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中秋
高二 散文 1597字 241人浏览 启智未来

一个人的中秋

“我们走啦” ……

“好,拜拜” ~~

今年的中秋,一个人在寝室,很安静,在电脑前面坐了很久,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宿舍其他三个人,一个昨天晚上就没回来,另外两个出去跟暑假留宿的同学唱歌了。老哥打电话过来,从来没存过家人的电话,习惯性地“喂,你好!”老哥在那头大笑,才意识过来,絮絮叨叨地聊了一会儿,听到我咳嗽,就挂了让我去医院看医生。好像自己都记不起来上次跟家人一起过中秋是啥时候了……

所有的传统节日中,我们家貌似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过成一个节日的样子。小时候对中秋节没有任何概念,只知道只一天父亲一定会从集市上买几个最老的冰皮月饼回来,给我和妹妹一人一个,至于哥哥和父母有没有,我们是从来不关心的,我跟妹妹会当宝贝一样,一点一点地掰碎了放在手掌心里舔着吃,时不时地把剩下的拿出来比一比,看谁的剩的多,剩的少的那一个一定会非常小心地吃,每次吃一点点,总希望能多吃几口,以至于到现在,我们家仍然留着这个传统,虽然我们都不怎么爱吃甜食,可是中秋节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去买几个老月饼放在家里。08年以前,基本上一家人可以一起过中秋,哪怕没有多么丰盛的饭菜,只有最廉价的老月饼,一家人总归在一起,之后哥哥上了大学,我也去了县里的高中读书,家里就只剩下父母和妹妹,但那个时候不懂得一家人在一起的温暖,直到10年的中秋节,那年我15岁,读高一,刚军训完,中秋前两天打电话回家,父亲说家里都好,妈妈也很好,可是第三天中午突然接到很多个父亲的未接来电,接着父亲就已经到了我的宿舍,原来妈妈生病了,需要做手术。推开病房门,看到妈妈的那个瞬间,眼泪就下来了,妈妈虚弱地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吃不下,问过之后才知道,医生安排了中秋节那天给妈妈做手术,我几乎是跑着逃离这个地方。从小就讨厌医院,讨厌吃药,总觉得这是个不吉利的地方,手术那天,我下课赶过来的时候,已经结束了,只是麻药还没过,妈妈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父亲双手按着妈妈挥舞的双手,说“看,兰来了,我们女儿来了”,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床前,不知道可以做什么,等妈妈安静下来,父亲说,你去买点饭吧。外面竟然下起了雨,天空很阴沉,路上没什么人了,多么讽刺,中秋,月圆,别人都在一家人团聚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却在冰冷的病房度过,我一步比一步快,想快点回去,很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了,仿佛那一刻才懂得家的意义。自此之后的中秋,虽然也没跟家人一起过,不管在做什么,一定会给家里打电话,每一年,妈妈都会问一句“有没有吃月饼”,我想,这不光是中秋的传统,更是我们家的传统。 昨天耀峥在文章中写了一个朋友给他发的一段话“感觉你来到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却没有照顾好你,感到很愧疚。在工作中遇到知心朋友不容易,我也舍不得你走,就是担心你家人和朋友不在这里,我们是本地人,我们又没有照顾好你,觉得心里很不舒

服。我们希望你来到这个城市,这个城市能包容你,能有你的立身之地”,峥峥昨天刚从待了三个月的郑州回到太原,他说要回家过中秋。来到天津三个年头了,第一个中秋正在军训,没有放假,学院组织大家看电影,班里给每个人发了一个月饼,记得老师当时说:本地的同学要照顾好外地的同学,让他们有家的感觉。

每一次离家和回家的时候,父亲总会问我哪个车次,有没有伙伴儿,什么时候从哪儿出发,什么时候到站,不管第二天他要做什么,晚上总是电话不断,不停地叮嘱我不要睡着,注意安全。

路远,双脚踏上异乡的路途,“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父亲额头刀刻般的皱纹和日渐弯曲的脊背,妈妈蹒跚的脚步和模糊的双眼,普通的一草一木,一声呵斥,一句唠叨,都是浓浓的乡愁,刻骨铭心,挥之不去。

“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漂泊”,不知道还能跟家人一起度过几个中秋,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月到中秋,万家团圆,只愿远方思念的人儿,平安安康。

有了牵挂,一个人的中秋想来只是更添几分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