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由自主作文
初三 记叙文 2950字 812人浏览 ady314

我知道我在面临新的一种生活。那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每次在地铁站里都有种想哭的感觉。认凭眼泪在眼框里打转。我以为喜欢坐地铁的那些人们都有丢失灵魂的倾向。很多人都面无表情。有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我会猜想他和她会和怎样的人相爱老去然后死亡。很多时候都有想跟人说许多话的感觉。急于找人倾诉,我只是一个害怕孤独的孩子。缺乏安全感的时候只能用厚厚的围巾包裹住自己的脸庞。疲惫的靠在车门上无所适从。

我一直想写一本小说。那是我自己的语言和心灵深处的感受。它只会属于浮叶和喜欢它的人。虽然每天都进行的很艰难,但是我从未放弃。可是很多时候写了一上午的东西只是几张废弃的纸,我开始惶恐并且不安,我只能写出一些散乱的片断。所有的片段我都把它命名为灰尘时代。我是多么的热爱这个名字。把一粒灰尘吹亮成一盏灯,吹亮成我的希望。我喜欢这样的句子。就如现在,总是感到茫然。我不知道我属于怎样的人。时常把自己处在悲哀的边缘但是好象又从未放弃过希望和幻想。

我不能放弃写字。它是唯一支撑我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力量。我把我所有的快乐和悲伤写给你们看。我把我所有的茫然和迷惑写给自己看。门外的高楼永远高高矗立在我的视线之内,心灵之外。我想说我很讨厌它。那种不可一世的孤傲。还有地下一层那些只能观望的物质。我无可避免的成为一个俗人,虽然我总是对一切抱有一种无所畏的淡然态度。面对那些资产阶级的物质生活,再次沦为一个嫉妒心泛滥的女人。

2002年开始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要重新来过。我在记事本的扉页写上“快乐、努力、坚持”这几个字。我只是想把自己上升一个高度,就像坐在很高的台阶上观望。很多时候庆幸自己个子很高,这样就很少需要去仰视别人。可是我却无法去仰视爱情。我们不能停止不爱。也许爱情是有某种诡异的规律,每两年的时候似乎总能遭遇爱情。和风月认识已经有半年多了,分开有两个月,我有时侯也弄不清楚我们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我喜欢他的声音,大片幽静的蓝音,似乎对我是一种诱惑。第一次看到风月,成都昏暗的灯光映衬着他模糊的脸。还有眯起的小眼睛。总感觉风月心里好象有些无奈的事情。他放寒假回家的时候,夜里总想接到他的电话。有时觉得自己似乎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给朋友打电话时趴在被子里握着电话却不知道说什么。放下电话,感到没说点什么似的难过。

说实话,我喜欢酒吧的氛围。我喜欢适地乱七八糟的地方,因为让人感觉有安全感。一跨入就感觉心情苍老了许多。我想那是一个值得人去回忆过去的地方。而现在的我,不能回头。

我想忘记我的118,我想回头穿上那件蝴蝶衣裳,梨花雨落下时,我想告诉他我喜欢了他,珊瑚虫满地的爬,绿叶荷花笑的花花绿绿。

我想知道叱咤风云的男人都要几个女人为他腆肚子!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可是又不敢去想。

在电话里,他开一些稍微有些过分的玩笑。总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只能不停岔开话题以避免尴尬。他说我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甚至聪明的有些狡猾。其实他不知道,我只是想更好的保护自己,因为我只是希望自己更好的活着。只是自己一个人。

我总觉得自己相信的是那种一见钟情的爱情,但是我没有料到某某的影子已经一点一点渗入我的生活中。某个时刻某个地点我就这样喜欢了他。我爱把有关爱情的故事写的很惨。也许我是有某种虐待性暴力性的恶劣倾向。这个mm 说过。但是我不知道那个故事日后成为我的前兆。

