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青记忆
初三 散文 705字 37人浏览 华平5629

我站在碧海蓝天之间,历史的芬芳夹杂些六月的清凉向我袭面而来,那被尘封进汗青的,可叫记忆?

题记

总喜欢告别尘世的喧嚣,沿着历史的脚步,溯洄而上,去探寻汗青中那些美丽的回忆,痛与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边塞,豪情

戈壁,千里的孤寂与冷漠,却又那样的蕴籍深沉,那样豪情万丈,辛稼轩是个清亮的诗人,在他的身上,找不到颓靡,找不到脆弱,他轻轻地擦拭着身边饱饮凶奴血的军刀,唱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王国维赞:东坡词旷,稼轩词豪。而相对于把酒言欢的东坡,他又该有着怎样的痛?东坡固然大起大落,但他总还生活得太平,总还有个不离不弃的朝云,而稼轩呢?沙场上的策马扬鞭是要以生命为赌注的,他无暇于儿女情长,因为他是个军人,他要打仗。如此一比,稼轩词中洋溢的豪情又是怎样的放开,放开生命,放开感情。在他眼里,只有国。若真有来世,不知你是会选择缠绵细腻,还是金戈铁马?

二:江南,柔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每每魂至沈园,便再也不忍离去,沈园的柳依旧,沈园的水依旧,只是伊人何在?远处定格在冰冷石碑上的一曲《钗头凤》,字字化做千年的情殇,直逼人内心最柔软的那根神经。既已人各东西,又何必再重逢?而你陆游又何必再题什么《钗头凤》?你可知,当你笔尖颤动时,刺痛的不只是你自己,还有唐婉。她郁郁而终,用死亡划下一道不可弥补的伤痕,此时,那支钗头凤何在?那双小小的凤嘴是否已经松开本以为能衔紧一生一世的爱情。这一切,错,错,错。

“穿越千年的伤痛,只为求一个结果”,歌这样唱着,而现实中,剧痛的爱,能有怎样的结果?沈园的一砖一瓦都在诉说着这一丝江南暮春悠悠的柔情与隐痛,若有来世,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些汗青中的记忆,仰天大笑也好,倚门而泣也罢,都是我想得到的最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