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
初一 散文 5511字 138人浏览 八方财富1

创世之初,渊面黑暗,空虚混沌,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耶和华创造天地,第七日有了人,那人叫亚当。

1. 审判

对该隐的审判在七重天圣浮里亚。不似希玛城和耶路撒冷有日升日落,圣浮里亚,这 个离神最近的地方,圣光普照,能预示夜晚的,只有天边婉转流光的红霞。金色的主城在阳光下闪耀如大天使长的圣光六翼,四处都是美貌惊人的神族。只是出于对主神耶和华的尊敬,没有天使张开翅膀在空中飞行,然而天空仍热闹非凡,偶尔有炽天使骑着独角兽或者狮鹫从天空呼啸而过,如流星在天空划出一道美丽的痕;也有天马拉着马车,滴滴哒哒,在敲得出音乐的晴空中渐渐远去。

该隐出生在红海,他见过的最高的物体应该是那颗结出一种果子叫蛇果的树。七重天让他惊叹不已,但是他隐隐知道,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这风景了。

拉斐尔领着该隐穿过神殿前院,喷泉在阳光下反射出斑斓的水花。主神殿里隐隐传来天使们的颂歌,神圣而庄严。大天使长拉斐尔低下他高贵的头颅,高挺的鼻梁投下一道阴影,他低声跟着和:

“哈利路亚。”又轻轻的拥抱了一下旁边的该隐,“耶和华与你同在。”

主神殿里两侧都立着神族,只是似乎比外面的神族感觉更加神圣。右边一位天使右手持剑,左手中有一把天平,番红色的头发居然把外面的红霞都比得暗淡了下去;左边的天使有一位面容过分精致,竟生生生出了几分柔弱的感觉,头上戴着洁白的百合花圈,眼神柔和„„

“该隐,你有罪否。”神座上忽然传来声音,声音不大,却充满着威严。该隐睁大了眼睛,却始终看不清主神的模样,单感觉却是神圣异常。他想起了亚伯,怪异的感觉又在心底氤氲。

“我没有。”他说。

主神殿里静了一下,大天使长们的面容也冷了下来。耶和华的声音传来,

“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他继续说:“该隐,你应知生而为人的苦痛,不可杀人,更不可杀你的兄弟。”

“你应有罪的记号。凡杀该隐的,遭报七倍。”

„„

耶和华历729伯度,创世日,该隐流放红海荒地。

2. 死祭

“殿下,该隐被流放去了红海荒地。”

尤拉虽然不知道殿下让她留意该隐的用意,但是她也并不在意,魔王撒旦开辟九狱,救她性命的时候她已经完全的忠于了两位殿下。尤拉是暗精灵,有着标志性的黝黑肤色。等了很久也没有听到回应,尤拉有些奇怪的抬头,月光照耀下可以清晰的看到暗精灵居然没有眼白,整双眼睛都是深不见底的黑色。

她的殿下似乎被这个消息小小的震惊了,原本放在別西卜头骨上的手也因为惊讶悬在了半空,美丽的指甲在月光下反射着珍珠般的光芒。她转过身来,黑色的发丝,黑色的眉毛,黑色的睫毛与瞳仁,衬着一张玉白的精致脸庞。夜之魔女,魔王的妻子,莉莉丝。

莉莉丝原本是为了祭奠別西卜而来,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来人骨教堂。她的第一个儿子因为坠魔不够及时被耶和华的力量夺走了性命,现在別西卜的头骨就安放在人骨教堂,他那么小,头骨一只手就可以包住。虽然二儿子玛门已经长大了,成为魔神统领了潘地曼尼南,还为她种植了布满罗德欧加的彼岸花,但是別西卜在她心里,始终是充满酸涩的,愧疚的,

怜惜的独特存在。

偏偏是今天。红海荒地离魔界很近,她听得到,血液里召唤的声音。

她得去红海 。

一双修长的手突然从身后环过腰间,“殿下!”她听见尤拉急急忙忙的行礼。这温暖熟悉的气息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她不禁更向后缩了缩。

