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水月
初一 散文 864字 507人浏览 晨光小报

漫步于历史长河之中,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总是高风亮节,就似那出水的芙蓉,洁白而无暇,他们总沉浸于自己心中的镜花水月之中。镜中花皆为幻影,水中月以为无形,一切虽然都不存在,但是它就好似一身洁白的衣衫,出淤泥而不染,遗世独立与芸芸众生之中。

最洁白的莲绽放于楚国的宫廷,屈原看破秦王的阴谋却惨遭流放,又有谁知道他心中的苦闷呢?《九歌》的幻想不正是屈原内心的镜花水月吗?人间的王侯将相化为天上的神灵,演绎着屈原的痛苦与不甘。汨罗江畔,屈原以千古绝唱《离骚》抒发内心的迷惘,他在苦诉,他在苦诉楚王的无道和奸佞的无情。世间最为高贵的灵魂沉入汨罗江滚滚的江水之中,这恐怕是他最好的归宿吧,屈原已经不堪“世人皆醉我独醒”的重负了。

而处于北宋盛世的苏轼也有这几乎相同的遭遇,作为进士的苏轼却几乎漂泊于大江南北。苏是不想做官么?并不如此,他甚至为此奋斗整整一生,却也只能在蛮荒的琼州孤苦伶仃的死去,可是他给我们留下的是豪情,是志向。黄石的大江东去在他眼里是赤壁的战火,庐山的孤峰在他眼里是不朽的哲理。他有着“西北望,射天狼”的壮志,也有“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踌躇。既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幻想,又有“蔌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的闲适。苏轼总能带给我们一种豁达纯净的感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同为宋代,却不幸处于战乱纷飞的两宋之交,年轻时“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的愉悦到晚年时“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悲哀,李清照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在经历了人生的悲喜变动之后,悲切开始替代愉悦成为李清照词作的主旋律,但她的词却因此蒙上了一层忧郁的美感。李清照在字里行间中流露出对可望而不可即的丈夫的思念。自从丈夫的突然逝去,李清照就一直徘徊在过去的回忆之中,那般的无奈,那般的迷惘,带着“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的淡淡忧愁,留在了这个我们所熟知的世界。

历史已经悄悄地逝去了,文人墨客那或豪迈的个性,或忧伤的情感总能令我有所感触。在自己心中的镜花水月之中,他们演绎着各自最为期盼的人生,即使花开花落,也无法打扰那如水般澄澈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