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回忆
初二 散文 940字 179人浏览 headdrink092

我出生的年代,红薯在乡下格外走俏,但已不作口粮了。因为,那时农家的的日子,如隐藏滋滋的火苗,不觉焰热已软软温暖人的身体。与红薯相伴的光阴、已流逝、抛却身旁、铺满骨髓、遗留在充满青春气息的田野里。要勾起那段橙色的回忆,祖母便是主角。

红薯曾被人宠过,只是后来……用祖母的话说:“救命粮吃多了,也腻了,喉咙会疲惫。”大人们对红薯有了微微变动,而我这样的小字辈,却对红薯掖着奇怪,深刻的情谊。

八九月,农家院里红薯堆成山,其色如浆,其势如阵。这时最怕下雨,母亲忙活着,带领全家展开抢手工作。挑出大的好的准备入窖,烂的小的作成红薯干,红薯面粉或薯条儿。红薯收获的季节,活很琐碎,每家每户的人手显得分外紧凑,我家也一样。孩子们便派上用场,帮大人扯薯秧,剪老根,刨浮土,束袋口。生怕红薯被雨糟践,大家忙得脸颊惬意如迭。窖门狭小,大人钻进去困难,父亲往我胳窝处系一条柔软而结实的绳子,晃晃悠悠,曲曲折折,倾心地止窖底。而后,一筐筐的红薯就藏在身处,把神色迥异的红薯收拾利落是我的活。祖母嘱咐父亲“窖里黑,白急,活是漫漫遍起来的,”父亲慢下来,夹着烟说,“我累了,”其实他是怕我撑不着,故意歇息的,以至几年后。我写这篇《红薯回忆》时,才意外地窥视他心灵附近微妙的爱。给乐此不疲的童年,无意抹上一层敞亮的色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父亲要作的另一事是切红薯片。饭后,父亲坐在登上,从容地将红薯切成薄博的片,母亲和我晒片子,晒干成了薯

干。放到冬天,味至蹊跷。祖母吃不了这,

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对薯粉酿的粉条、亲切、痴迷、铭记。如何把凉粉雕成难以理解的可口,这股记忆细为暧昧。只寥寥亿起麦收时节,她便做凉粉解暑,是祖母的习惯。见我们回来,她端上一盆貌似仆素的凉粉,屋里顿时弥慢着新鲜的气息,荷花的高雅罄香。吃一口,滑滑的,幽幽的,绵细的,陶醉淹没。可惜祖母去世后,手艺也遥远了我们。

还有许多小红薯,洗净,偎依馍的身旁,熟后,馍皮泅着阵阵甘甜。红薯诱获我,我狠狠地品尝它的内涵。

现在,乡下种红薯,也少了。平时难得吃上,偶买几个,也无自家的醇妙,清爽,像我对红薯怀猜细节的人,不免思念。红薯收获时,而我是远离家乡。时下正逢收红薯。写下文章,也给父亲去封信,“留点红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怀起红薯,心头犹然腾起家乡正在田间抢收红薯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