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艺术的故事
初一 散文 2113字 8993人浏览 一颗新种子

我与艺术的故事

快乐,在童话书中被浸染上粉色的爱情故事里;快乐,在雾气氤氲开满白色花朵的山冈上;快乐,在夕阳时淡黄色叶子落下的瞬间;快乐,在潮汐不知疲倦地拍打堤岸中;快乐,在被风翻卷着大片暗红色的云彩上;快乐,在成群的候鸟缓慢飞过的湛蓝天壁上;快乐,就在我的笔尖游走在画纸上的那一刻。

记得儿时依稀能读懂几个字时,总会轻轻捧着那硕大的硬皮童话书,搁在腿上,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看着书中的美丽图画、优美的线条,被窗外渗进来的微微白光照耀着,书页上是一圈毛茸茸的光晕,让我无法移开视线,心中迸裂出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能用自己的双手描绘出这美丽的爱情故事中每一个细节,我笨拙的握着墨绿色的铅笔,原本高挺鼻子上圆滑优美的线条却在纸上钝开,王子的脸也变得扭曲而难看,可心里却洋溢开一种强烈的感觉,那不是伤心,而是对能描绘出内心渴望的喜悦,是浓烈的快乐,像是不经意间触碰开一扇窗户,窗户“吱-”的展开,美丽的风景尽在眼中,强烈的光线直射进来,像是射到了心里,一片灿烂辉煌。

花开花落,时光飞逝。我报了绘画班一年多了,初步学习了各种画法,能够临摹出各种美丽的图案,我渐渐发现,每当我的笔尖一笔一笔游走,手臂手腕抬上抬下,绚烂的颜色逐步占据画纸时,心里便会异常欢腾起来,嘴角浮现浅浅的笑容,静静欣赏着自己的每一个作品,有白雪公主曲着双腿坐在地上,小松鼠翘着尾巴趴在一旁倾听的可爱情景,有美人鱼靠在石头上,尾巴掀起浪花的翘首远望的姿态,有嫦娥

丝带飘扬飞向月亮的优美身躯„„或许会轻易被表象的色彩和构图吸引,可再看下去,每一笔都跳动着快乐的色彩,每一笔都是自己内心的一种感觉,仿佛看到自己倒影在水里的影子,上面落满阳光的颜色,微微颤动着,那是欣喜的表情,那是快乐的诠释。 时间如白驹过隙,我对绘画技巧的掌握不断提升变的更熟练,心中反复出现反复描绘的颜色,冲撞在眼前,已能够展现在纸上了。于是我心中所渴望的不再是童话书中的美丽图画,而是在每日的疲劳与竞争中的一份平静,初春,我会在外公家的后山上去寻找春天的娇容,那一小团一小团的白色骨朵,零星的洒在依旧纹路清晰的树干上,被点点绿色点缀着,那清新的颜色冲撞在视网膜上,沿着神经传来一阵平静的波动,我把那娇嫩的颜色涂抹在纸上,白色的颜料晕染开来,心中便升起一阵快乐,愈来愈强烈,愈来愈渴望,心情随着明亮的颜色变得开朗,烦闷的情感压抑在心中,却被这一笔一笔轻松的扫走了,快乐开始发酵,鼓鼓的胀满在心里,不留余地。像是黄昏的温暖氛围,酝酿了无声的毛茸茸的温暖,使得一切都充满快乐的甜腻香味。 我享受绘画所带给我的快乐,我享受不同颜色带给我的情感冲击。我会在深秋的傍晚时刻,不经意间的抬头中发现那泛着红光的淡黄色叶子缓缓坠落,我将那抹鲜艳描绘在纸上,画纸上的落叶闪着耀眼的红光,点点红色点燃了心中醉人的快乐;我会在夜晚的沙滩上,伴着月光,聆听潮汐拍打堤岸的声响,月光下,海水泛着沉重的墨蓝色光泽,浪花翻滚出一圈圈白色的泡沫,我把那温柔的动作描绘在纸上,画中的浪昂着白色的花朵,海风也有了淡淡的形状,风轻撩起了我的头发,吹醒了心中宁静的快

乐;我会在夕阳时刻,仰头看那天空有些暗红色边的云彩,低低的浮动着,被风卷动着朝着头顶已经黑下来的天空移动,像是天堂着了火,我将那炽烈的颜色涂抹在纸上,云朵夸张的翻卷着,热烘烘的烤着画纸,滚滚红色灼烧了心中的烦闷,照亮了激情的快乐;我会仰头寻找鸟群的痕迹,候鸟匆忙的在天空飞过,划出一道一道透明的痕迹,高高的贴在湛蓝的天壁上,我把那瞬间描绘在纸上,天空多了几道淡白色的痕迹,鸟儿的鸣叫惊醒了心中飞扬的快乐。

我迷恋绘画时间已经很久了,我却发现我所渴望的并不是多么鲜艳,多么搭配的颜色,多么美丽、诗情画意的图案,而是在每次绘画过程中的一份快乐,一份心灵的宁静,一次性情的陶冶,每次握住那墨绿色的中华铅笔,轻轻地在白色的纸上勾勒出各种形状,“沙沙”声便荡在空气里,荡去了烦恼与不安,剩下的只有眼前的线条和图案,还有因此由生出的快乐,如同长期奔流不息的小河,却终于平静下来,缓缓地留着,就连那“叮咚”的清脆响声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片宁静安逸的景象。记得儿时,在画那扭曲而错位的脸时,那是张糟透的作品,但我仍会沉浸在其中,安静的坐在那里研究五官的形状和位置,渴望画的更加像一些,心在那一刻便被深深地吸引了,全神贯注的集中在眼前的一切,如同周围的空气凝结成冰,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似乎能听见那些线条的细微谈话,安静的能听见心底快乐 的欢呼,那是一种无与伦比享受,是一次如同身心结合融入到另一个世界的神奇探旅,我深深爱上了这种快乐,也爱上了这个过程。 我曾画过色彩鲜艳的卡通画,那些是美丽爱情的象征;我也曾画过神奇

美丽的自然风景,那些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馈赠;我还曾画过从石缝中挺出的竹子,那是中国古典风格的典范„„我还画过许多,也将会画更多不同的风格;我用过各种不同的颜色,也将会用更多新的颜色;我画过许多不同水平的画作,也将会画许多更高水平的„„可是,始终不变的是绘画所带给我的那一份快乐,那一份性情的陶冶、那一份专注!

我的快乐,就在笔尖,在各色的颜料里,在每一幅闪烁快乐光泽的画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