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父
初二 其它 3407字 158人浏览 lu359826349

你大抵在街道中乱瞄一眼,错综交错的汽车互相鸣笛,人群中毫不相像的容貌聚集,让你眼花缭乱的叫卖,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能够一眼看到那个特别的人——我的养父。他穿着一件破旧的外衣,带着八十年代买的帽子,随波推注,那是心里的感觉,血浓于水,我和他还是逃不过父子的关系,虽然不是亲的,领养也算是个儿,在他心里,我一直认为我就是个感情寄托,后来证实,果然如此。

正值夏季,天气闷的让人直憋得慌,就是五六月的热,想怎么也不行,干啥啥累,那火红的太阳犹如革命时期的烈日,火辣辣的温暖着人们充满炎浆的心,本该慢慢凉下的血液又疯狂的逆起来,温度不比寻常。李函未此刻站在大树底下,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带着些许凉风的呼吸把纸条刮了起来,然后他摆弄了下,反过来对怀里的婴儿说:“你啊,刚出生就没爹没娘了,现在轮到我来照顾你,你可要好好听话,不然就揍你。”婴儿没听懂,“咯咯”的笑了两声,用他那纯真无邪的眼神盯着这个男人,男人感到了想要用尽全力保护某个人生命的欲望,怀里的婴儿以后就是他的命了。然后,婴儿进了他的家门,他们从今天开始就是父子了,李函未想。我就是那个婴儿,这是我第一次进到这个家的场景,带着大包小包,里面是我的奶罐和尿布,还有妇联给的五千块钱,或许因为这五千元他才会这么开心吧。

他回到家里,把孩子放到了那张家里唯一的床上,苦思冥想的给我想名字,想来想去的,他也烦了,拿出那本破旧的字典,随便翻到一页,他觉得,这是命,随便一眼就是我的名字。于是,他翻到了泓,一个既不特殊又不无聊的名字诞生了。我打心里讨厌他,不论是这个名字,还是起这个名字的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养父是个小气又吝啬的人,如果拿一个鸡蛋和一根洋葱放在一起,我想他肯定会悉数尽收,没办法,他没钱,又得养活俩人,还要给我交学费,仅仅清洁工的月薪连每天的伙食都供应不了,又找人家借钱。借条贴满了我家的墙壁,没人愿再借给他,他只好又干了份工作,勉强支付起所有的负担,至于债务,他还不了,我最瞧不起他信用不够的承诺了。更可恨的,他还打我,一生气就打,虽然不到残疾的地步,但恨他一辈子还是很容易的,我们是养父与养子的关系,真的足够了。

我上学学习成绩很好,在小学的时候,门门都是满分,升了初中后依然如此,班主任多次找我谈话,她说:“你学习这么好,为什么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你告诉我谁欺负的你,我登门拜访。”我摆了摆手,对她说没事,她还非得让我告诉她,于是我就说了。我说是我父亲打的我,他有暴力侵向。结果,班主任认为事件非同寻常,甚至长期下去会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伤害。她本着善良的心,决定来次家访,我同意了,我想让养父看看,他的样子究竟有多让人不知羞耻。

班主任打扮得很好,一路让我领着她来到了自家的门口,我觉得养父下班应该回来了,是否还是每天一样的穿着个拖鞋在屋里乱诳就不知道了。我推开门,让老师先进,她一定会惊讶的退出门来,为看到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头感到呕吐。可往往事情就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他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竟然衣冠整洁,在八十平米的破房子里有着不同的味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爸,”我喊他。养父点头应允,然后向老师,对我说:“这是?”班主任看出来我没和养父说老师来家访的事情,责怪的看了我一眼,自我介绍地说:“我是小泓的老师,您应该就是他爸爸吧。我想和您说说关于教育孩子的正确方法,希望您体谅。”他感兴趣的挥手,说:“你说吧,我听。”班主任就是像一个孤零零小孩,愣愣地站在沙发旁边说着刚买的糖果被抢走的事情,然后大人不时点头,表示同意某一句话,之后答应她一定帮她夺回来,就像好好教育我一样。接着,老师开门出去,养父把门一摔,发出忍了很久的怒火。

我听见爆炸的声音,然后就是肮脏污秽的语言不断的向我袭来,养父真的怒了。可惜的是,我十四了,我的力气越来越来大,虽然他有时会伤害到我,不过更多时候是他吃亏。他老了,体力根本不行。