尤拉还在懊悔,自己怎么没看到魔王殿下进来呢。魔族对于魔王的崇拜,不仅仅是他战力惊人,宽待子民,更因为魔族生性放荡,换伴侣比换衣服还勤,但是魔王和莉莉丝殿下却从堕天就在一起,一直深爱彼此,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在想什么,嗯?”磁性的如大提琴配红酒令人陶醉的声音。虽然撒旦的名字被耶和华抹去,任何直呼其名的魔族与神族都将受到诅咒。但是莉莉丝不在此列,也根本不受影响。

“路,该隐被流放红海荒地,”莉莉丝顿了一下,“就在今天。”

环着她的手紧了紧,接着将莉莉丝转过身来,四目相对。曾经的天国副君,神之右手堕天后变成了黑发黑眼,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天生令人嫉妒的五官。挺直的鼻梁,从眉心狠狠的削落下来,被性感唇形优美的双唇托个正着。深邃的眼睛里似乎有漩涡在流转,让人深陷其中。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路,我„„”

一个吻轻柔的落在莉莉丝的额心,温醇的嗓音低低的响起,“没关系,带他回来。” “好。”

尤拉激动的眼睛都在颤抖,两位殿下的感情真是太好了„„等一下!莉莉丝殿下又要回去红海?!

3. 原罪

该隐跟着莉莉丝踏入魔界之眼的时候,不禁一阵恍惚,百年之内,自己居然踏遍了天狱人间。

魔界虽然没有光耀到刺目的圣光普照,但是明亮的月光洒下来,和城堡里不灭的灯火,同样显得繁华异常。相较于神族千篇一律的美貌,魔族的长相却是千差万别。有身材火辣的暗精灵,也有壮硕如山的牛头恶魔;有的长着尾巴,有的生着尖耳或犄角,有的甚至还长着羽翼,颜色却是暗夜般的玄黑。天空中时不时呼啸而过一条条可怖的巨龙。一路走过来,有的魔族不怀好意的盯着该隐,还有女恶魔轻俏的抛着媚眼,更多的是对前面的莉莉丝尊敬的行礼。

莉莉丝,他想,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居然让他心底缭绕出了一丝奇异的感情,这种感情,和对亚伯的,别无二致。

忽然脚下一颤,一双铜铃大的双眼骤然出现在该隐眼前,从面部密布的鳞甲来看这是一头成年龙,可是因为身躯庞大,只隐约瞧见无边际的骨翼和一点尾尖。该隐浑身僵硬,因为这条龙几乎就要贴着他,浓重的鼻息吹着他有点重心不稳。

一声嗤笑,一个人影从龙骨上稳稳的落了下来。之所以说是人影,因为这是该隐在魔界看到最像人的生物了。看面容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天生的骄傲从眉心延展到尖细的下巴,纯血高级恶魔的黑发,英气的眉,漂亮的眼,看起来有些薄情的唇,这少年还没有长开,就已经有令人倾心的资本了。可是走近了该隐才发现,这并不是人类,十几岁的少年身高却已经接近两米,肩上扛着一个张牙舞爪及其可怖的镰刀,光看镰刀的形态就可以想象少年的蛮力有多恐怖。而随着他走过来,旁边的女恶魔们明显热情了许多。

“母亲,”少年走近了,笑嘻嘻的对着莉莉丝行了个礼,“儿子可是想你的紧。”眼睛却不老实的在莉莉丝身上转来转去。

莉莉丝朝着玛门勾了勾手,少年立即半跪在莉莉丝面前,眼睛发亮。

“想你个头啊,”莉莉丝一手敲在玛门脑袋上,“红海有多荒凉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敢跟我要宝贝。不过„„”莉莉丝伸手掏出一颗黑色的石头,玛门瞬间眼睛都红了,似乎还隐隐的冒着血气。

“黑曜石不是白给的,儿子,说过多少次了要注意礼貌。你的龙吓着该隐了。”少年立即转过头对着自己的龙努了努嘴,巨龙立刻会意的把头朝旁边移了移,巨大的瞳仁里还不忘流露出对该隐的蔑视。

“最后一件事,送我们到人骨教堂。”莉莉丝把黑曜石放进玛门手里,少年立即起身,瞬间恢复了高傲,眼神冷冽,笑着说,

“乐意为您效劳,母亲大人。”

