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初二 散文 4144字 3372人浏览 刀浪神侠

当时只道是寻常

再也吃不到那香糯的粽子了,可惜当时我只道是寻常。

小时候最喜欢的便是粽子,因此我与阿婆十分亲近——阿婆做得一手好粽子。每每去到阿婆家,我最感兴趣的便是那棱形翠绿的粽子了。 脑海里对阿婆最深的印象,恐怕就是阿婆包粽子的画面了:一位眉间染着慈祥的老人,两鬓是斑白的头发,一手拿着翠艳欲滴的粽叶,一手拿着勺米的勺子,身旁火红的残阳在她身上投下几点晕染的阳光,透过了茂密的梧桐树,拉的老人的身影好长好长。每当这时,我便会坐在小板凳上,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得看着阿婆,心里想的却是待会就出炉的香喷喷的粽子。阿婆包粽子时,先把粽叶卷成筒状,再把早已备好的糯米勺上一勺,最后再将粽叶卷并,一个令我垂涎的粽子就做好了。让我奇怪的是,阿婆总会一丝不苟的把掉在地上的米粒拾起来,放入水中,涤去尘埃,再将它们放入粽叶里。我不解的望向阿婆,她笑笑:“我们要珍惜每一粒米,《悯农》你不是背过吗?”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当时的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寻常,现在细细品味,一切却只道是不寻常啊! 阿婆给我包粽子吃了——这是世界给予我的第一个美好的映象!阿婆对我关怀备至,每次当我这个小馋猫想吃粽子时,她便先做一个让我解解馋,充充饥。哎,当时的我年少无知,只因粽子的香甜分外开心,却忽视了阿婆那深深的爱。还记得你因为我爱吃糯米粽子特意筛选大米,我很难想象出你佝偻的身躯站在几乎与你同高的米缸前晒米的情景,很难,很难。当时只道是寻常,现在看来早已不寻常。

阿婆啊,你朴实无华,节俭真诚,虽然没有山珍海味,但你有一个爱我的心和那倾注了你满满的爱意的粽子,阿婆,你虽没有带我去维也纳的金色大厅,没有带我去过高级餐厅,没有令人向往的派对宴会,更没有金色沙滩蓝色天空的美好旅程,但你让我认识了什么是做人的道理,

什么是对错美丑,什么是如羊圈后杂草般的霉湿却蓬勃的生活!你为我将苦药熬成蜜糖,你为我做那爱吃的粽子------一切寻常的举动,此刻却如此不寻常。阿婆啊,你对我深厚的爱我却毫不自知,直到现在才幡然醒悟!

好像在与你一起吃拿香喷喷的粽子,阿婆。可惜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一次微笑

记忆里,一位女子的笑明皓动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微笑,伴着那开的如火如荼的樱花,形成我心中永远的风景。

记得那是一次古筝比赛,可我已几个月未练古筝了,走在阴云密布的路上,心情似乎也变差了。一路上,棵棵樱花树瑟缩着,娇嫩的花骨朵似乎不堪一击。呵。我自己不也是一样,不堪一击。

到了赛场,周围一个个洋溢着自信的面庞,与我的沮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低下头,不想见到台下那一个个或嘲讽,或讥笑,或鄙夷的目光。深吸一口气,望向窗外,赫然愣住了:一树粉红的樱花簇拥着你,而你和善的脸庞也被衬的粉嫩嫩的,而最让我着迷的,是你唇边那一抹微笑。像是鼓励,像是期许,像是执念。那微笑,似茉莉清新淡雅,似莲花庄重慈爱,似牡丹摄人心魄。在茫茫人海中,你没有像别人一样因为我的不自信而对我冷嘲热讽,而是送上了那鼓励的微笑。陌不相识在人海,盈盈一笑溢满心。你的笑,似是玉兰的芳香,缓缓流入心田,让我有了希望与自信。

何不放手一搏呢?我想到。要知道,再完美的宴席也会散场;再动人的音乐会也会结束;再伟大的人物也会退出历史舞台。既然如此,何不放手一搏呢?成功也好,失败也罢,终是然人了无遗憾,为什么要胆怯呐,放手去做,享受内心的喜悦吧。从此,这如暖阳般的笑容成了我的指路明灯,带领我遵守内心的想法。

