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在最低处笑靥如花
高一 散文 1606字 148人浏览 kvassily

她与他相遇的时候,青春的花刚刚含苞,那浅淡的芳香,藏在细细的蕊丝里,只等春天的风吹来,一弯身,便现出柔软洁白的内里。

当他们还是唇齿红白的少年时,那爱恋,并没有谁来干涉。外人只觉得他们是孩子,她爱他不过是因为他的帅气与才华,而他爱她也大抵逃不过一个美丽的容颜。他们像是许多浪漫情侣中的一对,爱情的蓬生与绽放,源于瞬间的花火;所以那萎谢与凋零,也必是在时间里,毫无原由地,便来了。因此当他们起初爱着的时候,并没有人关注,他们在那阳光充裕的山坡上自由的舒枝展叶,很快地,便染绿了路人的视野。

是她的父母蓦然惊觉,她们莲花一样纯美高贵的女儿竟与一个除了明朗迷人的微笑之外便一无是处的男孩相守了四年!他们始终不能明白,他究竟爱他的什么呢?他出身卑微,家境贫寒,大学毕业后,怕是在这个人际复杂的城市,连一份工作也都无法找到。而没有薪水丰厚的工作,又怎能养活从小生活优越的女儿?既是这样,那么,他又有什么资格,继续在她身边待下去?他们纵容了他四年,这,对于一个乡下男孩已是足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的父母很快找到他,让他退出这场太过于悬殊的的爱情。本以为他会在他们的嘲弄里知难而退,不成想,他却只是淡淡一笑说,我那么爱她,为什么要退?难道爱情,释放在物质的天平上才能称量吗?他的父母,无法用世俗的标准让他抽身,便而劝说她来放弃。而她亦只是淡淡一笑,随即弯腰脱掉鞋袜露出脚趾说,还有哪个男生肯像他一样为我两天剪一次趾甲,且永远都不会厌倦,那么我自会听从你们的安排嫁给他。

她的趾甲,并不像常人的那样,长了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剪掉。它们从它出生时开始便顽固的朝肉中长,父母带他看了许多的医院,均无好的疗效。后来一个大夫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只要勤检,完全没有必要医治。但她并不是一个勤快的女子,所以每次记起来时,趾甲早已长到肉中,修剪时那种钻心的疼痛,即便只是想想也觉痛苦不堪。

但当她遇到了他,一切,便与往昔不同。他每隔一天,便会催促她脱掉鞋袜,而后卧着她的脚小心翼翼的帮她剪趾甲。偶尔遇到同学走过来,她常常会小声提醒他暂停,但他却是从不介意,照例细心地维塔修剪,就像修剪的不是她的双脚,而是一株需要他呵护备至的花草。有不知情的外人常会奚落他,他从不去解释,只是笑笑,没有一丝委屈委屈或尴尬,竟全是对她的怜惜与心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的父母并没有因此接纳他,而她,也没有屈服于家人的压力,直到大学毕业他的工作没有着落的时候,就毅然搬出了家与他住到了一起。租的房子向来简陋,既没有她习惯的空调,也没有冬日离不开的暖气。他们搬进去的第一日因为匆忙忘了买擦脚的毛巾;她正犹豫要不要晾干时,他却呵呵的笑着,将她的脚放到了自己的毛衣上说,在我的心里,你的脚和你的手一样美丽,我要温暖它们一辈子。

正当她打算不顾父母的威逼与他结婚时,一场车祸,却是让他爱她的脚步戛然而止。它在那场车祸里永远的失去了双脚,她最美好的人生就这样被困在了轮椅上。得知这一消息后她首先想到的是让他离开她,他当然不听,照例在她的骂声中为她买饭捶肩买轮椅,推她到院子里晒春天的太阳。她渐渐安静不再吵闹,她希望他能明白如今的她,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可以自如跑跳的公主,所以这段爱情继续下去,带给他的,除了苦痛与负累再无其他。

这一次他的父母说,为这样一个一辈子坐在轮椅上的女孩,搭上自己的一生值吗?没有一个人看好他与她的爱情,她的父母说,不平衡的爱情向来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不如放手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谁的话都不听,只是一心一意的爱着她。当医生为她安上假肢的那一天,他买来她曾经喜欢至极的一双靴子。尽管是穿在假肢上,但他半跪在地上一丝不苟的为她穿上时,一股暖流自下而上传遍她的每一寸肌肤。那一刻,她终于知道这段爱不管用什么方式她都躲不掉了。

她在父母的冷漠里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一次车祸虽夺去了她的双脚,但她与他的爱情却依然稳步向前的走着。

而这份爱从那最低处的脚上蓬勃生出的时候,他就知道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将它拔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真爱在最低处笑靥如花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