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湖畔,千年等一回
初一 散文 1635字 78人浏览 2010vanilla

西子湖畔,春暖花开,我是新科状元,玉树临风, 书香四溢。你是西湖底,一修炼百年的青蛇,我从未想过与你有一段三生三世的爱情,也从想到在风雨破碎的人间相遇,从未奢想与你有执手, 并肩的相惜。是的,你是一条百年修行的青蛇,我明亮的眼眸投射是你翩翩而起的姿态,在我身边倾城的独舞,抖落岁月的风尘,如梦的过往消逝。我不明,为何这一生你却甘心与我这个只能活几十载春秋的凡人,相恋相知。深深记得,那一刻,你百媚横生眸倾城,舞尽西湖荷花羞,在倪安然如莲的倩影中,杳杳欲出,一双含情眸如一池碧波,秋水盈盈,潋滟妩媚,清雅逼人,皓肤若凝,我陷入你绝色的容颜,不能自拔。我为你动了情,你为了我倾了心.

从此,浪迹天涯,美景良辰正好,我便归田卸甲,舍弃一切繁华,摘下顶上花红,富贵随水,功名似枯草,我安然放下,一身轻盈。缘遇时,西子湖畔,你刚好幻变成人形,伫立于水之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齿如瓠犀,翩若惊鸿,白似梨花带雨,娇如桃瓣随风,零零散散的一束青丝,深情一回眸,秋波闪闪,我在一朵花开的时间,轻瞥你绝世素颜,你嫣然一笑倾城间像是专等我的回顾。我不知是前世的姻?还是今生的缘?心便定,今生,我痴爱于你,而在人间天堂西湖湖畔,见证了我的誓言。柳绵吹吹,荷花媚红,在你浅浅的发香中,定了刻骨铭心的情。而后,我们时常在断桥两岸倒影成双,青裳飘逸,共织鸳鸯戏水。

那时,你手执油纸伞,嘻笑轻跳,你是不谙尘世刚修炼成精的青蛇,纯真不染尘埃,我与你依背而靠,与你双眸对凝,给你讲人间悲欢,尘埃百态。夜阑寂静,素锦湿墨,我常在清丽的月光中吟诗作画,你便伴身在侧关顾,有时颦眉紧锁,有时思欲翩飞,流萤闪影。我捧一把琴瑶轻抚时,音如流泉,清心悦耳。你便为我在月光中独舞,倾城的舞不惹一丝尘埃,青纱飘飘嫣然浅笑,飘逸舞影在琴音里无尽缠绵。为了你,我辞了官,远离雕栏玉砌,鎏金浮华。幻想在一处无人深谷,泉水细流的地方,与你共度此生。我深知你非我类,曾问你,为何芸芸众生,只愿与我共渡,你巧笑嫣然对我说,多年前,你是为我所救的一条青蛇。时光荏苒,思绪如织,却是多年前,正值年少在西湖边玩耍。无意间,看见一条带伤搁浅在岸青蛇,我新生善念,执在掌心,捣药包扎,轻轻抚摸它润滑的身躯,看着它全身碧玉通绿的条纹,眼波闪闪流盼顿感喜爱亲了它一口,便放会西湖湖底。

原来,多年前,你便是那怜惜的小青蛇,原来,多年前,我便种下爱情的盅,便喝下爱情的毒。是否,因为如此,注定这份情还得如此艰难。曾傻傻的以为,不扰世人,远离繁华,长居深山幽谷之中,陪你携手风起雨落,慰藉花底清寂朝暮,在苍穹下看繁星点点,共赏四季花开。分离的一瞬间,我看到你深情的回眸,在一片佛光下消潋,我泣血的泪滴落西湖,枯萎满湖荷香,纵然你柔情似水,纵然我爱意无限,人妖总得天人永隔,为何上天总要了断人妖的痴情,不许一世的相期。小青,是你的名,正如芳草的纯净,你未害过一个人,也未曾伤过一个人。你虽为妖却还是一个柔软的女子,我恨苍天,苍天不公。我恨世人,世人不明。为何总得拆散有情人,有情不得眷属。使我与你彼岸,此岸。遥遥相望泪洒西湖。

西湖荷花绿绿枯枯,人们来来回回,没有人知道我在等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我在这等了千年。千年等待千年空,千年空等千年等。每一世我都带着思念轮回,每一世我都惠泽众生,

只求三世普渡换一世重逢,我许下永堕阿鼻地狱的誓言,永世不再轮回,穷尽一生换你一次年华再现。终于,此情此爱感动天地,西湖水干,雷峰塔倒,你我的誓言就要破茧成蝶。相逢的那一刻断桥相拥,你亲吻我带泪的笑脸,我问你,放弃千年修行,与我一凡人共度百年,后悔吗?你如水灵动的双眸,深情望着我说:不后悔,从我救赎你那一刻,我便是你永生的爱恋,无论是缘还是冤,都许我生生世世。你依偎我怀中问我,历经三世情苦,只共你一世情深,后悔过吗?我说:我永不后悔,我救赎你那刻起,我已种下情毒爱盅。拥抱着你,温柔成满纸的诗句,羞红半天霞菲,醉了满湖鱼儿凭栏遥望,接天莲花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