的它们败了, 而且结局一样———死亡。 能够击败强者的, 原来往往不是另一个强者„„

陈进德— 澄海纸箱厂:http://www.chenjinde.com/post/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