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人读后感
初一 读后感 1907字 129人浏览 lijuan560911

《追风筝的人》读后感

童年,有最原始的快乐和善良,也有最原始的伤痛与罪。那里存着我们最想回忆或最不愿回忆的片段。

在阿米尔和哈桑共度的童年里,无疑阿米尔是带着罪的,或许这样说一个孩子有些过了,孩子犯了多大的错都可以原谅,只因他们未经人事。不过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孩子身上具有人类最原始的情感。他们同情、喜欢,同时他们也嫉恨、厌恶。

阿米尔的出生夺走了他年轻貌美的母亲的生命,这让他一直处于深深的自责当中。后来父亲谈到他对罪的看法时说:“罪,只有一种,那就是盗窃。其它罪都是盗窃的变种。”“当你杀了一个人时,你就偷了一条命。你偷了他妻子身为人妇的权利,夺走了他子女的父亲。当你说谎的时候,你偷了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我想,正是这句话,阿米尔对罪有了最初的理解,使他后来想到可以用污蔑哈桑偷了他贵重的手表的方式来逼走哈桑,同时,也让自己为犯下的罪在后来的时光中都陷入愧疚与自责中。对哈桑,他说了谎,盗取了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对母亲,他夺走了她的生命,盗取了她身为人母的权利。 我想没有人敢说,我在童年没有犯过盗窃。我还记得小的时候,我妈常跟我说,不要乱拿别人家的东西,我似乎在大多数时候都遵守着这个原则。可是有一次,我一定是太想尝尝犯罪的快感或者是太想对表妹好了,当我们路过别人家李子树下时,见主人家没人,我心血来潮的问她想不想吃李子,她要是说不想多好,可她说想吃。那一树李子虽然多,可都未成熟,我踮着脚摘下了一颗较熟的。老天肯定是不忍心让我犯错,我摘果子的那个短短瞬间,竟然被果树的主人恰好在远处看的一清二楚。一切都那么巧,我爸妈也刚好路过,主人家碰见了我爸妈,便当着我的面跟他们说我摘他们家果子...... 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敢面对果树的主人,一想起那件事,我便面红耳赤,羞愧难当。而且我相信以后我都没有遇见过比这更让我难堪、尴尬的时刻。

有贪恋才有盗窃,小孩子是很贪的,贪好吃的东西、贪好玩的东西,贪父母或者其他人的宠爱,况且他们还不懂得掩饰和压制,所以他们“盗窃”。阿米尔设计逼走哈桑,因为他想独享父亲的爱。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对哈桑的记恨,因为哈桑总是充当着好人的角色。

而哈桑,这个出生仅五天便被母亲抛弃的哈扎拉孩子,虽然地处卑微的仆人地位,虽然经常因为自己的种族被人嘲笑,虽然要忍受别人讥讽自己风骚的母亲,他依然选择了勇敢和善良。我惊讶于一个小小的灵魂竟然有如此的毅力,我想他能坚持善良并忍受这一切只是因为他有坚定的信仰。他的信仰是什么,不是渺小的我可以想到的,我只是在猜想,可能是阿

米尔,也可能是阿米尔给他讲的故事,又或者他的信仰就是勇敢、忠诚、善良的活下去,更可能生活在他这样处境中而产生的一种执着。

一个连成人都无法忍受的困境,上天就这样淡然的撂给了哈桑。他生来便要接收,别无选择。都说困境可以让人坚强,可我却认为有些困境会让人变得异于常人的邪恶,譬如哈桑的处境。成为好的或是不好大多时候都是自己可以选择的,而那些有信仰的人最终都会选择成为好的或是更好的。哈桑总是能追到被剪断的风筝,这肯定不是巧合,也不是因为哈桑有这方面的任何天赋,只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断线的风筝最后都会飘向何处。哈桑追着风筝,也是在追着自己。怀揣着坚定的信仰,飘向一个安定平和的地方。

透过这部小说,我看到了两个对立的灵魂在相伴相偎的同时也互相绞拌着。哈桑就像一面镜子,照着阿米尔的懦弱与自私。阿米尔一面逃避这面照着自己太多丑恶的镜子,一面承受着心灵愧疚的煎熬。当有人告诉他“There is s way to be good again”的时候,事业和家庭均收获的他开始了自我救赎之路:独闯塔利班基拯救阿桑的孩子索拉博。他也是在救赎自己懦弱的本性,救赎曾经对哈桑的背叛。(后加:背叛和伤痛一旦造成,谈救赎对受害者无用,真正得到救赎的是肇事者本人)

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遭受着的是怎样一种伤痛和折磨,索拉博曾经待过的孤儿院,其实只是一座废墟,却住着一群无辜的孩子。战争让他们失去家庭成为了孤儿,孤儿院仅能提供的只是食不果腹的暂时安全的生活,随时还面临着塔利班对他们施加非人的虐待。孩子本是生命的本源,无论他们的行为是我们认为的善的或是不善的,都不能忍心看着小小的生命遭受任何的伤痛。

为什么要有动荡、战乱,同样平等的生命,为什么有些孩子就要经历伤痛,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向哈桑一样勇敢而坚强。我想起了奥黛丽. 赫本,这位误入人间的天使,倾其后半生投身于慈善事业。在弥留之际时,他的大儿子问她还有没有什么遗憾,她说:“没有,我没有遗憾......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儿童在经受痛苦。”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