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双温暖的大手
六年级 记叙文 2179字 1294人浏览 第55季

那双温暖的大手

武汉市黄陂二中 梅凡

虽然妈妈离开我与弟弟已有6个年头了,但她的音容笑貌,尤其是那双温暖的大手,至今还呈现在我的大脑中,直到永远、永远……

小时候,妈妈没有上过小学,也没碰过一本书,她唯一能懂得的,就是会写自己的名字。尽管如此,妈妈用自己的一双大手操持着家务,做着一份辛苦而薪水不高的工作-----做食堂。爸爸是一名高中老师,那时工资也不高。爸妈就这样辛苦而快乐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记忆的大门打开,让我回到小学五年级。那是一个酷热的夏天,我与弟弟忘了带伞,因为去上学时万里无云. 可是夏天多雷阵雨,老天爷的脸说变就变。不一会儿,就乌云滚滚,电闪雷鸣,雨哗啦啦下起来。那时正上下午的第二节课,眼看还有一节课就要放学了,可雨婆婆就是没有减弱的意图。我坐在教室里,心想:玩了,怎么回去呢?时间老人走得真快,放学的铃声铛铛铛响起。我找到读三年级的弟弟,只好等雨小了,再回去。

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微胖的身材,齐耳的头发,穿着一身素色的衣服,撑着一把黑伞,手里还拿着一把花伞。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我的妈妈。此时,妈妈的裤子淋湿了一大半,雨水顺着妈妈的头发不停的往下滴,妈妈把左手的那把大伞递到我的手上,温和地对我说:“凡凡,快把伞撑着,别让雨水把衣服打湿了。”我接过妈妈递过来的大伞,感觉到好温暖,好温暖,只觉得一股暖流流遍我的全身,那是带着妈妈体温的大伞,满载着妈妈对子女的关心与热爱。

时间老人走得真快,转眼间我就要读高三了。2000年的冬天,天气格外寒冷,12月底下了一场大雪,漫山遍野一片银白色,大地分外妖娆。柳枝上挂满了银条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房屋上、草地上、操场上到处都是积雪。高三的我们,每天都起得很早,常常是早上6:00左右。不幸的是,由于天气太冷,我感冒了,而且咳嗽不止。

星期三的下午,我吃完午饭后,便到教室去自习。我不时地咳嗽一下,还是坚持去学习。大约下午第1节课时,突然听到同桌对我说:“外面有人找你!”我急忙跑到教室外,原来是我的妈妈,此时妈妈到了中年,40多岁,身材有点臃肿,穿着厚厚的衣服,眼睛充满慈爱。只见妈妈左手拿着一个开水瓶,右手拿着几包治感冒的药物,她轻轻的递到我的手中,此时我细致一看,那是一双饱经岁月大手,上面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依稀看见一些皱纹,就像一棵松树皮上显现的一些纹络。当我接过妈妈递给我的感冒药时,好温暖,好舒服,顿时感觉妈妈对我是多么的关心与呵护。妈妈轻轻地对我说:“凡凡,这药每次喝两颗,一天三次。要按时喝,好好读书,多注重身体哦!”说着,妈妈用手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又把左手拿着的开水瓶慢慢的放在我身边。我感到妈妈对我殷切地期望,顿时觉得全身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激励着我。

看着妈妈渐渐远去的身影,我拿着妈妈递给我的感冒药与开水瓶,我在心里默默地想:一定要好好学习,既为自己,也为辛勤养育我的父母。

上了大学后,我离家远了,在一所师范院校读中文,每隔半个月

或上十天,我便打电话向家里汇报一下学校里的情况。天气愈来愈冷了,到了11月下旬。老天爷总是阴沉着脸,失去了先前的热情,寒风吹在身上冷得直打哆嗦。有一天,爸爸晚上打电话来,关切地问:“凡凡,天气冷了,要多加衣服。”站在一旁的妈妈连忙抢过电话:“凡儿,要不,我给你织件毛衣,怎么样?”我一听,想着妈妈一定要用那双粗糙的、温暖的大手熬夜打着毛衣,便急忙说:“不用了,我自己会买厚毛衣的。”聊了几句话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有一天中午,我像以前与寝室同学在一起吃饭、聊天,突然我的一个室友对我说:“下面通告栏里有你的包裹。”我吃玩饭,迅速跑到指定处一看,有我的一封信和一个包裹,信是爸爸写的,字里行间写出了爸妈对我的关心与疼爱。包裹里面有一件厚实的水红色毛衣,这件毛衣是妈妈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打起来的。妈妈在家一边要到学生寝室做卫生,一边又要抽空打毛衣。我一把抓起毛衣,掌心里一团柔柔的、暖暖的,仿佛又看到了妈妈默默地坐在台灯下,戴着老花眼镜,用她长满皱纹、布满老茧的大手,把一颗爱心融于一条细细的、长长的毛线,绕上千丝万缕的思念,一针一针编织着厚厚的、暖和的毛衣,穿在女儿身上,却是妈妈的一颗心啊!蓦然想起一首诗: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我默默地念叨着,感觉到妈妈那双布满皱纹、长满老茧的大手就在眼前,好温暖、好温暖。

后来,我大学毕业在一所市级高中学校教书,弟弟也快大学毕业了,可妈妈仍在辛勤的工作着。有时我与爸爸劝告妈妈:“妈妈,别太累了,少做点事!”可妈妈说:“傻孩子,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也很无聊!”我们只得无奈的揺揺头。妈妈的那双大手更加苍老了,到处布满了斑纹。到了冬天,拇指和食指都开裂了。此时,妈妈的身体也大不如前。我们有时劝劝妈妈到医院去认真的检查一下,可妈妈一拖再拖,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如今,妈妈已离开我与弟弟6个年头了,那是因为妈妈无情的被一场大病夺去了不到54岁的生命。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每当想起妈妈时,我的眼睛饱含泪水,心就像刀割一般疼。现在,我与弟弟已经参加工作,爸爸也退休安享晚年了!但妈妈的那双温暖的大手,那双饱经岁月、到处都是皱纹、至大完美的大手,至今还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指引着我向前进,向前进……

2015.5.14

手机:15623890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