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小河水
初一 散文 1541字 22人浏览 豆在釜中气

那年盛夏,我回到了阔别十一年的故乡。 列车缓缓驶进宝鸡车站,我急切把头伸出车窗外,长出吸口气嗅嗅故乡的味道,听着亲切的乡音,心情无比的激动,仿佛全身的热血在沸腾了。离别太久了,站在宽宽的站台上,我有些不忍心离去。十一年前离别的那一幕,仿佛发生在昨天,母亲瘦小的身影,在人群闪现,我泪眼朦胧中,只听见母亲在喊,要常写信回来!列车无情地把她的影子甩远了。 大哥在我肩头拍了一下,我回过神了。大哥喊着我的乳名,拉我入怀,这紧紧地拥抱一下子让我地心倍感温暖,激动的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我就像儿时一样,紧紧的依偎在大哥的怀里,任幸福的泪水流满脸颊。大哥,也像小时候一样抚摸着我的头发,泪水也挂满他的脸。许久大哥拍拍我的肩膀,好了,爸妈还在屋里等着咱们呢。说着帮我擦干脸上的泪。我扑哧一声又笑了。 还是那条黄土坡,满坡柿子树已是郁郁葱葱,一条小路直通坡顶。我和大哥并肩走着,老远看见父亲携着母亲在坡顶向我们招手。望着白发苍苍的二老,我快步跑了起来,向他们奔去。一手拉着母亲,一手拉着父亲,心中的千言万语,像似喉头被什么堵住了,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母亲不停的埋怨我,这次咋这么久没回来,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母亲的话让我内疚的心里无言以对,真是无颜面对二老啊!父亲拉拉母亲,孩子都回来了,说那些干啥,回来就好啊!大哥说:咱回屋说吧。 门口那颗大桐树枝繁叶茂,院子里的柿子树果实累累。坐老屋的土炕上,喝着故乡的小河水,看着二老喜滋滋的笑容,甜甜的凉意充满了我的心间。轻柔的问候,像丝丝凉风吹拂着二老的银发,开怀的笑声,像欢快的乐曲荡起二老满脸的皱纹。时间悄悄溜走了,阳光金黄光芒,在窗前谱写正午灿烂光彩。门外的喜鹊唧唧喳喳地,像似也在欢迎我这个远方的客人。 我坐在石凳上,柿子树的阴凉呵护着我。真没想到,那年离去时,小小的一颗树,如今长成了大树。枝头青青的柿子,轻轻摇曳着,像似我童年的一个个梦。儿时坡下那片柿子林,是我童年的乐园,每次在小河里洗过澡,都会去柿子林。柿子林里,树荫铺地,绿草茵茵。我们把书包放下,随便找个地方一躺,望着满树青青的柿子,做着只有自己知道的梦。 母亲呼唤声,会把我叫醒,夕阳在林间已经洒下一片片碎金。鸟儿也忙碌着回巢歇息了,我们拖着长长影子,欢呼雀跃着奔炊烟缭绕的家门,去享受那浸透了母爱的香香的晚饭。父亲把锄头放在墙角,坐在石凳上吧嗒吧嗒地吸着旱烟,夕阳的余晖洒满他古铜色的脸颊,他好看的侧影,像一幅漂亮的油画。 直到母亲端饭出来,父亲才放下旱烟袋,在柔柔的霞光里吃饭,那香香的玉米粥的香气也飘满小院。 母亲又端出了我小时候喜欢吃的饭,我忙接过碗,红红的辣椒油飘在碗里,像似映照着如今红红火火的日子。母亲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家乡的变化。是啊!过去的小县城楼盖那个高呀,都有了大都市的味道。村里高低错落、白墙红瓦的小楼,在绿树间散发着各自的雅致。远处,县城的小区如雨后春笋般拔起楼房,在阳光下展示诱人的风采。我不由的感慨道:故乡的变化太大了啊! 唯一没变的是,那条如飘带般,轻柔的小河。还是那样从山边蜿蜒而来,又舒缓的快乐的从我眼前轻轻流去。那些被它带走的欢乐童年,仿佛透过清澈的河水,又回来了。绿草青青的河边,野花遍野,一群光着屁股的孩子,在河水嬉戏打闹。不知谁喊了一声,抓到一条鱼,说着扬手往岸上一扔,大家蜂拥着向岸边游去。一片水花溅起的水雾弥漫河面,一阵欢歌笑语随着潺潺的流水声,萦绕在河面上。 我甜甜的记忆,随着河水静静的流淌着。对故乡那种深深眷恋,也如这小河水一样割舍不断。清清河水里有母亲期盼的眼神,有父亲切切的嘱托,有兄弟姐妹浓浓的亲情,有我深深扎下根。不论我走多远,不论过多久,这河水都会伴随着我,轻轻流淌在我心里。 哦,故乡的小河水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