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永不下岗吴洁
初二 记叙文 810字 67人浏览 金合社

亲情永不下岗

亲情是一坛陈年的老酒,甜美香甜;亲情是一幅传世的名画,精美隽永;亲情是一首经典的老歌,婉转悠扬;亲情是一方名贵的丝绸。细腻舒适。亲情是诗,亲情是歌,亲情是我们说不完的话题,亲情是我们一生走不出的牵挂„„

那个晚上,雨下个不停,我思绪万千,已没心思做作业。突然,在我比前飘溢着一股浓郁的香味。我抬头一看,是妈妈,他正准备递给我一杯维维豆奶。妈妈怕打扰我做作业,只对我说:“快趁热喝吧!”就走出我的房间。

母亲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永远都是伟大的。在你失意,忧伤甚至绝望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在你身边立着的母亲。不管你是怎样的卑微和落魄,母亲永远是你可以停泊栖息的港湾,她的关爱和呵护一样会把你渡上一条风雨无阻的人生之路。

人们自古以来歌颂伟大的母亲,我从现在却更加喜爱我的父亲。母亲仿佛是阳光,温暖,无微不至。而父亲仿佛是无边无际的海洋,宽广,辽阔,似乎能包容一切。

在我开始住校的那个星期天,母亲为我收拾东西,我兴奋地跳来跳去,却在门口看见父亲静静的翻我的画册。轻薄的烟圈里,我看见

父亲不同往常的慈祥的目光„„

住校的某一天,我打电话回家,是父亲接的,像和陌生人说话一样,拘谨地与父亲敷衍了几句。他知道我醉翁之意不在酒,很快就让妈妈接。

一个傍晚,父亲到宿舍看我,我接过妈妈让父亲给我的衣服还有“三勒浆”。在阳台上目送父亲归去的时候,我发现父亲胖胖的身躯,变得有些弯驼。如血的斜阳投在他寂寞的身影,拉长,拉长。

晚上我打电话给妈妈,谢谢她的“三勒浆”。妈妈却是全然不知情。是爸爸买的。默默抽烟的,翻我画册的,常常“不许”我的,为我送“三勒浆”的,与我拘谨通话的那个父亲,在无声中倾注了我那么多的不解,那么多的爱。我一直不懂的,现在,我想我是懂了,我想用有声的方式来换取父亲无声的微笑。

血浓于水,是亲情无需考证的爱的阐释。

“任何人都可以背叛你,抛弃你,但永远有两个人支持你,那就是你的父母。”的确,世上还会有那种情感如此忠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