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首,就是另一个世界
初一 其它 1044字 61人浏览 唐婉祺

有时候,静静得看着街角飞过的几只雀儿;生命就在那些停滞的瞬息中默默地流逝。--题记城市里五彩缤纷的光泽像霓虹下晶莹的红宝石般璀璨。高贵如同冰雪的建筑琳琅在人眼所能企及的每一个角落。熙攘的人群,车如流水马如龙。数不清的生命把鎏金般闪烁的年华蹉跎在有些疲倦、有些虚渺的城市打拼里。顶着微微沁凉的春寒穿梭在如织的街头巷陌。问候着或许只能有缘在新开的桃花下见上一面的彼此。生活,充斥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碎片,如同盛夏晴朗午后杨树投下的疏影。耸立的高楼广厦下匆匆走过的职员,街边小摊上朝气蓬勃的学生。一切,朦胧在PM2.5洒下的薄纱里,仿若隆冬骤然走进温暖的世界时眼镜上氤氲着的水气。在钟漏里蹒跚着的时光稳健的步履契合着电报大楼的钟声,艰难得穿过一道道阻塞的车流人浪,最终消失在北风飒飒的背影里。无数表针机械的转动和表盘滴答的转换构成了一个拥挤得有些劳累的世界。被榨取的生命仿佛在世间沧桑过几个轮回的僧侣,涅盘的面容在紧张的压迫下无奈的喘息。巷子里清亮的吆喝叫卖、四合院儿家长里短的闲话随着一座座插入云端的写字楼和盘旋着的高架桥的拔地而起像用消毒水浸泡过的种子深深埋入泥土的芳香里。在这个城市堂皇的街道上,永远是千篇一律的风景。一圈圈环路好像妖兽巨大的手臂,束缚着空间而且几乎想要把空气抽干吸净。无法涤滤去的喧嚣,就如同让人一筹莫展的葬花天气。像浓硫酸无情地腐蚀着白纸。杠杆的一端是人,另一端放着所有嘈杂的音符。迟早有一个时刻,肉体会不堪重负到被弹上天空,而后砰然落下在大地上砸出一个深坑。轰然一声好像充满火药的空气骤然爆炸。之后不过是尘土上多了一座墓冢。沿着一条冰雪铺就的道路,漫天的奇纷挡住了前面的景致。谁也不知道走到尽头,会是皑皑的雪山,还是青葱欲滴的苍茫原野。有的人往前走了,到了终点,一如平常。有的人踯躅不前,徘徊了一生,于是只留下了几个不久就被重新盖严的脚印。有的人走累了,坐在路边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觉得旅程似乎还有些许宁静的呼吸。岩石中挺立而出的冬青,拂去霜花,也能看到一眼黛绿。渐渐得不那么单一了,因为细心观察下的风景也有姹紫嫣红;渐渐得不那么孤独了,因为有朋友在身边点燃了一炬烛火;渐渐得不那么空虚了,因为有爱我的人在心底刻下一抹最明艳的印迹。会在鸟儿的啁啾旁边听优雅的钢琴曲,会在阳春的风日里吟哦赏雪的诗句。会发现,生活,原来也能这么美丽和温柔。活在盎然的自然风景里,活在纯良的草长莺飞里,或在彼此间的浓情蜜语里。喧嚣的时候、倦怠的时候,轻轻一回首,就是另一个世界。宁静、淡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