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爱·傲
初一 散文 888字 24人浏览 我在北海2012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曾经爱得那么撕心裂肺,忆昔,才发现只不过一场虚梦。许嵩的歌词很美,很凄凉。仿佛年华初醒,却发现,早已抓不住,那逝去的眷恋,往日的执着,竟空虚的可笑。

何必沉溺?

前世的因,今世的果。你嘲笑我的幼稚,不满我的倔强,不明白这近乎废弃的执念又有何用?我了然一笑。化作蝶双栖,愿为比翼鸟,把一个个美好的神话故事当作梦想而沉溺其中,却忘了,梦,终究是梦。你反驳,又有谁能超脱到无欲无求?相反,那一个个几乎妄想的梦,却支起了一颗颗企图沦于深渊的心。我知道,所以,我也相信前世今生,相信星座占卜。可,相信,又能怎样?人是一种欲望支使的动物,有时,明明望眼即穿,却不到黄河心不死。请原谅我的偏激,“先看庭前花开花落,漫观天上云卷云舒”的日子谁人不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又谁人不欲?可是,这毕竟太遥远。你生存在这个时代,就应该为这个时代负责。如果可以,我只愿那段相逢的缘,那份执着的等——“你说你是前世的花,为我开放到今天;你说你是执着的等,相逢只为一段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何必执着?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我赞叹他的豁达,惊叹他那敢于放手的爱。“我爱你,所以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有时,真的,何必执着?若是爱,请深爱;若不爱,请放开。他是爱的,比那惊世骇俗的旷世绝恋更令人刻骨铭心,却在一阵汹涛巨浪中瞬归平静。古往今来,多少才子佳人在所谓的同生共死中结束生命。“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太过华丽,如果可以,只愿在生死离别后,在坟头轻唱一首《清明雨上》。

何必不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不觉得我不充实,只觉得我太空虚。”你的眼中,充斥着无奈。那份对知识的渴望,令我感动。世界上多少人,如井底之蛙般,高傲,自满,那份天下尽在掌握之中的傲气,若有真才实学,会让人踌躇满志,但,那些头脑空虚着的人,便如水仙花。如网络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凤姐,芙蓉姐姐,只会令人厌恶罢了;如项羽刚愎自用,虽一身傲气,却最后自刎乌江。你若觉得空虚,我想,你已经充实了。

或许,我并不该过多的评论,毕竟,自己的路,得自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