直到该隐被少年半拖着上了那条巨龙,还沉浸在刚才母亲和儿子诡异的相处方式回不过神。走之前,玛门还不忘对着下方的女恶魔挑了挑眉,“玛莲,今晚等着我。”

说完巨龙瞬间腾空,呼啸着远去了。

人骨教堂就在潘地曼尼南,玛门的领地。虽然是第七狱,但是拥有自己的坐骑,穿越狱阶是轻而易举的事。就像他们刚到,第五狱的领主尤拉早已等候在了那里。

“殿下!”尤拉看见莉莉丝难免有些激动,她从堕天起就一直跟随着魔王,自然也见过路西法带着莉莉丝回来时,莉莉丝奄奄一息的模样。从那以后,她就不赞成殿下再回红海。

“哟,尤拉,”玛门戏谑的开口,“数月不见,看样子被滋润的挺好么。”说着突然一镰刀朝着尤拉挥过去。

玛门身边的女性并不都是伴侣的角色,还有亦师亦友的存在,比如尤拉。

尤拉勾了勾唇,暗黑的眼睛里隐隐有流光婉转,身体竟然以诡异的角度敏捷地跃了出去,精确的避开了镰刀。

“玛门殿下,潘地曼尼南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您去处理呢。”

“啧,”玛门有些头大,这个年轻的领地年轻到和他的岁数差不多,那些新生的没有经过堕天之战的魔族,别说什么贸易,城市建设,想要驯服他们都还有难度。

“照顾好我母亲,我先回主城。”说完给了该隐一个警告的眼神,就跳上巨龙,直奔回了罗德欧加。

该隐摸了摸鼻子,因为自己那个“该隐的记号”,没有任何生物杀的了他,不过,那并不代表他有能力杀掉其他生物。玛门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但是有一点,自从进了魔界他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话,那种对于莉莉丝的奇怪感觉,已经越来越强烈,就在喉咙随时要破土而出。他想起亚伯,想起神说“你兄弟的血”,他便不敢开口。

“尤拉,守在外面,不要让任何魔族进来。”不知不觉,靠着尤拉的地焱,他们已经到了人骨教堂。

“是。”尤拉顺从的站在了门外,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该隐,我想给你看一样东西。”莉莉丝的语气突然轻柔了起来,像是怕打扰到谁,“你见到它,如果想起了„„如果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告诉我。”

该隐没有回话,静静的看着莉莉丝转过身,好像在小心翼翼的捧着什么。他不回话,是因为不敢回话。这个地方太诡异了,他看着莉莉丝的背影,黑色勾勒出她美好的身形,他看着,看着,看着„„

“该隐?”莉莉丝突然有一丝预感,转过头,却发现该隐死死的盯着她。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惊人的欲望,炽热的,烫人的,迫不及待的„„那不是男人对女人的欲望,那双眼睛里的,是食欲。

该隐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一对獠牙,他对着雪白的颈,张嘴咬了下去。

他不知道,有谁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圣浮里亚,光耀殿。

伊利斯水镜上正“放映”着该隐正在做的一切。

一个模糊的影子站在水镜前,突然上前一挥手,镜子突兀的从空中消失了。“人性?”他想起自己以前最宠爱的天国副君怒斥自己的样子,说他忽略人的存在,“不可接受。”

“米迦勒,”他呼唤着自己的战神,“魔物猖獗,清肃之。”

“是,父神。”红发的六翼天使恭敬的回答。

“殿下!”尤拉惊愕的看着早就来了的魔王站在门外,静静的站着,仿佛在默认该隐的所为。不过她随即又否定了她的想法,路西法那双永远风淡云轻的眼睛里已经浮满了隐隐可见的怒气,身边的气压越来越低„„

“嘭!”路西法突然暴戾的推开门,“该隐,你若想救她,就把自己的血喂给她。”他一字、一句说的极慢,仿佛在用全身的力气克制着自己。

该隐迷惘的抬头,眼前的生物背着月光,散发出一种强大不可揣测的气场。正是这种气场,让他短暂的清醒过来,他看着莉莉丝,张嘴咬破了自己的手,让血液滴进莉莉丝的嘴里。

莉莉丝突然开始发生一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她还是那样美,可是美得不一样了,那种美,像是„„凝固了。

