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六年级 记叙文 1259字 1326人浏览 d的眼睛不揉沙

小时候,不喜欢父亲:大了,仍是只敬不亲。那时写家信,总是执拗地写“敬爱的爸爸”,而从不肯写“亲爱的爸爸”.一来因为父亲不苟言笑,总是挺严肃的模样,常作沉思状,只关心我的成绩却从不曾辅导我一回功课;更没有父女依偎轻语,同嬉戏共欢笑其乐融融的场面。我那时真羡慕邻居的女孩有一个普通平常却慈眉善目可亲的老爸爸。二来我总认为父亲偏心弟弟,对我要求严格,一言一行必须循规蹈矩,否则动辄会说“女孩子怎么可以……”。记得8岁时,我曾在父亲调解我与弟弟的纠纷时带着哭腔狂言了一句“你孔老二思想”,倒把个严肃的父亲弄得忍俊不禁,此案才不了了之。记忆中这大约是我唯一一次斗胆反抗。

考上了外地的大学,终于有了一种小鸟出樊笼的欣喜,谁知离开家门又会被眷恋之情紧紧缠绕,朝思暮想妈妈,弟弟,也常常想起父亲。想起父亲的身边的安宁感:想起有了大小难处一找父亲总能释然的绝对信赖感;甚至有那么一点怀念父亲威严的注视和严厉的语气……那毕竟有个家的气氛呀!于是,便有了蚊帐里暗暗的抽泣,开始了每周至少一封的厚厚的家信,回信中却从未见过父亲的只言片语。例外的是一次收到家里捎来的衣服时,发现了几本机械制图的参考书,上面还有新划上的重点,原来父亲看了我信中述说制图难而帮我找书父亲自划的。我惊讶父亲还会有如此难得的细心。

日复一日,我继续我淡淡的思念。一天晚上,突然接到出差来此的父亲的电话,说第二天便要乘轮船去上海,来不及来看我。语气淡淡的,话好简短,却仍让我雀跃不已,一定要第二天去送行。辗反侧一夜,又好不容易熬完两节课,便匆匆赶公共汽车,半路汽车抛锚,我急得跺脚。车,再轮渡,而此时离开船时间只有几分钟了。我一路狂奔,一到码头便见到了在舷梯上张望的父亲。我便跑边喊,见船徐徐离岸,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我竟也见到了父亲眼中的晶莹……我和父亲的距离渐渐拉远,瞬时我感到彼此的心越来越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劳累的父亲终于病倒了,而且是绝症,每隔一段日子便要到我求学的城市进行几个月痛苦的治疗。病中的父亲少了些刚烈,多了些柔情,母亲说他一周内最高兴的便是我要去探望的周末。每当我急跑几步搀扶父亲时,他却仍只是淡淡的一句“来了”。每当我返校时,也只是轻轻地说“自己当心,什么时候再来?”而我已能够读懂父亲眼神里那浓浓的亲情。父亲的病越发重了,更加虚弱,也更加眷恋亲人,我越来越真切的感到父亲冷漠清傲外表下那深切的爱。那一天,精神略好一些的父亲拉着我的手,轻轻对我说:“我只有一儿一女,手心手背都是肉,对你严格,是因为你大一些,女孩子更应该稳重得体,你悟性好,小时候被老人宠惯了,想让你成器,才格外对你严厉,你不会怪爸爸吧?”这时,我和父亲都已是泪流满面,我只会一个劲儿摇头。

父亲终于带着对事业,对家人,亲友的深深的眷恋无奈而去了。我再见不到父亲威严的注视,再听不到父亲“女孩怎么可以……”的严厉口气。一个没有父亲的家庭,无论如何称不上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家庭,一个失去父爱的女儿,永远不会是一个最幸福,最快乐的女孩。三年了,我每一天都想告诉父亲:“亲爱的爸爸,我想您!”

我的父亲16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