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总说,蝴蝶飞不过沧海
初一 散文 1766字 257人浏览 FayeSX

有一天,你捧着一本不厚不薄的书,兴冲冲地跑到我面前,指着白色的纸上黑色的字笑着说道:你看你看,这句话写的真好!

我被她的声音吸引过去,凑过去一看,只见到那手指指着的那几个子:蝴蝶,怎么飞得过沧海?

我的心一愣,然后朝着那人笑了一笑,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思索着:蝴蝶,飞不飞得过沧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是蝴蝶,所以,沧海,我飞得过。

那人听不到我心中的话,我只好傻笑着应承,我总是这样,每当我不想说话的时候,我总是会扯起一个连灵魂都没有的笑容,有些牵强,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看出来,我只知道,我的心里很清楚,我的笑容里究竟含着什么。我有时候有些讨厌这样子的我,但是更多的时候,我更喜欢就这样任它就这样流走,而我,依然没有做任何的改变。

从那时候起,不知道为什么,你总说,蝴蝶飞不过沧海。而我,飞不过的,始终是道德的那道坎,即使是无伤大雅的玩笑。

别人都管我这样的人叫做死板,当然,也有人说我这样的人是脸皮薄。每当后人说道后面的答案的时候,我的心总是咯噔一下,好像是被人看穿了一样地慌乱,脸上却是不显山不显水的笑容,还是整天没心没肺的样子。

我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没有冒充别人的粉丝进入别人的演唱会,没有编造理由去请假只为了不受惩罚,没有&&所有违背道德的事情我似乎都没有做过。

我一个人的时候会苦笑,其实有些无伤大雅的事情我不是不想做,而是似乎是没有做的勇气,又或者,换一种方法来说,这就是,脸皮太薄。

我还是记得第一次有人让我帮她作弊的时候,我没有应允却也没有拒绝,自己做完了试卷之后我悄悄地避着监考老师的目光将答案写在了草稿纸上,但是我没有马上将答案给身后的陌生人。不是不想给,而是,不敢给。事实上,知道考试结束,我还是没有骨气勇气将那一纸的答案递给那个人。那沟沟壑壑一般的写着答案的一小张白纸,知道考试结束,已经不知道被我手心的汗湿得彻底。我瞧瞧地将这一纸答案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当这一切似乎没有发生过,然后不停地用作弊是不对的这样的话来安慰着自己。

我跨不过道德的那道坎,更甚者,那道坎甚至是连道德都够不上。这种时候我就觉得我就好像是那一只蝴蝶了,用尽了力气,却还是到达不了彼岸。而那时候我所一心向往的彼岸,似乎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后来,时间就好像尘埃一般在空气中一晃而过,似乎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痕迹,我依然是那只蝴蝶,那片沧海,似乎我真的是永远也飞不过。那时候的我才能深刻地感受到蝴蝶的悲戚。我不知道蝴蝶飞不过沧海这样的言语是从何而来?是不是基于事实?这些我都不知道,但是对于我自己,我总是能知道的比较清楚的。就像我爱那阳光穿透层层的树叶落在我的眼前的那点不耀眼的光亮,就像我爱那凉风吹动高处的树叶,而低处的树叶却纹丝不动的不同,就像我爱一个人躺在草地上看着湛蓝湛蓝的天空,然后放任着自己想念着过去的日子里曾经在自己心底驻足过的人,就像明明不喜欢,却还是会压抑着自己的心,笑着附和,所以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会虚伪,但是却也没有放在心上,没有人说一定要给别人看到真正的自己。 终究,我还是没有跨过那样的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变,什么时候呢?这个时候,终究是会来的。

那时候我瞧瞧地喜欢着一个人,把他的一切都悄悄地装在心里,或高兴,却悲伤,我都

小心翼翼地收藏着。在那之前其实我还不知道究竟什么叫做喜欢,什么叫做爱。那时候我总是把事情看得太过简单。喜欢,却不喜欢被伤害。于是我连扯起一张虚伪的笑脸也没有了力气,看着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远,我一点也没有想要追的趋势。只是,从那之后,我学会了要做自己,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地勉强自己,再也,不那么在意别人眼中的自己。也许,是没有了悦己者,那自己也不用容了吧。

我再也没有把自己比作蝴蝶,一来,我不再用这样惦记着蝴蝶和沧海距离,而来,蝴蝶太过美丽,而我,向往平凡。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的生活怎么可以平凡地这么平凡,用她们的话来说,就是无聊地这么无聊,但是,我却依然乐在其中。看山,哪怕只是小土丘,看水,哪怕只是浅浅的水潭,看天空,哪怕只是阴霾,看云朵,哪怕只是乌云密布。

后来的后来,我活的越来越惬意,生活很无奈,我却还是如鱼突然得到了水,什么都不想就只想在水里遨游的感觉,我不知道是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越这样想着,就越觉得自己这样的生活得来,还真的是不易。

现在,蝴蝶,还是飞不过沧海,是么?

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