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颜色5郭晓雨
初三 记叙文 2字 64人浏览 忘记是天使

幸福的颜色

中午独自在家,没有现成的汤羮,只得自洗手入厨。且生火过,凝视一汪乱攒着气泡如珠的清水,却分明记起了母亲的粥。

那当真是最精妙的艺术品,面浮漾着一层游戏不休的雾气,带着母亲臂弯一般的暖意,翩若惊鸿,依依直上,又在高处绽放开来,膨胀不止的香气就彻底挣断了束缚,旋柱绕梁,充盈满室。桂圆与薏米最是妙绝,莲子伴麦仁当称无匹。每逢一家人围坐桌前,最末时那碗粥的内容早在端上桌前便被我猜想数遍。只是这项类似于“射覆”的活动不久就被我彻底否定——日日可见的粥,竟一次也没有被我猜中它究竟又放了何种馨香。这种再平常不过的饮料反成了每日变化的惊喜,母亲是这惊喜无二的缔造者,我们是看客。

每一日,每一碗,温热的土红色(这是放了黑米或红豆的),浸染了、也熏香了我记忆的底片。

我惊异于母亲非凡的创新力,美学思想与医学概念结合得无可挑剔。而我更难忘于我大肆品呷时,偷眼望见的,母亲满含温情的笑容,每每在这一刻,在香雾簇拥下如蓦然飞下的朝霞。

——“妈妈,这枣儿香。”

“烫吗?”

“不烫,这黑米糯。”

“慢慢吃,啊?”

“嗯,这花生脆。”

于是我们都笑起来,迤逗得彩云偏,燕子斜。粥,更甜了。痴痴想着,炉上的水开起来,气出如蒸。恍然有了些灵感,我亦要煮出那代表了太多的土红。诚知这份温暖无法逾越,有一碗粥,我会为回家的母亲端上,尔后,静静注视着母亲品呷,品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