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杂说:大师,大失
高三 其它 894字 41人浏览 buswgmouse

上个礼拜四听了一个讲座,讲的人是许春樵老师,可能有些人不是怎么了解,就像他自己坦言自己不是像莫言那般耀眼,称不上大师,只能算是一个在文坛默默耕耘的播种者。他是一个很率性真实的作家,他的作品多是关注下层人民的生活状态和人性的一些光辉及晦暗,我很喜欢他这种风格。作为一个小听众,我能做的就是听他说了两个多小时最多走神一刻钟,然后回去仔细看他的作品,领会他的思想理念。现在真正的大师其实已经寥若晨星了,就像许老师说他很多原来一起写作的朋友都去干别的事了,真正坚守写作这块阵地的战士已经不多了。毕竟搞文学创作和艺术研究不能获得巨大的物质方面回报,大师也是人,是人都会有欲望,有了欲望就会偏离最初的方向,这些都是人性本身所决定的,倒也无可厚非。而且当今这个文化消费的时代,创作者如果固守传统的思想会极大程度感到不适应,你写好一本书,完成一部作品,没人看那也不行。表演者没有了观众那就失去了很大一部分意义,至于类似说自己是自己的观众的那些言论纯属是自我安慰罢了。人活着其实是寻找一种肯定,自我肯定,别人的认可,社会的赞同。每天都有各种诱惑萦绕在这些创作者身边,只是有的人能很好地抵抗住这种诱惑,然后静下心创作出更多好的作品,而另一部人沉湎于这种诱惑,于是迷失了方向,也就找不到灵感与激情了。不过艺术本身是具有功利性的,我们有了劳动成果却不索取物质回报也是不可能的。再大的大师也要吃饭,有了孩子也要养儿女,也要住房,也要出行,这些都需要钱。有人说谈钱就俗了,你看古代的那些文人多有骨气,什么陶潜不为五斗米折腰,朱自清不吃救济粮,当然这些伟大的真正的文人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但时代在发展,所以思想也要跟着前进。我们本来大师就已经很稀少了,如果创作环境再恶劣一点,那会打消更多人的积极性,所以各方面的支持与鼓励是很必要的。但是,也有很多不是大师却在做着大师的样子,去心安理得地享受一连串名号所带来的利益,这种人污染了整个艺术创作者的形象,也破坏了创作的生态坏境。都是大千世界的俗人之一,我们很需要艺术来净化心灵,我们需要真正的大师来引领文化的潮流。如果一个国家再也诞生不了真正的大师,那就真成了“大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