养父一下倒在地上,我头上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我说:“你不行,你打不过我了,你以后最好识相点儿,不然我把你杀了都行。”养父不甘心,他说:“小子,你的钱都在我手上呢,离了我,你怎么活。”我呆了,我疑惑的问:“我的钱,我有钱吗?”他笑了,说:“你当然没有,可你离了我,自己又如何能在社会中生活下去,还不是指着老子给你赚钱。”我呸了声,说:“就你,就你还老子,你算什么!”他说:“我确实不是你亲爹,你知道,你知道的,我在你五岁时就告诉你了,还记得你当时的表情吗?哈哈。”养父笑得几乎忘我,我拳头紧握,我永远不会忘记啊,就是这样,我才发誓,我跟他不共戴天一辈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空本来就是灰暗,轰隆隆的雷声更是让我增添了一份恐惧,五岁的孩子能害怕到什么程度,大多是躲到父母的怀里。那时候,我们的关系跟真的父子一样,我真的以为我有个爸爸,我的妈妈死了。但是呢,事件经不过时间的洗礼,它会慢慢露出根须,然后,把腐烂的朽木敞现在人的眼前。我记得,他第一次打我,因为去的晚了一点儿,所以放学没接到我,我独自回家了,大雨让我害怕的发抖。就在我已经渐渐失去恐惧的时候,养父回来了,他刚进门就大哄大叫,看到我坐在沙发上发愣,一下像拎小鸡似得把我拎起,瞪着充满血丝眼睛问我:“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好我去接你的吗?”他的样子太可怕了,我导致哆哆嗦嗦的说:“我…我因为害怕,所以提前…回来了。”他说:“是吗?你再说次。”我没见过他这种状态,所以我哭了。他面目狰狞的暴躁了,他说:“你个野种,你也敢哭吗?我觉得你应该去找把你丢弃的父母吧,你早该死了。”我哭得差点儿喘不过气,他继续的透露,他说:“我把你领回来,就是让你背叛我的吗?你个杂种,你去死吧。”他一下把我狠狠甩在沙发上,我的表情接近绝望,哭得嗓子也哑了。我那时小小的心就想,我要杀了他,杀了他。从这个的时候开始,他每段时间就要揍我一次,不狠,也不轻,我也学会忍耐,当我能打过他,我多高兴啊,因为,我十四岁了。

第二天,我头上包扎着纱布去上学了,他也在身上抹了些酒精,我们平静得好像没发生任何的事情,习惯的不能再习惯了。家里的残局是他收拾,摆弄许久才会弄得干净,我冷眼看他,他的背弯的更厉害了。真的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吗?还是有别的原因,当然,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

学校又要钱了,他不给,他说他没有了,我也是这样觉得,不过总归是要有个仪式。我很难想像,在我十四岁已经成熟到的这个境界,我长大后会是什么样。黑社会?白领?街头小混混?现在思考未免有些早,但就是很好奇未来,更好奇的是,我究竟在几岁时忍不住把这个男人赶出家门。或者,真的忍不住,把他杀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还是给我钱了,他估计在幻想吧,幻想我长大后就会对他好,我还是说,他做梦,不过眼下离了他是活不了的,我明白。我不知道钱是从哪来的,这和我没关系,我的任务就是跟他打架,要钱,尽管是学校要的。

班主任让我当班长了,当着全班的同学宣布的,我不免多了些骄傲的感觉,晚上回家的时候,我跟养父说了。他在饭桌上吃着饭,嘴里说:“你不错,虽然是个野种,以后挣了钱给我就行。”我把筷子一甩,踢翻了桌子,他是故意激怒我的,对于野种这个词,我很敏感。我没再说话,回了自己的屋。我又想让他去死了,尽管我已经想过无数次了。

其实我还是接受不了太多的,当养父死了,他真的死了,我又迷茫了。昨天,我好好的坐在教室里上课,一个男人急急忙忙地敲开了门,告诉老师,他想找李泓。老师让我跟他出去了,他一见到我就说:“你爸死了,你快回家。”“什么,”我不太相信。“你爸死了”他又说。我这才相信,发疯似得赶回家里。他此刻正在床上躺着,旁边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人。有人看到我来了,远远地叫嚷着:“快看,他儿子来了。”我走到床边,然后笑了。忽然,我认为自己好像表情不对,又马上哭了,哭得惊天动地,哭是装出来的,笑呢,绝对真心。又有人说:“你看他,都有些伤心过头了。”然后伤心过头的哭啊哭,等到夜晚,人走了差不多一半,都是债主,看家里剩我一个也不容易,也不准备要了。现在留下的是养父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他们合伙在一起商量下葬事情,接着决定三天以后火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夜晚,我一个人守在床边,其他的人在门外早早的睡了。我终于可以笑了,我又发现我笑不出来了。我对他说:“你输了,我赢了。”可是这有什么意思呢,我跟他打,只想他给我钱,不然谁养活我呢。可现在他在我无数次的诅咒中被车撞了,我怎么活呢,去死吗?像养父一样。我轻轻地拉开了门帘,清风吹了过来,养父,其实我发现,我还是有些舍不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