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母亲
六年级 读后感 6303字 363人浏览 xxr_a

1 怀念母亲

“雨纷纷,欲断魂”时节,这几日心里颇不宁静,时常想起我的母亲,想起她,不由得我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母亲离开我们已近三年了,在没有她老人家的这段时间,我始终不相信她已经永远的离开可我们,离开了她苦心经营五十三年的家,离开了她惦念牵挂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离开了她一辈子用生命爱着的、永远都割舍不下的儿女„„

我的母亲常年辛苦劳作,从来不考虑自己,身体不适时总是隐忍顽抗,家人让她看医生,她总是有所托词,借故不去,小时候懵懂,长大后终于明白,那是母亲不愿意在自己身上多花一分钱,她认为小病小痛的,扛一扛就过去了,岂不知……坚强的母亲,可怜的娘啊,岁月如此凶狠的吞噬着您的身躯,您终因体力不支、积劳成疾在2011年7月26日8时05分永远的倒下了„„享年73岁,苍天也为您落泪,在您辞世的那一时刻,骄阳似火的天空竟然下起了一霎雨„„

我的母亲名叫任珍梅,出生在耀州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是1939年生人,她童年丧母,外公粗心大意,所以后来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母亲从小就聪慧开朗,善良宽容,还有些男孩般的勇敢,在没有娘的日子里,在外公出门为生计奔波的时候,她总是给东家拾柴,给西家推磨,小小的年龄,矮小的身躯,洗衣、做饭、放羊、挖菜„样样事情都挡不住她的手,幼年的母亲就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孩子,以至于到现在母亲娘家的老人一提到母亲都赞不绝口,她在自己的娘家,那个偏僻的小山村一直都享有很高的威望;

母亲8岁那年,随我的外公和姨妈一起来到我们现在的村子,与我后来的外婆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外婆也有一个女儿,就是现在的大姨,就这样,三个女孩两个大人,四个女人一个男人,一个五口之家,生活的艰辛是不难想象的,就外公一个男劳力,外婆又是个小脚女人,母亲姐姐(我们的姨妈)的性格内向,干活说话有些许木讷,能帮衬家务的重任就只能落在年幼的母亲肩上了。母亲遇上外婆,应该是她一生最幸运的事情,我的外婆虽然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家庭妇女,但她勤劳贤惠,知礼数、识大体、顾大局,坚毅刚强的个性对我母亲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外婆她善良宽厚,虽为继母,但她视我的母亲姊妹如同己出,从未有过歧视,外婆她聪明智慧,总是想方设法鼓励年幼的母亲学做劳务和技术,这也造就了我的母亲一生都是一个好强能干的人。

转眼间母亲已经十一、二岁了,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但在那艰苦的岁月,穷困潦倒的家庭很难满足母亲上学的愿望,通情达理的外婆硬是咬牙腾出母亲让她去上学,母亲的求学路就这样艰难地开始了„„她每天早早地起床,把家里的庭院打扫干净,把水缸挑满水,给外婆把柴火放到灶前„„才去上学,母亲她从来没有书包,就用一块头巾把书本包裹起来,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笔墨纸砚更成了一种奢求,母亲从未有过非分之想,一直都使用最低廉的文具,劣质的纸张从来都是用过三四遍后才放手,尽管那样,由于母亲勤奋上进、聪明好学,她的学业一直名列前茅。好景不长,外公由于历史问题被关了起来,外婆也有了小姨和舅舅,家庭的负担更重了,就这样,母亲不能再继续上学了,还未高小毕业的她被迫中断学业,后来她时常教育我们说,如果她能坚持把学上完,会成长为一名不差的女干部,至少现在应该是一名县长。外公不在的三年里,母亲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繁重的体力劳动落在了她稚嫩的肩上,她既要劳作,还要帮外婆带看年幼的舅舅,年轻的母亲就像个男人,吃苦耐劳,泼辣勤快,做事果断,不惜力气。

2 劳作之余,母亲也喜欢看戏唱戏,有着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每当傍晚,她常常背着舅舅、牵着小姨去看戏唱戏,从那时起,舅舅和小姨把姐姐看得就和妈妈一样重要,他们的成长成家,都是在母亲的关注下进行的,他们的家庭矛盾也是母亲帮他们一一化解的,母亲为舅舅和小姨付出了许多,他们对我的母亲也有着儿女般深厚的感情。母亲去世后,小姨痛哭流涕,哭诉道,她能离开父母,却舍不得离开姐姐,舅舅在母亲的追悼会上给予了我母亲很高的评价。

