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 好久不见
高一 其它 1968字 74人浏览 Clytie_H

第 1 页 共 4 页 好久不见

大学毕业那天,她还是没有答应我的追求。

晚上的告别饭,说来也巧,我和她是同一桌,面对面坐。看着班级情侣一对一对、甜甜蜜蜜,我心中百般难耐,憋着想哭,想借酒消愁,可越喝越愁。今天应该是向她表白的机会了。于是,我鼓起勇气向她敬酒表白。同桌的哥们姐们都过来起哄,要她答应我的请求。但她还是婉转地说:“我马上要去澳洲留学了,远距离恋爱很辛苦,我想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男儿有泪不轻弹。我猛一口喝光了杯中酒,再次提醒自己,算了吧,远距离恋爱不会成功的。那天,她要求同学给我俩拍了张合照,还特地关照冲洗出来给她一张。

或许,这是离别的留念。

我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进入了一家建筑公司。5年来摸爬滚打,披肝沥胆,升上了项目经理的职位,年薪20多万。

那时,我的同学都陆陆续续结婚生子,有的孩子已经上了幼儿园,而我仍然是光棍一个。家中的老妈着急要抱孙子,天天催我找个女朋友赶紧结婚。不仅如此,还天天往婚姻介绍所跑,张罗着相亲的事宜。经老妈介绍的相亲对象近百个,分别来自公务员、银行、教师、外企、国企的,而我只是母命难违,像赶鸭子上架,随便应付,因为心中的她实在难以忘怀。所以,没一个中意。

老妈懊恼地说:“你就是要求太高,这个不好看,那个矮了点,那个又太高了,这样挑剔,我明年抱孙子没有希望了!”老妈看我在

第 2 页 共 4 页 看工程监理复习书,又开始唠叨起来。

“妈,您能不能歇会儿,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我眼睛仍盯着书。

“就是因为你不急,我才替你急呢,孙阿姨家的侄女今年正好26岁,是小学音乐老师,长得乖巧可爱,我帮你把关了,明天晚上,在丽都大酒店,你去见见。”老妈又开始帮忙张罗起来。

“又要见啊,”我叹了口气,“知道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答应老妈的提议,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拒绝的话,她将会在我耳边喋喋不休一个月。

第二天晚上,下班后我来到了丽都大酒店8号包厢,女方和母亲也已经到了。老妈看到我后,急忙介绍起来,“孙阿姨、婷婷老师,这是我家儿子宋志鹏。来来来,快点坐婷婷老师旁边,你们多聊聊。”

我按照老妈的意思乖乖地坐到了婷婷老师的身旁,向她点了点头。

“我家志鹏在建筑公司上班,目前是项目经理,人憨厚老实,勤奋刻苦。婷婷,志鹏,你们觉得怎么样?”老妈急吼吼地问起我们的感觉来。

“阿姨,蛮好的。”婷婷老师笑着说。

“小子,你呢?”老妈见我没表态,急忙追着问。

“哦,不错不错。”我勉强地回答道。

“你兴趣爱好有些什么呀?”婷婷老师向我投来了问题。我如实回答:“最近我在准备考监理证,爱好呢,周末的时候打打篮球,偶

第 3 页 共 4 页 尔出去摄影,有时和朋友去KTV 唱唱歌。婷婷老师你都喜欢些什么呢?”我心想,26岁的年轻人应该比我这个30岁的老男孩生活要丰富的多。“我平时也会和朋友们唱唱歌,周末的时候去参加舞蹈训练,喜欢宠物,旅游,看电影,逛街„„”婷婷老师的脸上显露着年轻人的青春,想我如诉表白。

两位老妈开始互相夸奖起对方的孩子来。“王阿姨,你家儿子很努力呀,真是有为青年,才30岁就已经是经理了。”

“哪有哪有,孙阿姨,你说笑了,你家的婷婷老师,活泼可爱,美丽大方,你怎么这么好福气呀,生了个这么玲珑的女儿,真叫人羡慕啊!”

八点半,我和婷婷老师互相交换手机号码、QQ 号码后,双方终于离场。刚坐上计程车,老妈就开始套我话了,“怎么样,怎么样,还不错吧,你们俩相貌、工作、性格都很相配的,我看你们这次一定成功的。”老妈自信满满地说着。

这时,一条短信发过来,“认识你我感到很开心,以后常联系呀!”老妈见状,开始教导起来,“这次看来八字有一撇了,人家婷婷老师对你感觉很好,你小子可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错失良机!”

“知道了,老妈。我会处理的。”这样的话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

临睡前,我和婷婷老师互相加了对方QQ 号。随后的一个月我和婷婷老师吃过两顿饭,看了一场电影。第二个月,我们没有联系了。就这样,这段相亲告一段落。老妈为此不知埋怨了我千百回。

第 4 页 共 4 页 又一天晚上,老妈还是像往常一样,兴致勃勃地冲进我房间说:“这个周末,和李阿姨家的女儿郑欣芸相亲,人家是澳洲留学回来的,现在是渣打银行的财务主管,年龄只比你小一岁,人家条件好,这次你可不要像上次那样了,再不结婚,你要变光棍了!”

“郑欣芸,澳洲留学,比我小一岁„„”

“是啊,比你小一岁也挺好的。”老妈替我解释道。

周末傍晚,我精心打扮了一下,和老妈出门了。

还是丽都大酒店第8包厢内,女方也已经到了。我们按照相亲的惯例,坐下。

茶水还没上,我老妈就开始啧啧称赞对面女孩的娴静温柔。老妈还没讲完,女孩的妈妈迫不及待抢过话题对女儿夸奖起我来。

然后,两位喋喋不休的妈妈互相使着眼色借故离开了。

被撂下的我和她静静地深深地互相凝视了一分钟后,不约而同开了口:“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