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 牡丹亭2
初一 读后感 1455字 255人浏览 佳恋淇

昆曲 牡丹亭 读后感

微电子学院 商君曼(学号15343073)

《标目》说:“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张继青也好,梅兰芳也好,白先勇的青春版也好,一一阅尽之后,凝于喉口的仍然是那绵长无尽的情愁,好似亲身听觉汤显祖停笔后那一声长叹。

《牡丹亭》最重要的关键,就是那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昆曲抽象写意,小中见大,一句话概括完杜丽娘的悲欢,朱丽叶的悲欢,芙蕾雅的悲欢,以至于古往今来,所有由衷而起的爱情故事。“太阳底下无新事”,所有的爱情悲剧,都不过是把美展现到极致之后,乍然破碎。

创作者总是要给与爱情无上的能力,使他能战胜一切障碍,超越门第,超越世俗,以至于超越生死,在阴阳的鸿沟边,仍然流转那一双含情的眼。

然而元代多少戏剧家笔下生花,为何只有杜丽娘直至如今仍有绝代风华?

陈寅恪说,“情之最上者,世无其人,悬空设想,而甘为之死,如《牡丹亭》之杜丽娘是也。”作者自己也说,“一生四梦, 得意处惟在牡丹。”

牡丹亭是一个梦,是杜丽娘做的梦,是看客同他共情一起做得一段梦,是不死的杜丽娘持续了几百年还将继续持续的一场大梦。

苏轼有词: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牡丹亭最致命的魅力,便在于,当你走近杜丽娘,便不由自主地身在梦中。

杜丽娘她,即使爱上一个在旁人眼中不存在的柳梦梅,也心甘情愿,生可以死,死可以生。她养在深闺,识遍姹紫嫣红,却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娇柔、聪慧、矜持、多情,在演员的演绎下栩栩如生。

袅袅娜娜的唱腔诉不尽绵长的情愁,方一开口,几乎就要唱到人的心底下去。汤显祖笔下一段游园,字里行间,好似丽娘真的跨过了时光而来。清幽绵长而又百折千回,携着至情至性的千年情感冲击着我的心神。仪态内敛,妆容典雅,徐徐而来,水磨腔优美动人,不怪昆曲被称为“流动的园林”,古典之美,尽在于此了。

男也好女也好,表现方式不同也好,演员演绎的灵魂仍然趋同,仍然是那个丽娘。 那个丽娘,持袖却立,那一句“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那一句“姹紫嫣红开遍”,那一句“好处相逢无一言”,开口一句,我心醉一遍。因情而生,因情而死,因情又复生,这辗转滋味居然尽在一甩袖,一抛眼,一吟诵之间,怎不令人击节!

闺怨时的叛逆礼教,“吾今年已二八,未逢折桂之夫;忽慕春情,怎得蟾宫之客?”伤春时的来回惦念,“春香呵,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花前也肯细遣伤怀:“生生死死随人愿”,春梦无痕却还要寻梦,“最撩人春色是今年„„春心无处不飞悬”,好一个杜丽娘,便生生地在眼前唱念做打起来,其魅力真是既在方寸之间,又在千里之外,人间自是有情痴的,汤显祖细细放大的丽娘,正是此间风月的影子,看客不难从中捕捉到自我,千艳同悲万红一哭,何等的绝唱。既有情痴,便更不难有俞氏女子,不难有“幽思苦韵,有痛于本词者”,昆曲经久不衰,而牡丹亭下千古风流,只怕难被雨打风吹去。

牡丹亭之前,汤显祖和杜丽娘对我来说是纸上冰冷的符号,牡丹亭之后,这满口余香实在令人欲罢不能,想起当初读红楼,黛玉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时不由得心中一动,这难言的缘分——人生何其巧合啊。

词人说,梦也何曾到谢桥。

这一出牡丹亭,我梦到丽娘门前的桥,梦到丽娘不肯释卷的关雎,梦到丽娘病榻前汤药弥散的雾气,梦到丽娘梦里折柳的书生,梦到丽娘的坟墓被他亲手挖开,梦到那年状元冠盖满京华,梦到好一出旷世奇缘。

梦中人犹在梦中

牡丹亭里开牡丹,丽娘缱绻的情感,亦常盛开于此。

天下女子有情,宁有如杜丽娘者乎?

宁有如杜丽娘者乎?

“小姐,则被你有影无形看杀我!”

柳梦梅如此,我如此,看客亦是梦中人,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