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尽洗年华
初三 记叙文 1024字 25人浏览 和蔼的雨季123

花碎了,我在风轻云淡中转身,割断了回首的路。残喘在梢末的白色花朵,嗤笑着过道中女孩的落寞,却在转瞬,被狂风的怒吼撕裂。无力,任由花瓣于枝干的耳鬓厮磨,错乱分离终将进行。往事,如风涌一般席卷。“我是苏浅夏,慵懒无度,不学无术。”旋即一个俯身,潇洒坐下。教室里落下一片掌声,浅夏张扬的笑笑,以作回复,接着,认真的看着老师手里握的白色粉笔,看着落下的细末,阖上了睫毛。“喂,”一团白纸不偏不倚的落在浅夏的齐耳短发间,抬头,看见那个头上扎着大大的蝴蝶结的女孩,正举着“V ”字,对着自己得意的笑着。浅夏颔首,看见四周吵吵闹闹俨然已经下课。于是,调节了姿势,又俯首睡去了。“浅浅,呜呜,你不要我啦”浅夏一怔,眼前的女孩满脸委屈,也就会意了,强忍着笑,淡然的转头看向窗外,“嗯”喉间轻轻逸出一句。下一秒,两个女孩,同时“噗”的笑了出来。“浅浅好,我叫蓝未,蓝未的蓝,蓝未的未,”看着浅夏一脸茫然,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脑袋,“很奇怪的名字吧。”“嗯,好像是很奇怪呐!”浅夏若有所思的样子,暧昧的看着蓝未,见她正要爆发,便猛的搂过她的头,“啊哈,不过我喜欢。”借用蓝未的话,从那天起她们就开始出双入对。之后,蓝未离开了,安静的离开,整个班级也没人提起,没有知道是为什么。只是后来浅夏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本是一个很孤僻的女孩,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心的恐惧,但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我做出任何后退的动作。未儿是无意闯进我生命的一道光芒,她身上有很奇特的味道,浅浅的,就这样吸引着我,诱发着从小就被掩埋在深处的另一个我。突然有一天,未儿不见了,我疯狂的找她,却没有人告诉我她去了哪里。我仓惶的将自己的心封闭,安静的在教室的角落里等着未儿,我始终相信未儿不会离开,风吹过时,身边依旧会浮过未儿身上独特的芬芳。在后来,我接到了未儿母亲的电话,在电话中她颤抖的告诉我,未儿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过可以坚持到二十岁,可却不知为什么在15岁时便开始控制不住了。未儿在前一次昏迷前提到了你,但她不希望因为她的病让你分心。我自然没有听从未儿的话,不顾夜色,径直奔向了医院。可惜我却再没有找到未儿,再没有看到她的笑靥如花。“苏浅夏!”老师显然对开学的第一节课就在课上睡着很不满意。“是!”浅夏慌乱的拂去眼角的泪意,匆忙站起来。梦将醒,终述离愁“去操场上跑5圈,下课来办公室找我。”五圈之后,浅夏直直的倒在草地上,突然发现,微风吹拂下的天空像未儿的容颜,对着自己安然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