一出门,便被满眼的樱花撞了满怀:都绽放了那。我喃喃道。天空也已转晴,犹如我的内心。

心房,似乎暖洋洋。指尖翻飞,似曲飞舞,一首G 调《彝族舞曲》从我手中流转出来,余音绕梁,连绵不绝,动人心弦,摄人心魄。弹完,深鞠一躬,敬礼。场下掌声雷鸣,自信洒脱一笑,大步迈出。从此路上少了一份彷徨,多了一份自信。再回首,你已不在。

那一次微笑,如同我茫茫人生路上的一盏指路明灯。它教会了我如何做事,每每想到那一次微笑,心里暖暖的。

那一次微笑,我受益匪浅。

一句话,一生随

“学会放下,丫头,”这句话,伴我一生。

——题记 记忆里,总有一个伟岸的背影将我牵着,空气中漾着一句话:学会放下。

还忆小时候过春节,欢天喜地的得到一盒巧克力,开心的坐在门口,正打算好好品尝这鲜少的美味,突然,邻居家的小弟弟跑过来,一把抢去。我急了眼,上前就想抢回来,不料爸爸走来,和蔼的对他笑笑,牵着愤愤不平的我告诉他:“你姐姐不喜欢吃,你吃。”我委屈的瞪着爸爸,甩开他的手跑回家去。随后,爸爸进来了,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弟弟比你小,你要让着他。”我不理他,他沉默了一阵“······做人呐,要学会放下。丫头。”我不解,却把这句话放在了心上。但我始终认为,爸爸是不喜欢我,喜欢男孩重男轻女。

上初中了,参加一次作文比赛,满怀信心的去了,却没有得奖,我为此难过极了,躲在房间里一个人偷偷啜泣,爸爸悄悄进来,拍拍我的肩微叹一口气。我忍不住抬头看他一眼,却愣住了:往日里那挺拔的腰板变得佝偻,乌黑的头发也在变为灰白,稀疏极了,胡子拉渣,没有了往日的精神气。他感到我的目光,抬起略浑浊的眼,庄重的跟我说:“你要学会放下。”爸爸说完,推开门出去了,留下我一个人慢慢感悟。 放下,我在心里想着。是呀,不放下,太束缚自己了。放下后,才有勇气去再一次尝试,而放下,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忽然想到徐志摩的一句话:“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是啊,既然得不到,释然罢了。放不下过去,你就永远看不清现在。只有放下了,你才能肆意的放手去拼搏,即使输了,败了,也不过如此。这一次不小心,下一次必加倍偿之。“学会放下”这句话,从此深烙在我心底。就像学习,这一次考差了,只要有信心,奋起直追,

我走出房门,搂住脆弱却又一直当在我前面,充当我的保护神的爸爸,呢喃“我懂了”。我可以感到他的颤抖,我感到爸爸就像是一棵大树,

而我是树苗,我不留情的汲取着他的养分,我长大了,他却老了。我又搂紧了些,夕阳的光晕透过窗户,拉得我们的背影好长,好长。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小时候那句“放下”。

“学会放下”这句话,将会伴我一身,刻在心底。

美丽的绽放

小时候的我一直不自信,却没想到自己可以完美的绽放,那么彻底,那么美!

在古筝班的我,成绩却不是最拔尖的,那一天,老师却笑着对我说:“去练习练习,准备参加比赛。”“我,行吗?”见到我的不自信的模样,老师笑了点点头。刹那间,心底似乎埋下了一个小小的芽儿,柔嫩的如同婴儿的眼睫毛。

接下来就是每天不停的练习。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停的练习。练到手指起了泡,关节麻木,也依旧练习。 我生怕自己会在比赛时丢老师的脸,老师似是看出了什么,安慰的拍拍我的肩。心中那棵小芽似乎长大了一些,可以就细嫩微弱。