我喜欢有很多书的家,各个方面包括黄色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书籍更能引起我想翻看他们的欲望和冲动。对于那些精装的书籍我向来持一种排斥的态度。就象我对那些身穿sagabo 的男人女人不知道说些什么一样。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什么地方,但是我告诉自己,我喜欢mm 。这和他是破书或烂书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我不知道这种喜欢会维持多久

人很多时候对于爱情都抱有一种观望的态度。因为无法去真的把握自己会拥有。我是那种总是默默退到一边的人,因为对很多的事情开始不奢望。并且固执的相信自己永远是正确的。对于全部感情我永远像一头受伤的小兽,并且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但是我还是曾接受了风月并不真实的吻。离开风月的时候有些伤感和甜蜜。我在问自己,我是谁的什么人?是谁是谁是谁在制造感觉?

风月经常说你要是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他很懂得尊重人。但是我又讨厌他这一点。他像我一样对很多事情都无所谓。那个时候,我的心在一点一点忘下掉。暖气很热的屋里,我又感受到了2000年那个寒冷的冬天。

我记得,那是我小时候玩过的汽球,可是它现在叫另一个名字有另一种用途。我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很恶心并且头晕。虽然这种事情我应该想到。可是我还是无法理解他看着我的眼睛说我爱你的时候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又跟某个光屁股的女人做爱。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那种不屑于爱情的人。爱情对我可有可无。只是没有爱情的时候总会感到有些孤独。我不喜欢两个人永远呆在一起。我们可以是两个独立的人,而且不需要去干涉对方。爱应该建立在自由宽容的基础上。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一起看《一千零一夜》,我是一个不适合写成熟东西的女人。我甚至相信自己去写些童话性的东西也许会好一些。当朋友将给我九丹的《乌鸦》我喜欢他讲的其中的一段话,不停的反反复复的去想:她回忆大学时代的平安夜。一个人抱着大堆的书站在图书馆门前的台阶上,四周都是空荡荡的。有大片的雪花飘落。她说她希望这个时候有一个男人牵着她的手带她去一个有着蜡烛和小提琴的饭店。去年的平安夜你在哪里?

也许冥冥中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牵引着我。摆脱得了九这个数字吗?可能我会永远把九埋藏在九泉之下,九霄之上。我知道那些眼泪已经无法使我摆脱,可是我必须忘却。而且在mm 面前永远需要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冷冷的在mm 不注意时看他,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喜欢他。我活的就像一个小丑。许多年来我一直在不停的问自己我到底在为谁活着。我爸我妈?我开始痛恨自己是一个水性的女人,这让我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很不耻。

我承认自己长的不算漂亮的那一类,可是一直以来还是有男人喜欢我。他们总是说我很有个性。我现在一听到个性这个词就恶心的想吐。因为个性我失掉了太多的东西。那些伤疤已经成为永远不可愈合的纹路。我想变成一个健康的人。我想变成一个快乐的人。我想变成一个什么都不去想的人。我甚至在很多时候想变成一个白痴傻b 低能或是,疯子。这样我就可以整天目光呆滞或者看着路上的行人傻笑。有时侯觉得这是一件好笑的事情。好笑的使人想流泪。

我不知道有钱是不是一件好事。但是钱可以带来安全感。我不知道mm 算不算得上真正的有钱人,但是他已经具备很多富人那种特性品位及不屑,这让我感觉有些难受。我希望我喜欢的mm ,应该内心同眼睛一样迷茫和忧伤。我这样想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卑鄙。但是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我就是那种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人。我就是那种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人。可是我的现实和理想相差悬殊,而我又没有能力改变。这些让我悲哀和自卑。

我可能已经患上话痨的毛病。一个人在现实中如果很少跟人沟通的话那么他或者她就必须在另一个出口发泄出来。比如我,比如王二李妞或者张三李四什么的也许这时候也像我一样面对一台破旧的电脑像疯子一样自言自语。

我一直相信我的周边有一种虚无存在。那种让人感觉不到但是又无法避免的虚无像鬼一样跟着我。这样我就无法去真实的触摸或者感觉一些东西。它让我惶恐的漂浮在这个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