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时刻
初二 散文 1208字 48人浏览 yang20111116

寂寞时刻

我的孤独不是孤影自怜,也不是对花落泪、对月流珠。

我的孤独不是在古旧的墙角下咀嚼自己的悲苦,不是在凄风冷雨下品尝悲琐的怨想。

我常在满城的爆竹声中感到莫名的寂寞,常在鲜花如云的狂欢声中感到悄悄的失落。

跳动的心与跳动的心为什么不能沟通,生命之舟为什么不能一起沉浮?冲天的爆竹为什么炸不开我的寂寥,如云的鲜花为什么撑不住我的孤独? 孤独,孤独。

爱我的友人对我怜悯,何必这样辛苦?何必这样的自我折磨?

爱我的身居高位的长辈,看在往昔的情分,对我报以宽容,不说我误入情网,却报以无可奈何的叹息。

隔膜,隔膜。

隔膜的那一边,是他们的怜悯和叹息;

隔膜的这一边,是我的叹息和沉默。

夜深人静时,我曾咀嚼过自己的心,带着怨艾,本想嚼碎后吞食,然后死亡。

人生的悲哀就因为不愿意死亡。希求、渴望、追恋、向往,宁愿服着头的苦役,就因为不愿意死亡,就因为心还在扑通扑通地擂着战鼓。

然而,愈是咀嚼,心愈是活泼,愈是奇异地伸展,鼓声愈是响亮地催征。 有一回,我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心,想一口把它吞食。但它在我的身边笑着,跳着,发着神妙的生命的浩歌,接着,又是一番凄楚的心曲,心曲中竟然抒发着那么多的秘密的爱恋,对于太阳,对于土地,对人……

于是,我不再咀嚼,任凭它在孤寂中去生、去死、去爱爱仇仇、去恩恩怨怨。

然而,我终于因为直说寂寞而收获了许多冷眼,终于因为寻找而收获了许多讨伐的响箭。

我知道我的罪恶,我宣布愿意被钉在十字架上,充当冷眼者与讨伐者的习武的靶子。我愿意以自己的肉的苦痛来让他们赢得勇武的美名,无须寻找,便可获得征服与胜利的光荣。

于是,众箭手纷纷向我射来,然而,多半没有射中我的心坎。

我的心,还旋转着,运行着,像浑圆的红日。

箭手们感到悲愤,然而,他们自称是射日的后羿。

我因为没有中箭而感到孤独,我本想玩赏一下心的疼痛,我本想舔下心的伤痕。

因此,我把我的心再次高高地悬挂在靶上,自己也参加射击,并和后羿们一决高低。

我相信我的箭法决不比他们差,我对自己的心决不留情,我完全能经受得住穿心的疼痛。

然而,射手们又说我是在嘲讽,确实文法与武法。

于是,他们加倍地痛心疾首,终于,他们请来了名将,并在一片喝彩声中向我射来了一束响箭。

他仍然没有射中,因为早已经学到了蔟箭术,所有的箭都被我咬住。然而,我觉得战斗没趣,我咬住的箭真是乏味极了,全然是竹子、锈铁,肮脏的羽毛,真是乏味极了。

于是,我陷于更深的困顿。

偶尔也中箭,受了一点伤,那是爱人的无意。

但我的伤痕不许哟啊人们的抚摩,我讨厌发烫的手和冰凉的手。

安慰中那么柔和的禁令,那么多残酷的前提,我不需要这些前提,铁的栅栏和草的栅栏,我都不喜欢。

我不需要安慰,安慰是温柔的审判!

我无须受审,即使是动物的法庭,也不曾审判同类的求索,优者的进化,难道不是在求索与寻找中完成的吗?

收回吧,君临于我头顶的温柔,凌驾于我头顶的古典启示录和现代启示录,我的启示录就在天空中,田野中,沧海中,就在我高洁的宇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