终于,比赛的日子到了,我仍是紧张不安。想到自己这几天的不懈的练习,心里才稍稍舒服了些。可一到赛场上去,心情就变得无比沉重,望着台下那一张张期待的面孔,却更怕辜负他们的期望。就在这时,我看到你的眼神,那么慈爱,那么安详,你没有和别人一样给我压力,只是慈祥的望着我。刹那间,一股暖流涌在我的心里流淌。似乎是微微绽放的广玉兰,那柔柔的花香似是钻入了我的心房,心,忽然变得明朗。那一株小芽似乎也褪尽青涩,绽放出了美丽的花朵,那么美,那么令人怜爱。

指尖翻飞,似曲飞舞,一首《彝族舞曲》让人们鼓掌。那乐声似乎有了魔力,令人们不由自主的鼓起了掌。我望着他们,心中那朵花而似乎变成了一片汪洋花海,一望无际,我,美丽的绽放了。

时至今日,我才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人要自信。既然你对这件事有把握,练习过,就放下那一份不合时宜的羞涩,鼓起勇气,不要被世俗的眼光建议,坚持自我。 要知道,再完美的宴席也会散场;再动人的音乐会也会结束;再伟大的人物也会退出历史舞台。既然如此,何不放手一搏呢?成功也好,失败也罢,终是然人了无遗憾,为什么要胆怯呐,放手去做,享受内心的喜悦吧。 那心中的小芽,便是最好的证明。当你内心的小芽

也成长为参天巨树时,你就成功了。

绽放,不仅是花儿,也可以是信念;美丽,也可以是自信。

幸福就在我身边

原来幸福就在身边啊!是夕阳下你花白的背影,是微风中你亲切的话语,不远不近,咫尺而已。

每次跟着妈妈回娘家,总会在村口看到那个瘦小的身影,步履蹒跚的向我们走来。花白的头发随风飘扬,站在鎏金的阳光下,衬得她如此渺小。

刚回到家,一股扑鼻的香气迎面而来,餐桌上,阿婆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色香味俱全,令人垂涎,我却并不满足,“又没安网络,啊! 太无聊了。”阿婆紧紧攥住了围裙,歉疚的笑了笑,便张罗着我们吃饭了。

吃完饭,我便出了家门,阿婆远远地跟着我,我不耐烦的吼道:“我又不是几岁小孩,干嘛跟着我!”阿婆窘得手足无措,呐呐的望着我。我溜向小树林,心里无趣的想:哎,没网络的我真可怜,一点都不幸福。

我想着,便开始爬树。树是刚栽的,小小的树苗十分纤弱。阿婆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脸焦急的望着我“丫头,快下来!”我看着她,一愣:阳光宛若调皮的娃娃在阿婆身上跳跃着,鎏金般的阳光衬着斑驳的树影,外婆的身影逸在其中,美好而又慈祥。她花白的双鬓是那么的显眼,还记得小时候,阿婆那么年轻,腰板挺拔,是我在乡村里的守护神,不论发生了什么,她总是第一个挡在我身前,为我遮风挡雨。我是一棵小树苗,她是大树,我大口的汲取她的养分,我长大了,她却老了。不经意间,我摔倒地上,她一个箭步冲向我,用她佝偻的身躯抱起我,快速向家跑去。她太瘦了,根根凸显的肋骨嗝的我心疼。心房刹那被幸福包围,丝丝的甜蜜漾于心间。

此刻,我才明白,阿婆对我那深厚的爱。我无法想象她是如何将十二岁的我抱起来并跑回家的,我只知道,我很幸福。幸福很简单,是在严寒时的一杯姜汁;是在生病时为你将苦药熬成蜜糖。是在你需要时,

她就会站出来为你遮风挡雨,是不求回报,无所回复的爱。幸福这东西,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但你只要放下城市的喧嚣,沉淀于自我,那你真的很幸福。幸福就在我身边,只是我从未发现。

“阿婆,”我拥住她,感到她的轻颤:“以后我还来看你!”你笑了,我也笑了。我想,你此刻,是幸福的吧!

幸福,存在与每个人身边,触手可得,近在咫尺,只要你愿意触碰。 臻首垂,浅笑,你我安好幸福,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