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谁来定义我们的时代
初一 散文 2814字 39人浏览 只生忧叹

1

谁来定义我们的时代

转引微博,作者不详

去年从南方辞职来北京工作的时候,有朋友问我去北京的原因,我有时候说离家近,有时候说这边工资高。其实真正的原因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就算我弄清楚了也说不清楚,不如说“钱多家近”这种理由更容易被人接受。我不可能跟自己的老板说去北京的原因是觉得那儿的价值是多元化的,能够找到除了活着之外生命的一点意义。这样的对话肯定以冷场结束。而且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理由,直到我说“北京工资更高”,所有人都表示信服。所以何不去掉这些麻烦,直接给一个双方都容易接受的理由。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让人不敢说出口我想去寻找生命的意义。

一斤大米1块9,打电话送披萨加6块外送费,一件T 恤39块,请搬家公司200块,酒吧小姐陪唱1500,新东方学托福4800,女人手上的镯子6000块,大学同学新买的房子200万。

任何东西,

所以虽然我一碗大米从来都吃不完但是我一点都不心疼,只有浪费几毛钱而已。日本料理的寿司要全吃光,一个就要20块。小店里买的手链回家丢的到处是,玉器店买的镯子得天天带着。新东方的课得好好上,回学校则天天溜号。

有次回老家吃饭,爸爸的朋友在麦田里辟出一块5米见方的空地,摆开桌子椅子,好酒好菜端上来,我们就看着无边无际的天空幻出五彩的油画,被金灿灿的暮色包围着,每次饭吃到一半不小心抬头看到天空就会被震撼一次。现在回想起来像梦一样,又像宫崎骏画的漫画。

有农民在这样的大地上劳动,虽然暮色很美,他们在麦田里依然很累,背心湿透了大半。后来走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阿姨在引水浇地。她浇完了一块地之后,把两块地之间的土扒开一点,水就顺着缝流到了下一块地里,下一块地也浇完了,就把那个缝填上,再浇其它的。我跟侄子一起看着那位阿姨惊奇的不得了,因为整个过程很像IPAD 上一款“鳄鱼洗澡”的游戏。我们觉得她聪明极了。

的画还要美的天空,这1块9也定义不了;快乐的农民每天在麦田里对着小麦歌唱,这1块9也定义不了;农民阿姨的智慧这1块9也定义不了。

北京下暴雨的时候,我在巴沟地铁站外面看到送外卖的小哥骑着自行车在大腿深的水里骑车,水面上只剩下他的脑袋和肩膀,那场景又好笑又辛酸。当然他们更多的是在烈日下工作,他们的服务就是6块钱嘛,我想除了给钱之外他们还值得一句辛苦了。

去小区里一个琴房练琴,老板收一个小时10块。有次练完之后老板说你弹得太快了,一点节奏感都没有,以后每次先练一个小时哈农再弹其他的。我很感激这个老板,除了一个小时10块钱之外,这个老板至少值得来自心底的感谢。

。但是奇怪的是,既不是花钱买来的,就算放在我们身边,我们也懒得投去我们欣赏的目光。我们只喜欢盯着标签看,却忽略事物的真正的价值。 我喜欢田野,草原,湖水,这些都是没有价格的。

一个儿子溺水,不会游泳的父亲跳下去托着儿子,儿子被救上去了,父亲淹死了,却还保持托举的姿势。花多少钱才能够买一个人用自己的生命来救你。你不用买,只需要接受父母的爱。

钻石,黄金,应该值多少钱呢。钻石就是一块大自然孕育的石头,跟石墨成分相似。钻石商说结婚一定要买钻石。并且衍生出一系列的门道。裸的还是不裸的,克拉的还是分的,用什么手法切割的。于是很多女人手上多了一个透明的小石头,诡异而有趣。王小波1大概说过这样一句话,所有无聊的事情都会衍生出很多1 王小波,中国少有的破坏型思想家。北京人,无党派。曾在美国匹兹堡大学(他戏称为“痞子堡”)攻读研究生,回国后任教

