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悲剧 崔之昕
初一 记叙文 820字 63人浏览 zhicheng7821

两种悲剧

高三六班崔之昕

当他们彼此践踏对方的尊严与价值时,是闹剧,还是悲剧?

“你穿的这么脏,就不应该坐公交车,应该自己走路回家!”老太的这番话刺痛了风尘仆仆的农民工,也刺痛了网友敏感的神经。网友们对老太的口诛笔伐轰轰烈烈进行了起来。

我同样不认为她做得对,就这件事而言,她在问题的处理上做得似乎还不如五六岁的小女孩,但老太在这件事中其他的身份与作用值得我们深思。

老太是牺牲者,是社会风气下的牺牲者。她用她那“干净”的价值观来鄙视、弄脏那“不洁”的衣冠不整的农民工的尊严。这不是老太对农民工的个人偏见,而是整个社会对农民工衣着脏乱的集体偏见。这种观念,在老太身上以一种及其尖酸的话语爆发,最终使老太一人承担了整个社会偏见下的重担,成了一名牺牲者。

如果说老太用她的言语践踏了农民工的尊严,那不可否认,一些农民工则是用“恣意”的行为来漠视或“污染”社会的市容,大众的公众尊严。

当今农民工似乎已经习惯了衣冠不整,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持着一种马路是我家的信条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用他们的“自由”践踏着公众审美的尊严。这时候,老太更像一个惩戒者,一个代表公众的惩戒者,用尖锐的话语实施着对此类心态农民工的精神惩戒。

如此看来,整件事像是老太与农民工尊严和价值的相互践踏,但事情本质看似如此简单吗?

老太的行为因社会产生,而农民工的行为不也因社会产生?他们久居社会底层,缺乏物质上的富足,致使无洁衣可穿;更缺乏精神上的支持与鼓励,只有生存的压力。这使农民工始终将自己定位为一个浑身上下散发异味,衣衫褴褛的社会底层人。

在我看来,恣意是对未来缺少希望,是对无论如何费尽千辛万苦也爬不出社会底层的未来迷茫。把他们扼杀在社会底层的,正是创造出老太的那个社会。

老太与农民工相互践踏尊严和价值是种悲剧,可当同一个社会因其风气和阶级差别创造出这两种人来相互践踏,难道不是另一种悲剧?

当他们彼此践踏对方的尊严与价值时,是老太与农民工,还有这个荒诞社会创造的两种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