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苏东坡》读后感
高一 读后感 1002字 717人浏览 两个甜甜圈88

这里的“苏”不是苏州,更不是江苏,是苏东坡,进一步说,是林语堂笔下的苏东坡。我读这本书,断断续续花了一个多月,合上书,仿佛有太多的话要一吐为快。然而生活浮躁,常常使我遗失表达的欲望(或能力),对于这位伟大的诗人,我究竟喜欢他什么,还真要好好想一想。在我还没有想好之前,先说说无关痛痒的:翻译。

虽然无关痛痒,这却是个令人遗憾的话题。原因很明了,我们目前能够看到的,只有两个从英文转译过来的版本(而且译者都是台湾人);写这本书的人不是约翰生或者萨克雷,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作家,而且是能够“幽默”的林语堂。如果早些年林语堂亲自用他的母语写个内销版本,我今天还需要在这里多此一举地讨论谁的翻译更加精妙和原味吗?

我从朋友那里借到宋碧云的译本,海南出版社,1992年出版。最近买到百花出版社策划的“20世纪四大传记”系列中收录的张振玉的译本后,将两本书中的一些段落作了比较,在没有原文可以参照的情况下,对两人的译笔有了一个粗疏的印象。总的来说,两者各有千秋,也都有不尽如人意之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先通读的是宋译,当时就觉得她能把那么多人名、地名、官名及引用诗文对译无误,如同精通历史的学者用母语写作,殊非易事。不像我见过的一些译著,由于译者缺少历史知识,又不肯多费点查证的时间,那种施以强暴乱翻一气的例子,真让人忍俊不禁。这个译本下了不少功夫。当然也有一些我都能看出的误译,如令人如坠雾里的“巨儒政治家”,中文里本有“士大夫”这样的对译。在表述上,宋译带有欧化句式的痕迹,这也不完全是坏事情,我看有时候好像非得这样措辞,才能更加清楚与生动。宋译很有一些传神妥贴、生动自然的例子。兹举其一。“一提到苏东坡,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这是宋译:“一提到苏东坡,在中国总会引起人亲切敬佩的微笑”,这是张译。我觉得前者要好出许多。

但是张译从总体上看,血肉更加丰满,文辞也颇事雕琢。句式上力戒欧化,多用短句,节奏的把握也更胜一筹。因此比较的结论,似乎张译更到位,更接近说中文的林语堂。宋小姐先于张先生,不管译文水准如何,先行之功总是不可磨灭,而后来者只有做得更好才有存在的必要。

王小波曾说过好久以来中国最好的作家都在搞翻译(大意),从和本文相关的角度理解,也可以说翻译是一项极需要智慧的活动。我看到那么多人在用糟蹋母语的方式写作,心里不由得敬佩那些在语言的地图上出入自如的大师,愿上帝在天堂里为这些默默工作的人安排至少两块墓地,阿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