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也许
初一 散文 1114字 118人浏览 zhouming656

默默地喜欢上了闪着冰晶的湛蓝的天空,深深地喜欢上了自己的多变的文字和深邃的思想、怪异的灵感,轻轻地喜欢上了幻虚玄妙的瞬间的闪过。我不知道,我该如何描摹那种令人琢磨不定的幻境,只是脱口而出带着猜测的神秘色彩的“也许,也许”。

也许,也许……抬望眼间浮云游荡,烟雨缭绕。有哪一位文人能用妙词雅句勾勒那种不定的变换?让这说不准的景脱俗的展现?我想:也许,没有吧。比喻使莫测脱化成形象,丧失了那几份的不定;拟人将难言表达成清楚,流逝了那几份的斟酌;排比将幽深化成气势,丢了那几份的多变。也许,也许……只有“也许”可以形容那类同于“也许”的事物。“也许”,轻轻地叩问中不定的猜测,语气舒缓中委婉的折——将那不定玄虚的东西化为自己心中那一轮阴晴圆缺的银月,任由心情的变化而为景涂鸦。

总喜欢那种渲染了许久的天幕和青翠的长柳,那些能够与“也许”划为一类的情景。因为我的任何一种心情看同一景都带着“也许”,也正因为有“也许”,也许才不会将自己心情的权威硬加在自然界中,去硬生生地打搅自然的美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许,也许……无暇时,总会抬头望着窗外,痴痴地笑。我是一个特别的男孩,不羡慕绿茵上足球的角逐,不喜欢拳坛里飞溅的星火,更不留恋马拉松式的NBA间动心的传球投篮的周而复始。我喜欢的,仅仅是一种能够用“也许,也许”形容的幽境和一支笔、几本静静的书、雪白的纸罢了。我常常这样想,在那种“也许,也许”的幽境中,捧着自己心爱的书静静地阅读,亦或用笔在纸上挥出自己的灵感的萌动,记录心灵的跳跃……于是,我成了篮球场边的围观者,以至于被他们点爆了的篮球准备钩我上场时我都无动于衷。他们轻轻地叹息,用不屑和“也许,也许”疑惑地解答着我。而我,也正用“也许,也许”莫名的替自己辩解。也许,也许……我的确不喜欢那种疯狂甚至巅狂的运动的喷薄。我喜欢的是长云流水,喜欢的是宁静幽深,喜欢的是挑灯夜读或伴月写作。也许,这和我的性格有关吧……也许,也许……我不再替自己狡辩,呆呆地享受他们去后留给我的可贵的孤独和清澈如水的静默。只因为我的喜欢在这“也许,也许”中慢慢滋长。

也许,也许……漆黑逆光中,我用“也许,也许”包扎那被严重灼伤的心灵,自我安慰。通过“也许,也许”的思绪,透过“也许,也许”的单纯,我会将自己不快淡化,将一切变得善良。我再也不会像自己以前那样,悲观得有棱有角;只因为,我不想让那一抹天空多一份铅华。哪怕自己的纯真单纯的就要孤独,就要被铅华淹没。也许,也许……不快中,我更多时自责自己,找出属于我的墨点,寻觅他人关注我的深沉。我不会像儿时易于恼怒而落泪,而我现在的泪多是感动的凝结。我想,我也许是长大了。只是,我用“也许,也许”诠释的一切会被人们认为理想和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