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韵三月天
高一 散文 730字 113人浏览 最爱知道123456

当罥烟般的青色拨开隆冬缭绕的寒气,当和煦的阳光取代晶莹的冰雪洒满大地,当喧闹的鸟鸣打破如夜的寂静,当一渠叮咚的泉水惬意的叩响新旧的交替……我深深地感知到,故乡的三月已来临。

草色新雨中,松声晚窗里。三月,是醉人的一季。那天幕深邃的眸子,宝石般的诱惑蓝直指向你脆弱的心,想要亲近又彳亍着不敢靠近,你小心翼翼,伸出稚嫩的手,仿佛将整个天空都揽在怀里,紧紧地,紧紧地,你心灵的防线都挣扎着瘫痪了,啊,这迷人的天空!她不寂寞,因为有着碎花似的云朵儿陪伴在她身边,然而又寂寞,因为每一朵云的一生都不长久,她叹息,宛若西施掩心口的妩媚,娇滴如花,泪斑点点,与世相绝,醉人足矣。

杨柳散和风,青山澹吾虑。三月,是旺盛的一季。屋前屋后,所有的小生命都渐渐的活跃起来了,一点点,又一点点……逐步汇成了一大拨,在三月里,爆炸般争先恐后地出来了,如一股巨流,席卷了整个大地。柔软的草芽儿冲破坚硬的泥土,成就一片柔柔的坪,支撑起三月的旺盛;光秃秃的漆糙的枝干上冒出了星星点点的叶,由鹅黄变得青葱,由青葱变得苍翠,到最后,已为三月披上了素雅的袄;江南屋瓦,檐走轻逸,在灿灿的日光下显得格外涵养,藤蔓也爬上这敦厚的家伙身上,他依旧默默地,默默地,为家庭筛去了雨珠和烦恼,不自意间,托起了三月的天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三月,同样是繁忙的一季。他们,卷起裤腿,甩开膀子,咚咚咚地走出家门,走到田里,认真的开始了新的辛苦繁忙而又充满希望的工作,也许永远都没有人会记得,曾今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用血肉托起了一个中国,他们用一生衔接了华夏千年的文明,也是他们,用汗水和咸涩的欢笑造出三月的繁忙和乡韵。

故乡三月天,即使你不在我身边,仍然被记挂着,可我这久离的游子,你还记得吗?嗯,你一定记得,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