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何时雪濡莽土
初二 散文 1235字 14人浏览 plnwlqm

再次午前逛街,秋风不知何时已替冬风扫了遍地的落叶。从书店出来,风愈强烈,往北走,这是小学的方向,这是小学常走的路,去了外地后,很少再去走。漫步。漫步。在小学门口右拐。不想回去,那是梦的开始,但我怕。我怕,泪落。泪流。风干。然后放声。随即奔跑。寒风凛冽,在小咖啡馆里,点一杯带走。然后再小学对面的公园小湖的拱桥上倚靠。熟悉周围。冷风刺了眼,流了泪。伤感,伤情。还是忍不住去望一望小学,它。老了。新了。一片落叶飘来,拭去我的泪,掉到地上。俯身拾起,夹进《红楼》里,仿佛时间都隔了万丈远。这里还是简单,朴素却不俗,我还是无法放弃,这美好的地方。这爱的始源。冬风又临。秋败于季。我默然。悄声离去,埋下了那片落叶。风送黄昏,红自落去。无奈百般,我终得泣。仰头,大喊一声,仿佛世界都听得到。泪滑下了面颊,又一年去了,闭上了双眼,嘴角漾起笑语嫣嫣。风吹。泪坠。

无可想象,天此时已黑。没有星辰,只有流年。电视机频幕闪亮着。入冬了。过冬了。北方的冬要烧暖气了。还没有烧得很厉害。不过已经暖些了。今天见着好多个人,许久不见,脸上写满了沧桑。他们说,我还真没显沧桑呢。回家照了几照,脸上没有青春期的痘子,貌似还光滑。但沧桑莫有,还真是不敢说。有人说,他爱了,却又失去了。好像任何的话,加上爱于失去,便会无比伤感与诗愁。沧情,霁了几分,像沧海一般,我不想去感受,但是却又有无限的好奇。我没办法说,我懂得了人间情愁万分。但我想说,沧海桑田,梦一般粘稠。愈陷愈深。莫浸莫失。爱,不是唉。那种诗人惆怅的境界,我到不了也找不到。但我想说,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味道。那不是最好的?一架单车,悠闲上南山。载满一篮花。何有沧桑。人们好像喜欢在冬日阳下,寻沧桑之意。冬日燥气,何要沧桑,湿了自己,去闲一绺暖意。洋洋在阳台摇椅上。似水流年,一切安好。却又想起,同学喜欢的一句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我无法想象,顾先生写它时的心境,但朦胧,莫不是一种沧桑之意。我入冬。不小心放进一只小虫,起名沧桑。病毒一般,传染了整个冬天。恶也,沧桑随我入冬来。

人寂寂人,梦愈演愈烈。梦里,雪从天降。一片又一片。枯树旁,小川洒洒。风唏嘘着冬,轰隆地刮着树干。树干。梦里有雪。望望窗外,普阳已能温我。燥冬,何时风里才有最美。我待你,我待它,我待他。天蓝,水澈。我不知我想要的明天。也许是,一幢小房,一座小山,静静地。也许是,一身正经,一天公交,忙忙地。也可能,一杯咖啡,一校功课,烦烦地。何不怀念,有雪的时候。那时去友人屋,总有他别出心裁的小雪人,我们能一起打雪仗。濡湿了一切,我的发,他的裳,遍地的土。小时候,自以为是。总以为自己是独裁者,上了学,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是。别人看见自己,才会笑。大多数。看不见。我无法想象,当所有人,都互相看不到,世界会是怎样。我喜欢一种意境,有小树,有小吃,有躺椅,暖暖的。一切安好,与世无争。为什么呢?世界被充上了世俗,披上了浮华,令人不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初二:羽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