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总结
初三 散文 2010字 183人浏览 hq_013

涓生的性格:

一、有自己的思想,求上进

例子:我们先是默默地相视,逐渐商量起来,终于决定将现有的钱竭力节省,一面登”小广告”去寻求钞写和教读,一面写信给《自由之友》的总编辑,说明我目下的遭遇,请他收用我的译本,给我帮一点艰辛时候的忙。

“说做,就做罢!来开一条新的路!”

局里的生活,原如鸟贩子手里的禽鸟一般,仅有一点小米维系残生,决不会肥胖;日子一久,只落得麻痹了翅子,即使放出笼外,早已不能奋飞。现在总算脱出这牢笼了,我从此要在新的开阔的天空中翱翔,趁我还未忘却了我的翅子的扇动。

然而我决计努力地做,一本半新的字典,不到半月,边上便有了一大片乌黑的指痕,这就证明着我的工作的切实。

二、鲁莽和冲动: 例子:当初子君“草草地看了雪莱的半身像,似乎不好意思时”,涓生就发现了子君“大概还未脱尽旧思想的束缚”。却单凭子君说的“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就鲁莽地和子君私奔。

三、懦弱与自私

例子、我们这时才在路上同行,也到过几回公园,最多的是寻住所。我觉得在路上时时遇到探索,讥笑,猥亵和轻蔑的眼光,一不小心,便使我的全身有些瑟缩,只得即刻提起我的骄傲和反抗来支持。

而且,真的,我豫感得这新生面便要来到了。(在与子君说分手之后)

没有负着虚伪的重担的勇气,却将真实的重担卸给她了。她爱我之后,就要负了这重担,在严威和冷眼中走着所谓人生的路。

我想到她的死„„。我看见我是一个卑怯者,应该被摈于强有力的人们,无论是真实者,虚伪者。然而她却自始至终,还希望我维持较久的生活„„。

四、对于爱情不够坚持, 不负责任。

例子:她早已什么书也不看,已不知道人的生活的第一着是求生,向着这求生的道路,是必须携手同行,或奋身孤往的了,倘使只知道捶着一个人的衣角,那便是虽战士也难于战斗,只得一同灭亡。

我觉得新的希望就只在我们的分离;她应该决然舍去,——我也突然想到她的死,然而立刻自责,忏悔了

我觉得这似乎给了我当头一击,但也立即定了神,说出我的意见和主张来:新的路的开辟,新的生活的再造,为的是免得一同灭亡。

社会环境:

一、封建思想在社会人群中根深蒂固,个人思想难以在短时间内改变。

例子:送她出门,照例是相离十多步远;照例是那鲇鱼须的老东西的脸又紧帖在脏的窗玻璃上了,连鼻尖都挤成一个小平面;到外院,照例又是明晃晃的玻璃窗里的那小东西的脸,加厚的雪花膏。

和她的叔子,她早经闹开,至于使他气愤到不再认她做侄女;我也陆续和几个自以为

忠告,其实是替我胆怯,或者竟是嫉妒的朋友绝了交。

那雪花膏便是局长的儿子的赌友,一定要去添些谣言,设法报告的。到现在才发生效验,已经要算是很晚的了。

我们这时才在路上同行,也到过几回公园,最多的是寻住所。我觉得在路上时时遇到探索,讥笑,猥亵和轻蔑的眼光,一不小心,便使我的全身有些瑟缩,只得即刻提起我的骄傲和反抗来支持。

二、社会风气封建落后但受到新思想的冲击,可惜拥有新思想的只是一小部分人。

例子:这在会馆里时,我就早已料到了;那雪花膏便是局长的儿子的赌友,一定要去添些谣言,设法报告的。到现在才发生效验,已经要算是很晚的了。其实这在我不能算是一个打击,因为我早就决定,可以给别人去钞写,或者教读,或者虽然费力,也还可以译点书,况且《自由之友》的总编辑便是见过几次的熟人,两月前还通过信。但我的心却跳跃着。那么一个无畏的子君也变了色,尤其使我痛心;她近来似乎也较为怯弱了。

三、时代动荡,社会不安,以致文人获得收入的途径不多且艰难。

例子:写给《自由之友》的总编辑已经有三封信,这才得到回信,信封里只有两张书券:两角的和三角的。我却单是催,就用了九分的邮票,一天的饥饿,又都白挨给于己一无所得的空虚了。

乔琪的性格

1,花心, 对微龙说“我真该打!怎么我竟不知道香港有你这么个人?”

‘差一点我就错过了这机会’。乔琪见到微龙就开始甜言蜜语。(睇睇,睨儿,微龙) 2好色之徒,对微龙:一面说,一面把手臂伸了过来,搭在薇龙背后的椅靠上。 。 对睨儿:乔琪连忙追了上去,从她背后揽住了她的腰, 乔琪在后面跟着,趁着她用钥匙开那扇侧门的时候,便黏在她背上,把脸凑在她颈窝里。 3不负责任,一开始说“薇龙,我不能答应你结婚,我也不能答应你爱,我只能答应你快乐。” 不能用婚姻保障爱情,不负责任。 ‘ 梁太太一出去,就去打电话找乔琪,叫他来商议要紧的话,乔琪知道东窗事发了,一味的推托,哪里肯来’。事情发生推卸责任。

(4耍手段,梁太太把指尖戳了他一下,骂道:“我就知道你是个拜金主

义者!”两人商议如何使薇龙回心转意。)

5,无耻:从此以后,薇龙这个人就等于卖了给梁太太与乔琪乔,整天忙着,不是替乔琪乔弄钱,就是替梁太太弄人。

6不上进,睨儿:他除了玩之外,什么本领都没有,

香港享乐主义泛滥,充斥着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生活 虚荣,荒糜的生活,香港英治时期、指香港于成为英国殖民地的时期,外国文化大量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