我的父亲是本村人,出身穷苦,兄弟姊妹七八个,靠爷爷给大户人家打长工勉强度日,我的父亲从小性格开朗,也喜欢唱戏,他和母亲就是在戏场相识相知的,父亲非常欣赏和佩服母亲,后来经过有心人的媒妁之言,我的父亲母亲在1958年农历6月21日结婚了,那一年母亲十九岁。

母亲是在外公不在的时候由外婆做主嫁给父亲的,外婆一心看上我父亲,英姿帅气,身躯魁梧,又是一位铁路乘警,端着公家的“铁饭碗”,是缺男丁家庭的好帮手。可是母亲那时从内心讲是不愿意嫁给父亲的,因为父亲家里的生活状况比母亲家里还要差,缺衣少食,没有房子,只有三孔破土窑洞,家里弟兄多,还有一个从小就双目失明的叔叔。但母亲从现实考虑,为了扶助自己娘家,他还是同意与父亲结婚了。

父母亲结婚时,家里穷得请不起客人吃一顿饭,只是茶水招待。让母亲感到很无奈得是,在他们结婚后的第二天,爷爷就把父亲双目失明的叔叔交到母亲手中,并说,以后你叔叔就和你们一起过生活了,父亲什么也没说,离开家去乘警队上班去了。父亲的单位远在省城西安,经常全国各地跑车,两三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家里就是迷茫无助的母亲和双目失明的爷爷在一起生活了。

时间进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正逢我国面临自然灾害粮食紧缺,母亲的第一个孩子——我的姐姐出生了,给这个本来就潦倒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母亲饿得实在没办法,只能捡菜根吃,那时实行吃“大锅饭”,领回来的饭只能够一个人吃,母亲只能先尽着爷爷,自己抱着姐姐去外婆家“混饭”。也就在那个时候,外公外婆商量决定搬回外公的老家,因为那里属于后塬,地广人稀,粮食相对多些,最起码能填饱家人的肚子。外公一家走了,远在三十里之外,母亲不能跟着,她已经是成家之人,她还要留守给外婆“看家”,母亲吃不上饭,经常捡油渣、油菜根充饥,姐姐嗷嗷待哺,母亲甚至常抱着姐姐跑到每个亲戚家轮流要饭吃。那时的父亲因患肺结核在山东济南治病疗养,与母亲失去联系长达一年之久。刚强的母亲,那时您柔弱的身体怀抱着姐姐、搀扶着爷爷一路走过了那段饥荒艰苦的岁月。在此,儿女们向您致敬了!

后来,父亲因迫于家庭的现状,主要考虑母亲一个人支撑一大家,多次申请提出回地方工作,母亲起初不同意,从长远考虑,她不想因家庭拖累耽误父亲的前程,但父亲主意已决,终于在1970年由西安铁路局乘警队调回地方车站工作,由于离家很近,能帮忙照顾家庭,父亲就一直在此工作直到退休。尽管父亲调回本地车站工作,但他对工作是个很认真负责的人,母亲也不愿意也从来没有影响过父亲的工作,后来父亲与他人谈起自己的工作经历,曾经自豪地说,工作三十多年来,没有一次迟到过,这应归功于我的母亲,在工作上从来没有拖过父亲的后腿。家里地里,母亲还是主要的劳动力,在那艰苦的年代,母亲一个人挣工分,父亲微薄的工资要分散成好多分,家里的粮食仍然不够吃,所以,我可怜的母亲呀,您在家里往往干的是最多的,吃的则是最少最差的,饭是尽着孩子、爷爷和父亲吃,到您没有饭了就随便嚼点干馍,时间长了,由于缺乏营养,您年富力强的身体一点一点的透支了……

