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初二 散文 600字 88人浏览 李宗玉life

世界在时断时续地走着,未来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在远方,在现在都会有莫名的感动,会不自然地伤感,混着流年的时间,一点一滴发酵出的东西,那么温暖,淡淡的,然后有种叫幸福的,不可名状的东西在漫延开来。这个潮湿的季节,看着南国一向连绵不绝的小雨,或许在阳光到来之前,试着把故事翻阅几遍。

在到来之前,在结束之后,渐行渐远的不只是时间,还有我曾以为坚定不移的东西都被改变。我们都是爱较劲的孩子丶在时光之间不肯投降,在回忆里逞强。到后来,才发现,就是较劲不是只要一个人的,在只剩一个自己的时光里,谁还来陪我逞强?一个人很容易感觉冷。不是么?或多或少,都有些孤单,不愿承认的,不甘承认的。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回忆是张账单,还扯不掉,撕不烂。记载着我向命运的负债总在不经意间,把自己最重要的,慷慨地还下。还在傻乎乎的沾沾自喜。我们其实就像那看似自由的蒲公英,在看似自由却一直受风的束缚,只是不知那蒲公英是否也会似我们般沾沾自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告诉风丶我已走过

告诉风丶我还在走。

不知是在何处听来的,不知是何时记下的,只是很喜欢这句子,我们都不适合停留在停留之后都只会在原地茫然的虚度光阴,记忆在拉扯,因为那些我牵挂的还在,就像是坐火车一样,有时会轰然地回到某个被自己葬在角落的天涯。我向往的,那未知的,远离尘世的理想乡。只是向往,只剩向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远离尘世的理想乡,已经不是我所处的空间方位,它在时空里,在过去,在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