2

细节让你觉得它复杂而有趣,投入其中而浑然不觉其无聊的本质。5块钱一串的水钻项链也闪着璀璨的光芒。切割工艺不一样,但是肉眼也察觉不出多少不同。我们却不会去买它,因为我们的身份需要那个标签来定义。 写下这个题目本身已经是一件很可悲的事。在一个需要努力坚持自己的看法才能认识到钱不能定义一切这个最基本的道理的社会中,做基于这个道理的任何事情都显得尤为艰难。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家,这是一个奇葩的时代,理想的人却被嘲笑为无知的跳梁小丑。将来有一天我们站在历史的审判日回顾这个时代,再多的呜呼哀哉也表达不了这个时代的不幸。

我曾经很害怕死亡。我将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的日出,再也无法参与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事。但是想想在我出生之前,相同的太阳曾经亿万次的升起落下。我曾经错过了所有世界上发生的事情。那时的我,就已经经历了漫长而混沌的死亡。历史的大浪把我推到今时今日这个世界,我却不想拥有今时今日的心境,不想生活在这个亦步亦趋的时代。多少次我把手里的东西一摔说老子要过自己的生活,却又被时代的浪潮淹没。如果我还能喘息,我要问候这个社会的价值观,扭曲了多少美好的灵魂。而你美好的样子,会一直鲜活在我的记忆里。

【老窦短评】

小时候听过一个童话,说的是在一个蜷曲于沙漠的干旱小国里,谁家里的水多,谁就是王。推而广之,在一个常年浸泡在水中的国家来说,谁家的石头多,谁就可以是王。水和石头,都是资源。人类的一切纷争,都源于对资源的私有欲望。

说到这,你就能明白很多了。牧野之战,早些年的历史教材上称是周文武的“正义”驱使他们反戈殷商,殊不知河洛平原的丰饶才是那个不能说的秘密;解放战争中,淮海一役意义重大,我党称此战皆拜“老百姓用小推车推出来”所赐。老百姓把自己家里的鸡鸭鹅全推给解放军不是因为“思想觉悟高”,而是我党许诺:战后国统区的土地归老百姓所有。

资源,可以定义身份。国土面积,可以定义一个强国的身份;同样,钱可以定义一个成功者的身份。现在看来,邓小平爷爷改革的最大影响并未体现在经济层面,而是思想意识上——改革为国人重新厘定了衡量社会上一切的一般等价物——钱。

这是一个毫无疑问的、冰冷麻木的拜金时代,一切绚烂积极的口号和粉红色的浪漫梦想都会在金光闪闪的现实前黯然失色。

以我为例。我在深圳的收入勉强糊口,没有拽深圳人均收入的后退。但我依然觉得困窘,有点喘不上气来。但回到家乡就不同了:深圳一颗茶叶蛋顶我家仨,深圳一套住房顶我家同等面积四个,我的工资是我哥工资的五倍!钱,成了我在家乡的护身符,谁见了我都客客气气的。老家村子里的耕牛,是村长的宝贝,谁都不让碰,结果今年回家消夏时,他居然让我骑了!所谓“衣锦怀乡”就是这样吧?

半推半就地洋洋得意之后,我才恍悟:钱,作为衡量一切价值的标准,已把自己的印记深深烙在这个时代上,很少有人能无视他。我为自己感到羞耻。

用钱能买来的,也会因为钱而失去。诚哉斯言! 北大,教授“统计学”。(很多理工科的人物都上通天文,下晓历史,中习文学),后辞职为自由撰稿人。45岁时因突发心脏病逝于家中。著有长篇小说《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知名短篇有《一直特立独行的猪》、《红拂夜奔》、《东宫西宫》(同志题材,改编为剧本,张国荣出演)等,杂文集有《沉默的大多数》、《我的精神家园》。文笔泼辣、犀利,思想调皮、叛逆,一代愤青心中的丰碑。上世纪末曾有“男不读小波,女不读琼瑶就等于没有上过大学”之类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