3 我的母亲是一个热情开朗,宽容豁达的人,遇事有着积极主动、乐观向上的良好品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按道理,她和父亲只赡养双目失明的爷爷就行了,但他们还先后照料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并给他们养老送终, 就凭此举树立了母亲在邻里百姓中的崇高威望;母亲和奶奶一直有着亲密和睦的婆媳关系,母亲曾经说,奶奶一旦有不顺心的事情,就常常找她倾诉、讨主意,在父亲还没回本地时,奶奶引着小叔常常和母亲睡在一个炕上,无话不说,她们从来没有为家庭琐事红过脸;小叔和舅舅是同龄,母亲结婚时,小叔还是个几岁的孩子,母亲对待小叔和舅舅一样疼爱有加,也可以说,小叔也是母亲照顾着长大的,母亲照看着小叔结婚,照顾着小婶生子,带看着孩子长大,帮着他们盖房子,小叔和母亲不是普通的叔嫂关系,他对母亲有着嫂娘般的感情,听到母亲身患不治之症,小叔他时常恸哭不止,不敢看到母亲,母亲去世后,他和我们做儿女的一样伤心,在母亲的灵前,小叔他长跪不起„„大伯是家里的长子,他和大妈结婚在我父母之前,按道理,他们应该替爷爷奶奶撑起这个贫苦的家了,但是大妈娘家没有儿子,他们婚后不久,就搬到大妈娘家去了,这样家里就剩年老体弱的爷爷奶奶和三个未成年叔叔,辛苦了我那善良的母亲,她每天从生产队劳动回来,一边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和双目失明的小爷爷,另一边还要操心爷爷奶奶和叔叔他们,还要抽空去瞄瞄外公外婆他们看有什么事情要做,好在母亲那时年轻体健,决策果断,做事利索,没有什么事情把她难倒。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儿女们逐渐长大了,母亲已不再年轻美丽,沧桑已渐渐爬上她的额头,经过艰苦日月的磨砺,则更加成熟稳重了,母亲虽为女性,但她心胸豁达,待人宽厚热情,遇事从不慌忙错乱,总是冷静思考,周密计划,从长计议,以至于我们亲戚朋友,自家邻居谁家有解不开的难事,都急急忙忙找母亲来商讨。 这时的母亲,往往都是先把自家的事情放到一边,急别人之所急,难人家之所难,积极主动帮人家出主意、想办法,虽然我们家并不富裕,但只要谁家有迈不过去的坎,母亲会断然出力、出财物,她永远都是这样果断英明,大气磅礴!

在遇到家庭纠纷,特别是婆媳关系、夫妻关系这样的问题时,母亲总是耐心细致的从中调解,家庭矛盾不是靠一两次说教就能奏效的,母亲有时候会为这样的难题说破嗓子,跑烂鞋底,但她还是不厌其烦,对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硬是把好多频临危机的家庭和夫妻说和的完好如初,这是母亲的贡献,也是她的功劳,更是她在邻里百姓中享有崇高威望的理由。在和周围人的相处中,母亲总是替别人着想,总能站在对方的角度,理解、包容人和事,在我们的成长中,她总是教育我们,便宜是害,吃亏是福,做事情不要总想着占别人便宜,小事小非上,永远抱着吃亏的态度,就会成为一名高尚的人。但在重大事情处理上,母亲却是非常冷静而讲原则的,记得小时候,我们家住宅由于地势较低,院子里的水很难排出去,而隔壁邻居由于向我家索要后面窑洞地势,父母没有答应,于是心怀妒恨,就把我家门口出水口(也是他们家门口通道)垫得很高,每逢大雨,雨水排不出去,我家就有被淹没的危险,母亲只能把水道挖开,我家邻居前来阻挠,矛盾由此而激化,母亲这时不畏邻居的强势和恐吓,勇敢地、有理有节的和他们理论,思维敏锐、言辞犀利,问的邻居无话可说。在事关重大利益问题上,母亲是原则分明的,做到了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母亲也经常告诉自己的儿女,做人要本分、厚道,平时不要去惹事,但有些事情遇到面前,不要怕事,更不能躲事,要冷静思考,怎么正确、合理的去解决事情。我有一个深明大义的母亲,您的聪明智慧在我的一生中是享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我为能成为您的儿女而自豪!

4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疼爱她的每个儿女,一直非常重视子女的上学教育问题。我的姐姐出生在困难中,长在动乱中,在那个“造反有理、知识反动”的年代,家里尽管贫穷、负担重,但母亲还是坚持让姐姐上学,她同龄的伙伴只读了三五年书,姐姐在母亲的坚持下一直读到高中毕业, 是当时我们村唯一高中毕业的女生。弟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在家人的眼里,父母好不容易有了他,他是宝贝疙瘩。可是,母亲从来不娇惯溺爱他, 始终在培养他的“男子汉”意识,弟弟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让他割草、放羊、挑水、拉架子车,到了十四、五岁,弟弟就已经能够独挡一面了,他十八岁参加工作,二十四岁入党,三十四岁任铁路局车站站长。在母亲的教育和影响下,她唯一的儿子,善良诚恳,自强自立。

