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的路
高二 散文 1257字 150人浏览 一分利双鱼

昨年的腊月去了一趟老城。时值漫天大雪,踏着被雪覆盖的石板,揣揣地接近记忆深处的神秘海洋。

我不敢把老城说成“古城”,一则或许老城的资历不够悠渊,不是古迹,不是文遗,亦没有什么撼动历史的事情发生。事实上它甚至是无名的,没有人知道这里该叫什么,然而却又有几年建起了新式楼房,被现代文明掺杂着糅入历史的轴轮,不偏不倚地碾过未来与过往的分界线。于是置身此处的人没有多少会乍然讨论起老城的兴替交互或者云云。一则是浙南方言的濡染,不习惯说成“古城”,日积月累的,便不知不觉取俗舍雅。叫惯了倒也觉得亲切,老城老城,似乎年纪轻轻便有一大段与人的生命等长的故事和回忆藏身于此处。

毋庸置疑的,老城正按照我想象中的方式向绵延的时光前方延展,大部分的落地老房皆装修粉饰一番;每个路口的地面都经过了修整;一眼望去是探不到尽头的,因为路旁时不时会停一两辆“四轮物件”,倒是彻底改头换面了。纵使这是在我的意料之内,但触景伤情,我还是陡然生出一股凄凉的况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随即之后,我开始在雪海中看不清天空。我在迷惘着,一路的前行中,时间究竟给了我们什么东西,我们的失去比起所获是否就是值得。是萨特说,人对自己的处境无法理解,所以人的存在就是虚无,就是孤独,不安,痛苦。

现在我叩响了记忆的大门,然而却始终无响应。这道门重新漆了一遍,隐约可嗅刺鼻的气息挑动了我神经的警报器,突突跳动。当我差点以为这个等待真的要枯萎在岁月的长河里的时候,邻门的人说,婆婆出门了,不清楚何时回来。我只好轻叹了一口气,呼出的雾气在寒冷的空气中无处藏身,不知道消散到何处去了。于是我动身绕进小巷,沿着小路,“吱呀”踩着落了一地的残枝,漫无目的地彳亍。

我的脑海突然旁生出重重叠叠的图像和声响。想起我牵缠着“陌生女人”的衣角,跟着她离开这里,不看一眼身后的小城,漠然地与婆婆对视,镜头拉远,天地渺茫,从此之后我的生命与老城各自生出一段枝节。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和这座老城有所交轨,和婆婆,和过往,老死不相往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然而我现在又回来了,老城亦在这里等着我。人的一生有几个等待,老城亦是,我们此刻虽然换了模样,像过了一生一世似的,虽是荒凉在前,但随之的欣慰却是充斥了这一整个生命的片段。

沿着回去的路,阳光把地面的雪融削了一大片,生出带着清新的凉意。此刻雪停了,层层叠叠的云散开来,一时间竟有些光怪陆离了。我下意识地想起了懵懂的童年。坐在老城的碧水河旁,无忧无虑地笑着,聆听空气撕裂时发出的“呼呼”畅快声,仰面天空,凝视着彩缎般的浮云一点一点破裂,露出黛色的罅隙,在夕阳的时候又瞬化为琥珀的背景。恍恍的,我竟觉得这就像是前世,另一个我。

我的心开始豁朗起来,人总是怀念过往的,一路兴致勃勃向前行进,一路不断拾捡无法释怀的即将投入过往的故事。然而和时间的赛跑是注定不会赢的,我们在慌忙怀揣着最好的时光的时候,陡然发现时间轴已经超越了自己,我们自己本身成了过往。就像过了一生一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离开这里,继续自己的路。老城也在不遗余力地朝未来动轴轮。只是这旷野苍茫的未来终将落入身后茫茫的宇宙,化为尘埃。