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天堂
初一 散文 879字 50人浏览 何建伟day

这里是属于我的地方,没有郭敬明,没有羽豪,没有悲伤,也没有惆怅。只有那些飘着淡香而柔软异常的木棉,和被木棉包裹着的幸福。

---题记

我说过,以后可以和我喜欢的作家一起工作会很美好呢,比如说郭敬明啊。你总是会咯咯地笑,你说,到那时候,他都会变老了呢,再也不年轻了,你还愿意么?我沉默,是啊,他用年轻在诉说年轻,而老了呢?就要诉说老人了么?呵,人就是这么经不起时间的历练,我想起朴树唱的:“我想都老了,都在哪里了呢?”而后,再也不敢想,也不愿想以后的事了,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吧,或许和好友聊天,在某个被阳光浸没的时间里度过,才算生活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总是会觉得,鹅黄色是很温暖的颜色,淡淡的,像阳光铺洒出的锦色,又特别柔情,像雪花飘零落下的舞姿,所以,我爱它爱到极致,而某些人身上就有如鹅黄色般的特质,比如羽豪啊。他的文章,悲伤却不暗淡,朴素而不失风采,一点点透入心扉,再缓缓散开,留下一缕淡淡的鹅黄。你看,鹅黄这么温暖却还是和悲伤挂钩。

这些人,这些属于他们的文章都像木棉,柔软的让我想咬上一口。我静静地躺在这些“木棉”上,想了太多,想起村上春树说的:“我就是这么热爱绝望。”想起安妮说:“柏拉图只是一场华丽的自慰。”最后归于羽豪:“那些纯真的梦碎了,都被风吹散了吧。”是啊,这个世界可以用来悲伤的事情那么多,可每一种悲伤却又充斥着幸福,就像我会想和郭敬明一起工作的开心,就像我会把暖暖的鹅黄和羽豪的悲伤挂钩,一切那么简单的就会得到幸福,为什么不去尝试呢?

还记得你后来写给我的贺卡么?你说,有时不必想太多,过好每一天才是生活。其实这样的每一天于我来说都似木棉天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飘着淡香,而柔软异常。

很久以前,我和你形影不离,有你在,我会很满足,有人说:生活中有很多不变的,我们才能面对那些变。而你就是那个不变,有你,我的生活意义非凡。后来,关系逐渐变远了,我会不适应的看着你走在离我很远的地方,直到你说,我们是不同的人,拥有不同的朋友,距离才能产生美,我才变得释然,你说得对,现在的我会过得很好,那么你呢?现在淡然而理性的对你说:“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后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