我排行老二,未出生时,家人都认为这次母亲一定能生个男孩子,岂不知,我的降生给所有的家人带来的是失望,而且我也是让母亲最费神的一个孩子,半岁时候,我不幸患上病毒性肺炎,当时的医疗技术和设备落后,村医还不能准确判断,弱小的我高烧不退,母亲把我送到了县医院,县医院医生认为只是发烧,大量使用庆大霉素、四环素等药物,半个多月过去了,还是高烧不退,情况很是危机,家中长辈已经失去信心了,奶奶对母亲说,算了,一个女子娃,救不活就救不活,你也算尽力了。但母亲态度坚决,始终没有放弃,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母亲辗转把我送到西安儿童医院治疗,四十多个日日夜夜,母亲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没有睡过一次囫囵觉,始终未离开我一步,几次医院下达“病危通知”,起初慌乱的母亲越来越镇静从容,坚持不懈地对我进行物理降温,硬是倔强地一次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抢了回来。可好景不长,母亲还未喘息平稳,一岁的我,又患上了脊椎血管瘤,需要做手术,高额的费用又一次让母亲紧张起来,贫穷的家庭不堪重负,母亲不顾家人的阻拦,义无返顾地将我送进西安第四军医大学(现在的西京医院)进行治疗, 医生说,血管瘤长在中枢神经上,孩子年龄太小,手术做不好会导致高位瘫痪,医生建议采用保守治疗,用强碱针剂直达病灶,对血管瘤进行烧蚀,就是需要的时间较长,父母亲还是果断地采纳了医生的建议。好在父亲当时还在西安工作,母亲和我就在父亲的宿舍简单的住下了,开始了长达半年多的“打针之旅”,母亲每天抱着我去打针,功夫不负有心人,爹娘又一次把我从死神手中抢了过来。 大病之后的我,由于抵抗力差,身体非常弱小,加之大量使用药物产生的副作用,我的智力、皮肤、牙齿都受到很大伤害。 在我的印象中,所有的大人都说我是个“瓜子”小伙伴也不喜欢和我玩,可是母亲却把我捧在手心里,生怕我被人欺负。后来,我一直在母亲的保护和训练中生活,她始终在开导我、教育我、启迪我、鼓励我,没有忽略有助于我成长的任何机会。不知不觉到了上学的年龄,小学阶段的我,上学很是吃力,老师、同学常常忽略我,回到家里,还是母亲帮助我辅导功课,到了中学阶段,随着我身体的慢慢康复,我逐渐意识到,通过学习是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事情,我必须自强自立,努力学习,不让辛苦的母亲再为我担惊受怕,于是,我明白了凡事要靠自己,在母亲的鼓励和支持下,我读完了高中,又如愿迈进了大学的门槛,现在,我已经是一名拥有23年教龄和15年党龄的光荣的中学高级教师。谁也没有想到,当年的病孩子竟能成长为一名人民教师!母亲呀,是你呕心沥血、劳苦功高!

正值清明假期,母亲三周年将至,思念母亲的心情尤为急切!您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我眼前,我仔细品味您说过的话,回味您做过的事情,是您把一个层节复杂、关系松散的家庭团结在一起, 兄弟姐妹胜似亲生,血浓于水……是您不道辛酸艰苦,不图回报张扬,儿女冷暖挂心上……无情的岁月在您曾经饱满的

5 脸颊写满春秋,满头乌发尽霜染……这时候所有华丽的语言在您高贵的品质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我不知如何再去形容自己的母亲,我只知道我日日夜夜想念她,在这近三年的时间,我没有一天不想她,没有一天忘记她!

有母亲在,总有一盏灯为你亮着,总有一颗心在时时刻刻牵挂着你。无论千里万里,无论山阻水隔,只要母亲在,总会定期聚首,尽享天伦。无论白发皓首,无论儿女成行,在母亲身边,我们永远是儿女。为难事,对母亲说;高兴事,对母亲说。母亲,我们生命的源泉,灵魂的憩息地。如今,母亲去了,我们再向谁去诉说满腹的心事?再到哪里寻找环绕母亲膝下的温暖?

我在清冷的月色下偷声饮泣。无尽的哀思像惨淡的云,在我心头萦绕,挥之不去。我的五脏六腑似乎被淘空了,我的生命之树被连根拔去了„„

泪眼朦胧中我看到母亲站在家门口,面带慈祥的微笑,远远地在向我们招手,耳畔回荡着她爽朗的笑声,渐渐地,母亲的身影慢慢模糊了,但是,分明地,母亲在向我们招手,定格成一幅永恒的画面„„

母亲,进入我的梦乡吧!让我们彼此温暖。您在那寒冷的山坡,多么凄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