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梦想(演讲稿)
高一 其它 2486字 1287人浏览 朱定友123

“我有一个梦”主题演讲稿征集:

融入上海,做上海的脊梁

作者:刘歌

尊敬的各位老师、领导,各位兄弟姐妹:

在座各位,不知是否有和我相同经历的,曾是“满腔热血、上海寻梦”之人? 首先,先介绍下我是谁。我,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 普通的相貌、普通的家庭、普通的资历,有着美好的梦想。性格内敛稳重、倔强善良,也有现实物欲社会赋予我们这代人的无奈彷徨、修正的价值取向;有着从贫困农村成长而来的坚强、独立、奋斗、对幸福生活的渴望。 我如此平凡,所以没有特殊的嗜好和特异超常,所以也从不指望一夜暴富和坐享其成,只想靠自己的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努力去实现心中的抱负和理想。作为一名来沪的资深打工仔、外地人,我想说说我眼中的上海,以及对上海的爱恨情仇。

2003年3月7日晨,公交车驶出上海火车站,满眼光鲜:楼宇鳞次栉比、市容整洁,所到之处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第一次见识了大都市的繁华喧嚣,这是我在北方平原小城未曾见到的景象,心生艳羡,憧憬神往!

3月10日,周一,这一天我终生难忘!在漕宝路5号桥公交车站,向两三名穿制服的同志打听面试地址,反被要求出示“暂住证”,告知其我7号刚到上海,还未办理,并出示了身份证和来沪火车票,其仍然纠缠,扣着身份证不还,且阴阳怪气的挖苦咒骂:“没证就要遣返回去你们外地人不在乡下呆着,跑来上海做啥?滚回你们老家去” ,“没证就要遣返,你先交200块钱罚款,赶快把证办出来啊”!初来乍到,哪里见过这揩油阵仗,还以为碰上流氓了呢,好话说尽也枉然,胸中火起:“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拳头没挥几下,打的一贼眼鼻出血,被另两人持橡胶棍一顿猛揍,铐在三轮车上拉回了华一村联防队。后果可想而知,等同学的父亲“托关系代交了1800元钱”释放我时,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双手被铐在外面的电线杆上冻的一直哆嗦,多处淤青,浑身伤痛,临上车也没有找到我那双“双星球鞋”!正所谓“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因受寒和挫伤,

次日发热只得去浦南医院就诊,又碰上什么“非典SARS 疑似症状”,被强行拉去隔离了十天!也正是这一次经历,让我见识了上海人的狭隘、排外、和刁钻! 也让我知道了上海的联防队比黑帮的土匪更流氓!

我是一个普通人,但我又如此骄傲。所以没有那么容易妥协和放弃理想,所以不准备削足适履和抹杀自我,乡下人自有农村人的倔强!历经挫折,3月22日,我已经坐在了“永乐家电总公司”行政部的办公椅上!虽然工作出色、屡受褒奖,仍只能享受外来人员综合保险,以及上海人投来的歧视眼光!

此时,我心中生出一个梦想,那么炽烈,那么渴望!“人人生而平等,自由尊严的呼声”,1963年8月28日至今仍在回响!

上海是活力之城,变革、效率、新风尚是城市之光。每一天都历经变幻,泪水与欢笑共舞,陈词滥调与网络热词齐飞,时代坐落其中,我被眼前快速发展的成功和财富闪耀的睁不开眼睛。我爱上了这个城市,犹如恋上了年轻的姑娘!我是个有过去的人。但我不以为, 那是我人生的缺点。真诚的,就值得尊重;每个人,活到这个年纪,很难说自己是毫无经历的。如果没有,那也不见得值得加分。真正打动人心的,未必是纯真到一张白纸。叶落归根,年轻闯荡,迟暮之年一定要回到家乡,我也曾多次聊以自慰;却又对上海恋恋不忘 ——于是,阶段规划与收支数据一片血红,心中的梦想与工程业绩又绿意盎然,红绿博弈、思潮翻涌,纠正对抗想法的速度比528股灾更跌宕迅速,如释重负的疲倦里,明天仍是纠结的主战场。

成家怎能少得了房?!“我想有个家,一个不大的地方... ...”歌声嘹亮!可你们知道上海的房价有多疯狂?如同变态的疯子裸奔一样!就连上海市井里,那些事后聪明的就连商界精英名流也望尘莫及的智者都难以想象。2005年底我在康桥镇康花路百舸苑30万元买了间77平米的两房,简装后06年底因故出让,也只买了35万元,现在看看,没有300万想都别想。上海人精明刁钻非一时一事能概,常就一顿寻常晚餐能从赴约者身上起获多少收益殚精竭虑!倘若稍微触犯了某些“可爱的上海人”,火气立马窜起来,弄不好火焰能烧着东方明珠的塔顶,且能迅速拢集八方群众,热闹非凡。更何况天价的房产争夺,于是乎,房子当之

无愧成了亲情的试金石,兄弟械斗、婆媳反面相继登场,家里吵的不过瘾,电视栏目上继续,成就了心理学博士和居委会阿姨一跃成为了申城注明的公共知识分子,造就了具有上海特色的一道靓丽风景线!看完了风景再看看梦想,在搜房网一逛,再偏再远,高桥、川沙或是闵行,2万多每平的还都是九几年的老公房。不算垫底的收入,一万多元的月薪也没有拖上海的后腿和臂膀,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一耽搁买房成了奢望和幻想!无房即无家,无家灵魂栖息何方? 大都市人深谋远虑,投资深入人心,孩子成了生命的延续和最好的投资标的。君不见幼儿园门庭若市,重点学区房价火箭般的上涨速度?对于现在的孩子,真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为一句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为了大人们未实现的期许愿望,孩子的学习从课间、课后、课外,延伸到音乐、舞蹈、绘画、钢琴、奥数等等科目烦杂的兴趣班,伪需求被过度开发,本该欢笑的童年背负了大人的希冀和责任,给家庭带来诸多困顿和烦恼,由于歧视性、狭隘性的制度和措施存在,这注定要失败的,社会终将背负巨大的断崖撕裂后果!我家的宝宝,生在上海,长在上海,在上海读小学读初中,将来也可能在上海工作和生活,可他属于上海却不能成为上海人,导致他高中时要回户口所在地高考,即便是两地教程各异!即便将来他们难以融入上海!他们这一代,也将是一个错位的群体,真需求被扭曲被忽略,如同生存逻辑背离了需求逻辑,没有期许的认同,还给社会添了麻烦!

我有一个梦想,融入上海,向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呵护上海成长!不要替我着想,而是希望决策者能站在乡下人的角度思考方向!不要忘记,这座活力之城的基座有外地人的汗水与智慧,我们和你们一样,热爱上海,同为中华民族的脊梁!

每当我从陆家嘴宽阔且拥挤的马路经过,举目仰望,试图饱览魅力城市的风采,知道上海就在眼前,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她的模样,犹如我梦想的世界里,我的一个梦想!

刘 歌

2015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