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无声(外一篇)
初二 散文 428字 37人浏览 个将回归到

花静静地开过,如同云静静地走过。

岁月有多远?远得看不到尽头。

我走在河边。河水净净的,能看见河底的水草。一个人走着,踩着玉米秸,干腥的野草,还有河边不时蹦起的蚱蜢。

走的路途有多长?河有多长?

我知道,河那边是海。

海上有雪白的浪花,有阵阵的海风。

海风也是腥的,可以迎着海风踩在沙滩上。

海是一个梦,风也是一个梦。

常想,过了若干年,七十了,八十了,梦是否依然在。

如同静夜里,静静地听花开的声音。

花开的声音很小,你听到了吗?

那是心的声音,有几人能听到!

且行且珍惜。

等待

我一直在等待。

等待忘我。

如果相爱是诗,那等待就是一场梦。

没有结尾,没有结束。

一夜都在做梦。梦境有好有坏,却都很单纯。

单纯得像初见的时光。

秋天了。天凉。有人穿上了毛衣。心呢?心还裸露在外面。

不再有最后的消息。抽了一支烟又一支烟,终于摁灭。烟蒂烧住了手。

久坐。腿麻木了,却不想站起来。难得这样清闲,难得这样思念,难得这样等待。没有预期,没有结束。

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