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壕吏》改写故事
初三 其它 1240字 399人浏览 forestfang

那一天,正值黄昏,天边只剩下一束残阳,漫长的黑夜即将来临,这是第几个孤独绝望的夜晚?我已数不清,我不仅深深地叹了口气,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裳,迈开沉重的步伐向那看不见的“前方”走去。

不过多时,我来到了石壕村,大大小小的茅屋,破破烂烂的篱笆,偶尔还有几声牛羊的叫声,我摇了摇头,这样贫困的村子我已经见惯了,只不过我究竟还得遇上多少个?我究竟还要痛心多少次?一次?两次?还是一辈子?

最后,我投宿到一对老夫妇家里。他们对我很热情,把他们到过节才舍得吃的窝头给我吃,我也和他们聊得很投机,这时,一阵巨大的敲门声传来:砰砰砰!“开门!”砰砰!“有人吗?,我们是朝廷派来的……”听到这里,老两口的脸色“刷”地阴了下来,“快走!老头子!他们肯定又是来捉人的!”老妇人连忙把老翁从椅上拽起,将他推向后院。“快点逃吧!从后院的围墙翻过去!那里不高!”我不知所措地站起来,却被老翁推到一处隐蔽的角落,“你先躲在这里,千万不要出来,我先走了!”说完,老翁急急忙忙向后院奔去。老妇人见我藏好了,整了整衣裳,向大门走去。“官爷啊,这么晚您找我们这些贱民有什么事吗?”“老子不跟你废话,现在战事紧急,你们家的男丁呢?都给我冲军去!”我在暗处听到一个粗犷的声音嚷道。“官爷啊,我们家确实没有男丁了啊!”老妇人见差役们要闯进屋来,连忙上前说道,那声音里竟夹杂了哭腔,“胡说!你们家怎么可能没有男丁!你说!你将他们藏到哪里去了?”差役愤怒地大吼着,“那战事岂是你们可以延误的?”“官爷啊!老妇人终于哭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官爷,您听我说,我们家只有三个儿子,他们已经全到邺城防守去了。”老妇人一边抽泣着一边诉苦。“前两天,老二托人捎信回来,说老大和老三已经战死了!”说到这里,老妇人又痛哭起来,那哭声十分凄惨,我的眼眶也已湿润了。“那些幸存的人虽暂且活在世上,可那些死去的人,却是再也不能复生了呀!可怜我连最后一程也无法送他们了,因为他们已经永远的离我而去了!”说到这里,老妇人又一次哭了出来,不过多久,他平静了一下情绪,稍微擦了擦眼泪,说:“官爷啊,我家是真的没有能打仗的男人了,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孙子,因为有那小孙子在,所以他母亲还没离去,但她进进出出连一套完整的衣裳都没有,官爷啊,您就放过我们吧!”“那可不行,虽说你家已没有了男丁,但我们不能就这样空手而回吧!”那差役说完,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老妇人。妇人连忙会意,主动说:“那就让我随您连夜回营,去承担河阳的劳役吧!”差役想了想,说:“好吧,既然这样,你现在就可以走了!”说完大摇大摆地出了门。老妇人缓缓地立起身子,依依不舍地回身望了一眼这曾经在这里度过大半辈子的茅屋,终于在差役的催促下过身,毅然决然地跨出了大门。我从暗处出来,盯着老妇人那单薄的背影久久伫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是夜,柔和的月光散满整屋,此时却变得如此凄凉,我呆坐在床头,目光停滞在院子里,刚刚那一幕幕在我脑中回顾着,妇人那凄惨的哭声依然回荡在耳边,尽管隔壁的屋子早已人去、房空……

初三:姚禹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