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的正能量
初一 其它 2282字 1543人浏览 lonely_x_y

公交车上的正能量

洪湖市王前保

7月3日——7月15日,我到汉口玩,在乘公交车时看到了感人的两幕。从这两幕中,我看到了武汉市民助人为乐的精神风貌,看到了武汉市民所传递的正能量。

帮女孩找妈妈

7月3日下午6点才到汉口车站,再坐724路公交车到儿子工作住处——解放公园旁,要经过上十站才到。这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车时停时启,时而下乘客,时而上乘客。

到解放公园一号门时,上来一批乘客中有一个小女孩,上车就在车上大喊:“妈妈,妈妈!你在哪!”看她那样子,6岁的光景,穿着绿色短裙,后脑勺扎着一个辫子。白皙的脸上显出焦急的神情,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在车上寻找。“妈妈,妈妈!你在哪?”车上听不到她妈妈的回答。

她身旁一个身着蓝色T 恤衫的高个子男士问那女孩:“看来你妈妈不在车上,你是怎么走丢的?”女孩望了那男士一眼,响亮地说:“我刚和妈妈在站台下等车,一会儿妈妈不见了。我就上了这车。”小女孩毕竟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她没有哭,回答是那样的从容镇定。蓝T 恤衫问:“那你知道你妈妈的电话吗?”他掏出手机,准备帮她打电话。

小女孩没有报妈妈的电话号,她从蓝T 恤衫手里拿过手机,很熟练的拨打号码,和她妈妈通话:“妈妈,我在车上„„我不知道在什么车上,也不知在哪里。”这时司机停住车,拿过小女孩的手机,说:“我是724路公交车的司机,你的小孩在我的车上„„现在在解放公园旁,你现在在那里?„„在永清街中原大厦旁,那你快到解放公园二号门领小孩。”旁边的蓝T 恤衫说:“那小孩在那里等不放心,车就在这等等吧!”司机就对电话接着说:“那你快来,我们车就停在一号门前面一点。”

车停了,车上30多人没有一个反对,都静静地等。大家虽急着赶回家,但都愿意帮小女孩快点找到妈妈。

车上一个穿着酱色裙子的中年妇女说:“我也去永清街旁,小女孩,你带我去吧!”她牵着小女孩下车。司机并没有急着开车,对车上的人说:“一个人送那小女孩不放心,至少要两个人。还有谁能帮忙送?”司机的言外之意是怕那热心的女人是骗子。那蓝T 恤衫说:“我下车帮忙送。”

妇女和蓝T 恤衫都牵着小女孩的手,站在路旁等。公交车也没有启动,仍在静静地等,30多人也在静静地等。5分钟,6分钟,„„10分钟,终于小女孩对着跑来的妇女喊:“妈妈,妈妈!妈妈来了!”

跑得气喘吁吁的妈妈,拉着小女孩的手,责怪地说:“怎么一转眼你就不见了?”又转过身来对那妇女和蓝T 恤衫说:“谢谢你!谢谢你们的帮忙!耽误大家了。”蓝T 恤衫说:“不用谢。你找到孩子就好了。我上车回去了。”蓝T 恤衫上车了。公交车启动了,车上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都为小女孩找到妈妈而高兴。

那蓝T 恤衫的主动帮忙,那司机的细致,那酱色裙子妇女帮忙不怕别人的误解,那30多人静静地等候,不就是一股强大的正能量吗?

把阴凉座位让他人

7月9日下午3点,酷日高照。我在舅侄儿子的再三邀请下,从二七路乘坐229路车前往盘龙城。二七路是229路车的起点站,到盘龙城大概需一个小时。刚开始上车有许多空位。车到盘龙城多数是向北方行驶,我就选走道靠右边的座位坐下,这样下午的阳光从左边射入就很难射到我身上。

这天室外温度估计有38度,由于公交车刚启动,空调还没有把车上温度降下来。车里仍像火笼一样蒸得热,车上的人个个衣衫被汗湿得贴在背心了。

靠走道左边一前一后坐着两个中年人。从他们亲切的交谈中,看出是一对夫妻。前面男士身着白色短袖衫,膝上搁着一个公文包。后面的女士穿着粉红色裙子,裙子胸前扎着巴掌大的绿色蝴蝶结,她手里拿着鱼白色的坤包。从他们的气质上看,他俩一定是大公司的工作人员。

到了第二站,上来了一批顾客。一位人走到我跟前,示意我坐里面,他坐外面。我想:车虽是以往北行为主,但有时转弯也会向东向南,那我坐里面不就有阳光曝晒吗?于是我起身,让那人坐到里面去。

我斜前方的男士也站起来,把刚上车的人让进里面坐。他坐下,扭头向身后看,见身后女士旁已站着一个女青年在等她让位。男士就对身后的女士说:“你就坐这里。”意思是说,靠窗有阳光的曝晒,这里比里面凉快。而那女士打量了一下身旁的女青年,向里面挪动时,那男士努努嘴,指指窗外。我以为那女士听懂了他的意思,会把女青年让进里面坐,哪晓得那女士坦然地走到左边靠窗的座位坐下,那女青年就坐到了走道的左边,掏出手机,插上耳机,欣赏歌曲了。

前面的男士用疑惑的目光盯着那女士,好像批评她:“你怎么这么笨!怎么把阴凉的座位让给他人,而你坐在阳光下要晒近一个小时。”男士看现在都坐好了,也就爱莫能助,只好用眼睛盯着她。女士看了他一眼,微笑了一下,又摇摇头,好像说:“谢谢你的关心,我晒一下没关系。”

西斜的阳光似火箭一般直射进靠近窗边的座位上,粉红裙子女士伸手拉好窗帘;但窗帘是网状的,仍有火箭似的阳光射进来,射在女士的头上、脸上、左肩上和左臂上。女士拿起坤包遮住左脸。

车上的空调放出的冷气,让我感到特别的凉爽、舒适,先前湿透的衬衫早已干了,松阔在身上。再看左边那女士,虽左手用坤包遮着阳光,但左肩上和左臂上仍遭受毒辣阳光的曝晒,那脸上的汗珠已涔涔滴下,那粉红色裙子早已汗湿,贴在背心,那胸前的绿色蝴蝶结随着车的震动而在起舞。那女青年对旁人的把阴凉座位让给了她好像毫无所知,她沉浸在美妙的音乐里,她沉浸地享受着旁人奉献的阴凉。

那前面的男士又转向身后女士,用心疼的目光抚慰着她。那女士用手指指阳光,指指女青年,好像在说:“把阴凉座位让给青年人,不好吗?”

我看到那女士,想到自己的自私,感到自己的丑陋。再看那女士,端庄而白皙的脸庞被阳光照得红红的,在粉红色的裙子映衬下,显得格外美丽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