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错颜色的花,葬是它的家
初二 散文 997字 39人浏览 lableluo

你如风地走过,很美。发絮飘过的瞬间,定格成一幅简单而足以惊艳的画卷。卷中,你委婉地留下个身影,就如此简单的影却牵我魂绕数匝。开始明白,对你,竟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淡淡的喜欢。

很快地,我几乎忘了一切,忘了自己,却习惯看窗外的你拣拾落红后的一声叹息,习惯看雨中的你撑伞踏过浅水绽放的涟漪,甚至是你睡在教室的一份安谧。这习惯愈加强烈,在无声中竟占据我狂乱的心跳。慢慢地懂得,对你,不知从何时便有了青春期最奇妙的,一种无法控制的,暗恋。

所以我变得不是我,期待和你聊天会傻笑,回忆你的笑靥会傻笑。花季的我渐渐发现,哪怕只是呆呆地想你,都是种享受,这种感觉,是无法言语的,甜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只恨相遇相知,却无法相惜。太多外在的原因,终究你我连友谊的线都彻底断掉。最后,是你拂袖而去,揭开这幅画的空荡,明白你我过期的友谊,仅如一盏茶,淡淡而已。

纵然如此,还是会怀旧,每一杯香茗青烟绕梁的刹那,该是何等壮观、艳丽。而你,仅轻轻拂袖挽手,便拂开一段氤氲,绘下长烟一空的清凉。我静静得读,却都是一样的感受,一样的伤。

依稀记得那是个秋季,风冷了许多。你不留下再多的话语,两旁的落叶,在夕阳的墨中染成血一般的红,纷纷落于你的脚前。俯身,你轻拾过一叶,就如此匆匆离开我的视线。我亦拾起一片,看着这幅猩红的画,知道你不可能再回首一瞬,可我还痴痴等了一季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说放下,如何放得下,明白风吹皱的画画,却是容不下我再一次的挽留。你毅然走在我漫天细雨的梦境,没有回头。不经意拨下的发髻,飘逸成漫天的丝絮,竟都是我无眠的思念。

心痛,怎能不痛,知道你依旧静静地走,我没有跟在背后。时间在花开的刹那不会逗留,任我稍纵,即逝,又谈何挽留?本以为你我之间将绽放最美的惊艳,哪怕只是最平凡的野草,都会是我再珍贵的记忆。现在才知,你我之间,不过是懵懂的花季,而花,开错了颜色。萧萧,此夜太萧萧;悄悄,走得太过悄悄。

即使明白你不会再回眸,我依旧戒不掉你的好。静读你写的诗静看一起走过的脚印渐渐风残,留下一纸空荡。看清了你只是我心灵窗前的一个过客,本就是一场错误的邂逅。离开,是你我的归宿,即便我依旧如此地,如此地奢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今,我却只能手把花锄,葬你的身影,葬你的容颜。葬,是想让两个失意的人多一份温柔,少一份心痛,就让沉默,拉出一条我到你之间的,鸿沟。

因为明白,你,终究是我绘不完画不出的残卷,葬你,葬一幅九天十地的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