路西法终于松开了紧紧攥着的拳头,几乎是闪现到莉莉丝的身边。

“该隐,你走吧,你的食物是人血,魔界已经不适合你了。”他顿了顿,似乎很满意莉莉丝现在的状态,又说,

“莉莉丝不会再回红海,如果你想见她,魔界之眼不会阻拦你。”

“尤拉,去罗德欧加。”说着不再看该隐,怀抱着莉莉丝离开了。

所有的恶魔领主,狱主,七十二魔神和九大堕天使突然都接到了魔王在罗德欧加的紧急传讯。一个个纯血恶魔静静的站在主城殿里,强大的气压让弱小的恶魔瑟瑟发抖,他们知道,一定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路西法将莉莉丝放在寝床上,窗外是大片大片的未开花的曼珠沙华。“路„„”莉莉丝迷糊地说,她依旧有些神志不清。

“好好睡一觉,等你醒了,曼珠沙华就会开花了。我陪着你看。”路西法在心里加了一句,“我们有千千万万个伯度的时间。”

“父亲!“玛门突然不顾尤拉的阻拦闯进了主屋,“天界突然进攻,他们的军队已经到了魔界之眼!”

路西法轻轻一笑,“时机刚好。”

„„

耶和华历729伯度,光耀日,光暗之战爆发。

4. 神遣

所罗河水边立着一个影子。

模模糊糊,你努力想看清楚,却怎么也看不到他的面容,但是你感觉得到他强大的威压。 耶和华,不,应该说的耶和华一部分的神识,出现在了魔界的所罗河水旁。

他突然伸手一动,一团光骤然出现在他手中。只是那光团似乎很不安分,几次想逃离他的手掌,却始终冲不出禁锢。

他就这么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手中的光团,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如之前的,和之

后的千万个伯度。

“人性?”良久,他终于开口,却得不到回答。

“那么你来告诉我吧。该隐,你的名字叫该隐。”

后记:

1. 本文跟圣经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本人胡编乱造,也没有任何侵犯宗教的意思!

2. 莉莉丝,该隐(在红海时)是人类,现在该隐是吸血鬼的设定在圣经里并没有提到过,是后来人们的想象,而且也传说是莉莉丝教会了该隐吸血。莉莉丝是神当初创造出来作为亚当的妻子的,结果不满神的安排,被流放红海,后来成为了路西法的妻子。传说蛇果就是莉莉丝引诱亚当夏娃吃下的。

3. 该隐的确杀了亚伯,不过不是以本文暗示的方式。是因为兄弟俩同时向神进献,神看中了亚伯的东西。该隐心生嫉妒。该隐的记号是有记载的。

4. 天使的人类形态在诺亚洪水事件之后很久很久,只是情节需要,提前让加百利,米迦勒等出场。

5. 路西法堕天的原因众说纷纭,这里的原因是情节需要杜撰的。应该说撒旦到底是不是路西法圣经中也没有说,不过LUCIFER 的确从圣经除名了。

6. 玛门和別西卜都是七宗罪之一,神的原罪。是不是路西法的孩子不知道。不过玛门的罪孽是贪婪,而別西卜是贪食。

7. 尤拉是虚拟人物,圣经中并不存在。

8. 一伯度等于 十亿年。

9. 是神将別西卜的“灵魂“注入了该隐的身体,带着原罪 贪食 出生,不过设定成了对人血,特别亲人的血的贪食(所以对玛门之类都没反应)。路西法因为不满神的高高在上,对人漠视的态度堕天,神想借该隐看看人类到底是怎么样的,结果他看到了自己以为的“结果”,表示很失望,想攻打魔界除掉反叛他的路西法“异类”。 路西法知道这一切,不仅是莉莉丝对于该隐表现出来的母性。他教该隐对莉莉丝进行“初拥”,就是将莉莉丝变成了吸血鬼,改变了莉莉丝的寿命,让她可以永远和他在一起。(情节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